阅读:1543回复:48

[语言交流]关于法语的连读(诵?)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7-08-21 03:52
早听说法语的连读较难,前两天看了一个教学短片,让我对法语的连读更好奇了。在视频中有这样一个例句:
Il fait beau.
法国老师清楚地朗读了这个句子。与传说中的一样,fait一词中的 t 是不发音的,不仅不发音,而且也没有 t 的发音动作,这点和英语完全不同。然而,当一个以辅音结尾的词遇上一个元音开头的词时,就要加音了:
J’habite en Espagne.
在视频中,老师同样清楚地朗读了这个句子, 是分开读的, 一字一顿。我意外地发现,她把 en Espagne 读成 en, (NE)spagne. en的读音不变,但Espagne前却多了个/n/音。这里的重点是,即使是分开读,在读完en之后, Espagne之前仍然加上了一个/n/音,致使其头音节变了。这点和英语不一样,英语的连读是自然连读,在分开读的情况下,即使是辅音尾+元音头模式,也不会在元音前加上前辅音(比如,in office在非连读的情况下,不能读成in, noffice.),但法语...怎么说呢?平时位于词尾的辅音不发音,可一旦要后接元音的话,就突然活了?我感兴趣的是,这种有些「分裂」的读音套路不会影响认知吗?在此请教各位学法语的同学,你们是怎么处理这种复杂的读音现象的?fait在你们的心中到底有没有 t ?能详细讲一下你们的处理过程吗?(也就是心理认知过程,比如,你们是如何识记Espagne这个词的,是把它看作Espagne本身呢?还是把各种可能的辅音搭配全刷一遍,把这个词分別记成 N-espagne, T-espagne, M-espagne...什么的?)

Sorry, 我的问题没有表达清楚。其实我想问的是:
 连读(或联诵,以下统称联诵吧)会在一定程度上改变语音的发音面貌。我想知道,这种因连读/联诵而发生的语音变化会影响你们对语义的认知和把握吗(尤其是在只听不看的情况下。)?如果会,你是如何消除这种影响的?

以上是联诵在输入方面的影响。输出方面,讲话时要注意联诵,这意味着讲话人要时常作出有关是否联诵、所遇词组具体如何联诵的判断,这会占用思考讲话內容的时间,或者说,讲话人在作口达表达时,似乎要不时地在语音和语义两者间转换,以求说出的话可被理解。你在讲法语的过程中会被联诵问题「绊住」吗?会有时忘记联诵吗?会有时突然想不起该用哪个辅音去接后面的元音吗?如果你有这些问题,请问解决了吗?如何解决的?

这就是本帖在探讨的问题。

这是我看到的法语教学视频(Il fait beau.示范朗读在6分30秒; J'habite en Espagne在10分23秒):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5604304/?from=search&%3bseid=6868333380865959218
[勇敢的书虫于2017-08-23 14:34编辑了帖子]
沙发#
发布于:2017-08-21 09:08
下节贰群内奇妙分享,如何凭借大量的现场海量交传口译稿,使自己的斯洛文尼亚语听力及口语水平(偏国际事务方向,拓展国际贸易)大幅精进,远远超过基于纯文本研究的克罗地亚语书面语水平
板凳#
发布于:2017-08-21 09:10
也就是心理认知过程,比如,你们是如何识记Espagne这个词的,是把它看作Espagne本身呢?还是把各种可能的辅音搭配全刷一遍,把这个词分別记成 N-espagne, T-espagne, M-espagne...什么的?
------
你这个就已经错了,肯定是看前面这个en的啊,后面有元音就补上n后面没有就仍voyelle nasale,怎么会是去记后面那个词呢?你的方法不对

而且这根本不是一个需要“记”的东西,而是潜移默化中就要有这种意识,如果没有,就要主动去培养
下节贰群内奇妙分享,如何凭借大量的现场海量交传口译稿,使自己的斯洛文尼亚语听力及口语水平(偏国际事务方向,拓展国际贸易)大幅精进,远远超过基于纯文本研究的克罗地亚语书面语水平
地板#
发布于:2017-08-21 09:25
还有哑音h后面也有必须联诵(liaison obligatoire)和禁止联诵(liaison interdite)的情况

比如la Hongrie /ʔɔ̃.ɡʁi/,le hongrois /ʔɔ̃ɡ.ʁwa/,不能写作xxl'Hongriexx,xxl'hongroisxx,相应地,这些词前也就没有联诵
下节贰群内奇妙分享,如何凭借大量的现场海量交传口译稿,使自己的斯洛文尼亚语听力及口语水平(偏国际事务方向,拓展国际贸易)大幅精进,远远超过基于纯文本研究的克罗地亚语书面语水平
4#
发布于:2017-08-21 10:00
下节贰群内奇妙分享,如何凭借大量的现场海量交传口译稿,使自己的斯洛文尼亚语听力及口语水平(偏国际事务方向,拓展国际贸易)大幅精进,远远超过基于纯文本研究的克罗地亚语书面语水平
Nyuggu
黄金十字骑士
黄金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5#
发布于:2017-08-21 18:42
  没看懂到底想要问什么。鼻化元音遇到元音开头的词时都必须连读,这有什么影响认知呢?
6#
发布于:2017-08-21 19:15
Nyuggu:鼻化元音遇到元音开头的词时都必须连读回到原帖
不是必须联诵的。有时甚至必须分读,禁止联诵
下节贰群内奇妙分享,如何凭借大量的现场海量交传口译稿,使自己的斯洛文尼亚语听力及口语水平(偏国际事务方向,拓展国际贸易)大幅精进,远远超过基于纯文本研究的克罗地亚语书面语水平
7#
发布于:2017-08-21 21:17
初中一年级:也就是心理认知过程,比如,你们是如何识记Espagne这个词的,是把它看作Espagne本身呢?还是把各种可能的辅音搭配全刷一遍,把这个词分別记成 N-espagne, T-espagne, M-espagne...什么的?
------...
回到原帖
不好意思,是我没表达清楚。我的意思是,发/t/音的fait与不发/t/音的fait,在我听来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两个词,这种联诵语音现象会影响我对词义的理解。我明白,/t/是否发音要根据其后的单词开头是否为元音来决定。然而应用这种语音规则是要作出判断的,从而占用思维时间。在实际中,时刻作出这种语音上的判断难道不是对思维过程的一种干扰吗?我想知道的就是,这种联诵语音现象是否会打断思维过程?如何排除这种干扰?
8#
发布于:2017-08-21 21:19
Nyuggu:没看懂到底想要问什么。鼻化元音遇到元音开头的词时都必须连读,这有什么影响认知呢?回到原帖
主帖表述不清,抱歉。已重新编辑问题。
9#
发布于:2017-08-22 00:48
勇敢的书虫:不好意思,是我没表达清楚。我的意思是,发/t/音的fait与不发/t/音的fait,在我听来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两个词,这种联诵语音现象会影响我对词义的理解。我明白,/t/是否发音要根据其后的单词开头是否为元音来决定。然而应用这种语音规则是要作...回到原帖
妈呀,好复杂,我大脑肿胀得要炸裂了,有这么难吗,又是思维过程,又是判断,又是占用时间。是不是还要研究下占用时间时大脑神经元细胞通信速率的平均加速度减小值?好专业
下节贰群内奇妙分享,如何凭借大量的现场海量交传口译稿,使自己的斯洛文尼亚语听力及口语水平(偏国际事务方向,拓展国际贸易)大幅精进,远远超过基于纯文本研究的克罗地亚语书面语水平
10#
发布于:2017-08-22 00:49
好,那我也“专业”一下不得不长篇大论:

我们说的辅音包括塞音本身不借助元音是发不出音的,这个你应该听说过吧?辅音为什么叫辅音(日文里叫子音),为什么叫con-son-ant?就是指它是个“参与”con-(与..共同,参照西班牙意大利的介词con,就是英语with之意)+“发音”-son-(发音,参照动词sonner,发出声音之意)+“者”-ant(XX功能的载体),所以consonant就是个“发音的参与者”的意思,亦即:没了元音的配合,它啥都不是。

所以你在中小学里学的b/p/d/t/g/k等,在教授其读音时其实都是在后面跟了个极短的schwa/ə/,读成/bə, pə, də, tə, gə, kə/,你才得以听到它的准确音值,只是这些辅助发音用的/ə/比正常的ə的时值短,只有几分之一拍,你才觉得那就是/b, p, d, t, g, k/而不是/bə, pə, də, tə, gə, kə/,换句话如果完全不带元音性质的/ə/,是根本没法靠辅音本身来振动气流的,因为辅音只负责对舌位、唇位、喉位肌肉的动作及位置做出定义,本身要振动气流必须靠元音的配合,所以你说英语时一个塞音后立马跟上另一个辅音(比如流音),前一个塞音理论上也是发不出音的,法语一点也不特殊,比如你英语说"but let's put it this way",如果你but尾部的t后不插一个极短促的缓冲/ə/元音,在高语速下你能发出(/,bʌt'lets/>弱化>)/,bət'lets/这个中间的t音么?同样发不出,你在快读时只能读出/,bəʔ'lets/,根本读不出边音/l/前的/t/音。而你在慢语速下仍能读出/l/前的/t/音,那是因为你潜移默化在l前加了个极短促的schwa,/,bət(ə)'lets/(后面这个/ə/的时长远短于前一个ə的时长,甚至只有几毫秒甚至夸张点说N纳秒,以至于你感觉t后面根本没读ə音,所以标还是标作/,bət'lets/而非/,bətə'lets/,但其实你是读了ə的,只不过这个ə非常规时长。)

所以即使地道的本土英美人,在读but等词时最后一个t也往往是不发的,不是因为故意不发,而是因为在高语速下在其他辅音前根本发不出来,为什么发不出来?这个牛角尖有必要钻吗?很简单,因为t是个塞音本身要做出一个舌位动作需要时间,如果后面再跟另一个辅音而中间不插元音,就得从一个舌位动作切换到另一个舌位动作,唇、舌、喉的相位变换需要时间,这会大大降低语速、降低信息表达效率(提高信息熵),

这种白痴的钻牛角尖式解答就好比你问我,为什么中文在两个上(shǎng)声(即汉语中所谓第三声“ˇ”)并轨时前一个上(shǎng)声会读成阳平声(即汉语中所谓第二声“´”),比如“小李”,“小”字明明读xiǎo,但当两个上声字连在一起时,你怎么读都是xiáolǐ,怎么也读不成xiǎolǐ?为什么?

而“好主意”,又是两个上声字,hǎo和zhǔ碰在了一起,却没人读成háozhǔyì,而是习惯读hǎozhúyì?为什么中国人约定俗成这样念?

同理,“男儿当自强”的“男儿”,为什么普通话必须读成nɛ̃'əɾ,必须保证前一“男”字的尾部是个鼻元音,而区隔开后面的“儿”字避免“男”nán字尾部的-n音与儿er字前部的e音并成一个音节?而不能像《秦始皇与阿房女》的主题歌词那样,把“难为男儿汉”的“男儿”愣唱成“哪呢儿”,为了追求发出“男”字末尾的/n/音,而导致读成了/na'nəɾ/、“难为那呢儿汉”的笑话?
下节贰群内奇妙分享,如何凭借大量的现场海量交传口译稿,使自己的斯洛文尼亚语听力及口语水平(偏国际事务方向,拓展国际贸易)大幅精进,远远超过基于纯文本研究的克罗地亚语书面语水平
11#
发布于:2017-08-22 01:08
所以回到正题,从本质上说,在高语速下,but let's这种情况的在两个塞音间在不插元音的情况下,前词词尾的塞音发不出来才是正常情况,发出来才是不正常的。法语尾塞音在后一音节是辅音开头时不发音正好迎合了这个语音学定律,那些真正能严格发音的语言才是不正常。只不过法语用liaison的方式明确定义了这一点,而其他语言没有定义而已

但是很幸运,罗曼语族西罗曼语支下除了高卢次语支(像比利时瓦隆语包括比利时蒙斯西部与法国北部的庇卡底语等、以及瑞士的列托-罗曼诸语)以及加泰隆-南法奥克次语支(有时也将该次语支归类在高卢次语支下作为一个亚次语支。加泰隆即现在加泰罗尼亚和安道尔一带)外,大部分像意西葡之类的语言都是一堆-o、-a、-e等喜欢各种元音收尾的语言,即使是伊比利亚次语支的西葡和加利西亚等语言常带-s之类的辅音,那也是擦音,擦音音尾在后续遇到辅音开头的词时受到的舌位切换压力要比塞音小得多。一般不存在这类联诵问题

当然,至于其他语言(非罗曼语)的情况,这里就不讲了,篇幅已经够长的了
下节贰群内奇妙分享,如何凭借大量的现场海量交传口译稿,使自己的斯洛文尼亚语听力及口语水平(偏国际事务方向,拓展国际贸易)大幅精进,远远超过基于纯文本研究的克罗地亚语书面语水平
12#
发布于:2017-08-22 01:08
其实英语中也有类似联诵的问题,只不过有些边远山区英语教学条件不是很好的地区可能不太注重:

比如/ɫ/和/l/在元辅音前的切换问题,就是经典的类似联诵的案例

比如我们都知道英语单词still,在单念时读/stɪɫ/(类似司缔欧),然而在后面跟元音时,它读的是/stɪl/(类似司缔勒),经典案例如我们初中时3L教材中的一句话:

http://www.tingclass.net/show-6821-120800-1.html

Father:Go upstairs and see,Betty.Perhaps they're still asleep (读司缔斯立普,不读司缔欧厄斯立普。你们小学教过没有?呵呵)

什么叫联诵?本质上这也是一种联诵。

这很难吗?需要思维过程?判断?还占用时间?那在你看来,学一种像英语这样的随时要注意把national identity读成“奈雄讷丹提忒”而不是“奈雄讷欧艾丹提忒”的语言是不是也挺痛苦的。呵呵。all of you要读成“奥勒弗尤”而不是“奥欧厄弗尤”,是不是要脑子炸裂了,又要动用思维过程,又要判断,又要占用时间的,大脑CPU要不够用了。天,好难啊,英语,待我明天算一下“占用时间时大脑神经元细胞通信速率的平均加速度减小值”,及其各种细胞生物学层面上的危害
[初中一年级于2017-08-22 01:45编辑了帖子]
下节贰群内奇妙分享,如何凭借大量的现场海量交传口译稿,使自己的斯洛文尼亚语听力及口语水平(偏国际事务方向,拓展国际贸易)大幅精进,远远超过基于纯文本研究的克罗地亚语书面语水平
13#
发布于:2017-08-22 04:47
初中一年级:好,那我也“专业”一下不得不长篇大论:

我们说的辅音包括塞音本身不借助元音是发不出音的,这个你应该听说过吧?辅音为什么叫辅音(日文里叫子音),为什么叫con-son-ant?就是指它是个“参与”con-(与..共同,参照西班牙意大利的...
回到原帖
谢谢写了这么多。您说的这些我恰好也知道。在英语中,像fait这种模式的组合,/t/即使不发出实际「音响」,舌头也是要作出相应发音动作的,并占用相应时长,这是您在帖中所讲的情况。简言之,在英语中,只要有辅音,就要有相应发音动作,只要有发音动作,就等于为连读作好了准备,从而无需特意为了连读而连读,所以,对于英语,只要发音动作正确,连读通常会自然发生,不需要刻意为之。
可是在法语中,情况似乎并不是这样。根据视频,fait中的/t/不但不发音,而且连发/t/音的动作也没有。在我看来,法语中的辅音在不发音时是真的不发音,且没有发音动作,这几乎是说,当它不发音时等于完全不存在(英语的情况是,可以不发出音响,但辅音是始终存在于语流中的)。无论是什么原因导致了法语的这种情况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一个尾辅音是否发音总是需要作出判断的吧?对语音作出判断总是要占用时间的吧?在讲话过程中总想着尾辅音发不发音,发什么音等等,这难道没有可能对思维过程构成干扰吗?
如果您觉得这个问题很简单,没我想的那么复杂,那太好了,我诚心请您描述一下法语联诵在您头脑中的处理过程,就像我以national identity为例,在下面给您描述英语连读在我的头脑中的处理过程一样。
那么我开始了:
对national identity这样的词组,连读的发生过程是这样的:
1.当我读完 national 这个词之后,舌叶是轻贴在上齒齦的,/l/ 这个音要求必须要作出这个发音动作;
2.接下来,我会正常读identity这个词。由于之前已作出/l/这个发音动作,所以它会自然连接到identity的头元音/ai/上面,形成类似「...莱dentity」音效。
这就是national identity的读音过程。在整个流程中,我不需要对national这个词的词尾辅音是否发音(或者identity是否以元音开头)作出任何判断。我只需把每一个音素读对,发音动作做到位,就可以形成连读。

现在轮到您了。您能否用一个简单的例子, 像我上边所做的那样一步一步地描述一下法语联诵在您头脑中的处理过程,从而说明联诵也可以像英语那样无需作出语音上的特別判断就能掌握呢?
[勇敢的书虫于2017-08-22 05:22编辑了帖子]
14#
发布于:2017-08-22 09:42
勇敢的书虫在英语中,像fait这种模式的组合,/t/即使不发出实际「音响」,舌头也是要作出相应发音动作的,并占用相应时长,这是您在帖中所讲的情况。简言之,在英语中,只要有辅音,就要有相应发音动作,只要有发音动作,就等于为连读作好了准备,从而无需特意为了连读而连读,所以,对于英语,只要发音动作正确,连读通常会自然发生,不需要刻意为之。
可是在法语中,情况似乎并不是这样。根据视频,fait中的/t/不但不发音,而且连发/t/音的动作也没有。
回到原帖

没错,就是这样。所以/,bəʔ'lets/也不是最准确的标法。严格说来,前一音节尾音是要抵一下舌尖的,只是并不送气
下节贰群内奇妙分享,如何凭借大量的现场海量交传口译稿,使自己的斯洛文尼亚语听力及口语水平(偏国际事务方向,拓展国际贸易)大幅精进,远远超过基于纯文本研究的克罗地亚语书面语水平
15#
发布于:2017-08-22 09:48
所以/,bəʔ'lets/也不是最准确的标法。
--------
这时的bəʔ实际音位仍是bət,但它只做出/t/的抵舌尖动作,却并不振动声带,更类似中文粤方言中的入声-t尾。粤语里对中古汉语入声-p、-t、-k的处理正是如此。只做动作但多数情况下不振动声带

例如陈百强的《偏偏喜欢你》中,有句歌词“感情已失去一切都失去”,这时你能明显感觉到“失”sat与“去”heoi(用的是jyutping粤拼输入法)之间:sat-heoi发生了联诵,从而音值几乎接近sateoi(而不是saheoi),这时你才真正能“显式”(explicitly)地听到粤语从古汉语继承而来的“失”字入声尾-t的实际音值。

香港电视连续剧《河东狮吼》的主题曲中有一句“太娇生怎可接受感化”,也是受后一音节的“受”sau的擦音音头s-的影响,前音节“接”zip尾部的-p被强化,而使你能明显听到读的是zipsau/ʦɪpsaʊ/,是“普斯”不是“斯”音。

但在很多其他场合,-p、-t、-k只用唇舌喉做出相应的口腔动作,但并不振动声带,所以一些初学者很难理解为什么你读“立场”lap-coeng/lɐpʦœŋ/(跟法语数字“七”sept的尾t前的p发不出音是一个机理,sept,读/sɛt/,并不读xx/sɛpt/xx)、“曱甴”gaat-zaat/katʦat/(粤语“蟑螂”之意。该词可能是南岛底层)时,音频里很难捕捉到前一音节“立”、“曱”字尾部的-p、-t音。这里面有一些声学机理在里面。

但是我没有必要讲这么细,(因为这里只是论坛,有些东西不现场演示说不清楚),我只需要告诉你一点就行了,就是这就是事实,因为法语的塞尾已经进化(当然你也可以说退化)到吴语和江淮官话那样的零入声/ʔ/的层次,就是完全意义上的空一拍但完全不发音。这跟英语不同,但是在声学机理上是一脉相承的,就是先有英语和六南南部诸方言(闽客粤等。它们受北方官话影响较小,故能完全保持中古入声塞尾)这种有舌位而不振气的阶段,然后最终退化到法语和吴淮那种

什么叫入声你应该知道吧?不知道请自行谷歌《中古汉语语音》系列教学视频,自行学习韵典网http://ytenx.org/、上古音查询http://eastling.org/oc/oldage.aspx,中古音查询http://eastling.org/tdfweb/midage.aspx,这个我就不细讲了
[初中一年级于2017-08-22 16:40编辑了帖子]
下节贰群内奇妙分享,如何凭借大量的现场海量交传口译稿,使自己的斯洛文尼亚语听力及口语水平(偏国际事务方向,拓展国际贸易)大幅精进,远远超过基于纯文本研究的克罗地亚语书面语水平
16#
发布于:2017-08-22 10:36
对national identity这样的词组,连读的发生过程是这样的:
1.当我读完 national 这个词之后,舌叶是轻贴在上齒齦的,/l/ 这个音要求必须要作出这个发音动作;
2.接下来,我会正常读identity这个词。由于之前已作出/l/这个发音动作,所以它会自然连接到identity的头元音/ai/上面,形成类似「...莱dentity」音效。
这就是national identity的读音过程。在整个流程中,我不需要对national这个词的词尾辅音是否发音(或者identity是否以元音开头)作出任何判断。我只需把每一个音素读对,发音动作做到位,就可以形成连读。
现在轮到您了。您能否用一个简单的例子, 像我上边所做的那样一步一步地描述一下法语联诵在您头脑中的处理过程,从而说明联诵也可以像英语那样无需作出语音上的特別判断就能掌握呢?
有那么复杂?整个流程?national identity就是一个完整的整体词:nationalidentity。本来就是读成nationa-lidentity。只不过英夷喜欢优雅,两个名词不得连写在一起中间要装模作样搞个空格在那里,换成条顿战车老早连写了(当然具体到这个词,条顿佬仍分写作nationale Identität,不仅有空格而且中间还加个形容词阴性-e尾,并不合成Nationalidentität,因为这俩词都是拉丁来源词,条顿佬怎么看都觉得这俩外来物种合成一个词挺别扭)

类似all of you,中间的空格本就完全无视,allofyou,是个整体,al-lo-fyou (/ɔ:-lə-vju:/),水到渠成的事,l并在后一音节/lə/,自然不存在你说的还要做出各种舌位形状,还要整个流程之类的情况。等你嘴唇摆完pose人家小孩已经上初中二年级了。别把一件本来一句话就能讲完的东西学得太艰苦了。放松点吧
[初中一年级于2017-08-22 10:58编辑了帖子]
下节贰群内奇妙分享,如何凭借大量的现场海量交传口译稿,使自己的斯洛文尼亚语听力及口语水平(偏国际事务方向,拓展国际贸易)大幅精进,远远超过基于纯文本研究的克罗地亚语书面语水平
17#
发布于:2017-08-22 16:59
初中一年级:没错,就是这样。所以/,bəʔ'lets/也不是最准确的标法。严格说来,前一音节尾音是要抵一下舌尖的,只是并不送气回到原帖
我想说,关于英语的连读,我和您一样,也是了解的,所以在英语语音上我们没有分歧,我知晓并理解您在本帖中所提到的有关英语的一切。
但是,实话讲我认为您在本帖中提到的英语等相关语音常识并不能直接套用在法语联诵及尾辅音不发音的问题上。在上面您的帖子中,您提到了英语的语音常识,提到了粵语、汉语的上声、罗曼语族,甚至提到了边远山区可能不太好的英语教学条件——good, 这些都很有趣,但是看过这些之后,我仍然不知道该怎样做才能把fait这样的词运用自如,像您认为的那样,无需大脑判断、不占用思考时间地使它自动匹配各种情况,让那个 t 在不发音的时候保持静默,在该发音的时候及时出现
很抱歉,不是我要把问题复杂化,而是我不相信在语言学习上(乃至其他任何事情)有无需练习就自动掌握的事情存在。发现问题——>分析问题找出根源——>有针对性地训练——>解决问题,这是我的学习策略。 如果有人问我:「英语连读是怎么一回事?怎么我连不起来?我该怎样做才能连读?」(发现问题),我会引用上边那个national identity的模式来回答他,让他了解到,连读是自然的语音现象。连不起来通常是因为读音动作不到位。只要发音动作矫正了,就可以形成连读(分析问题)。结论是,要解决英语的连读问题,得在发音上下功夫(有针对性的训练)。

我希望对于法语联诵及其相关问题也得到同样的解答。

不过,和您讨论还是很有收获的。我至少知道了您对法语某些尾音不发音现象的解释是,那些消失了的尾音变成了占一拍的「空音」。知道这点很高兴,非常感谢。可是,这只是问题的一半。问题的另一半是,就我了解的情况,位于词尾,通常不发音的音素有好几个(d/t/g/e/s/等等)。当这些音素不发音时,我们可以把它们简单处理成占位空音。可一旦需要它们发音了,我该采取怎样的训练方法,才能最终达到无需大脑判断,条件反射式地自动选择正确音素呢?能说说具体的训练方法吗?
18#
发布于:2017-08-22 17:56
勇敢的书虫:我想说,关于英语的连读,我和您一样,也是了解的,所以在英语语音上我们没有分歧,我知晓并理解您在本帖中所提到的有关英语的一切。
但是,实话讲我认为您在本帖中提到的英语等相关语音常识并不能直接套用在法语联诵及尾辅音不发音的问题上。在上面您的帖...
回到原帖
请问你看过“沙发”楼层里那些网页和视频吗?仔细看过吗?看过并仔细思考过就知道答案了

>>可一旦需要它们发音了,我该采取怎样的训练方法,才能最终达到无需大脑判断,条件反射式地自动选择正确音素呢?能说说具体的训练方法吗?

这一点也不复杂。多数情况下,同一个节拍组内内的联诵比异节拍组的多(但需除去少数情况,这在2#文章里写得清清楚楚),异节拍组的联诵常用的也就那几个。如果你仔细看过思考过二楼那些材料,自己就能找到答案

而5#的回复说明那位朋友根本就没有看过2#中的材料(我举个最简单的例子,liaison obligatoire和liaison interdite,这两个词组中前一词尾的n与后一词头的o/i间就不允许联诵)。我很少贴没用的东西。仔细看完2#贴的东西(也算是对资料提供者的一种尊重。不然别人贴了资料,谢倒是不用,但连提都不提直接跳过,也不思考一下那些东西,岂不是枉费别人一番好意?找资料是需要花时间的。你问题的答案全藏在那里面),你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初中一年级于2017-08-22 18:18编辑了帖子]
下节贰群内奇妙分享,如何凭借大量的现场海量交传口译稿,使自己的斯洛文尼亚语听力及口语水平(偏国际事务方向,拓展国际贸易)大幅精进,远远超过基于纯文本研究的克罗地亚语书面语水平
19#
发布于:2017-08-22 18:18
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针对2#中的文字和视频来提吧

我不知道那个视频你看不看得到,如果看不到的话,难道就没有一点想看一下的好奇心?那些东西比我在本贴的一大堆干扯有用多了
[初中一年级于2017-08-22 19:00编辑了帖子]
下节贰群内奇妙分享,如何凭借大量的现场海量交传口译稿,使自己的斯洛文尼亚语听力及口语水平(偏国际事务方向,拓展国际贸易)大幅精进,远远超过基于纯文本研究的克罗地亚语书面语水平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