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語的“僕”很明顯就是由僕人的意思衍生來的自稱。之後接觸馬來語發現馬來語也有aku跟saya,saya是從梵語借來的,也是僕人的意思。之前沾緬甸語時,我以為緬甸語基本就用ငါ這個漢藏語通用的詞彙。但是在看“緬甸的豎琴”一片時,男主用緬甸語說“我是緬甸人”,但是整句話都沒聽到ငါ這...
全文
回复(8) 01-23 21:19 来自版块 - 语言学 | Linguistics
表情
dekdentei 泰語沒有看過正規語法書,不過我看很多可以用我、你的地方都用名字直接指稱,就我的觀點來看這個好像也有敬語的意味(如果指稱自己好像就是自謙),可惜我泰語就懂那些皮毛(02-01 00:06)
candayana傣语第一人称的谦称也很多,怀(指发音)之类的似乎硬数能有十来个平常能用的。这个似乎佛教文化影响的地区都采纳过一些这样的称呼,基于个人粗略了解推断得来的,没有研究证实。不过顺着这个脉络至少东南亚这边可以发现相似的情况。 还有我主要指南传佛教,其他不了解。(01-31 20:38)
dekdentei 查查維基字典不就知道了?(01-24 20:58)
bamboo 嗯嗯,手打的,打反了(01-24 18:01)
Nyuggu SAYA居然是梵语?简直闻所未闻。(01-24 00:19)
Nyuggu 韩熙载吧。(01-24 00:16)
dekdentei 看來是僕讀書太少了,原來古漢語真有“僕”作謙稱的現象。 但是緬語跟馬來語還是挺巧合的,這個需要熟讀梵語文獻的人才能解答了。(01-23 21:51)
bamboo仆本寒乡士,出身蒙汉恩。——鲍照《代东武吟》 仆本江北人,今作江南客。——韩载熙《感怀诗二章·其一》 能想到就这两句了。 另外还有司马迁的《报任安书》,通篇都用“仆”作为第一人称代词。(01-23 21:4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