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uggu
黄金十字骑士
黄金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阅读:18716回复:92

[资源分享]浅析朝鲜语数词与阿尔泰语系的关系/黄晓琴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09-03-30 02:08
本帖最后由 Nyuggu 于 2009-3-30 04:08 编辑

浅析朝鲜语数词与阿尔泰语系的关系①黄晓琴(北京师范大学 中文系,北京100875)

摘要:本文旨在通过朝鲜语与维吾尔语、西部裕固语为代表的突厥语数词的比较,探讨朝鲜语数词与阿尔泰语系的关系。关键词:固有数词;汉语数词中图分类号: H21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 1001- 0823(2001) 04- 0021- 04

一、前言历史比较法在确定同源词时, 最初都是把数词作为最先比较、研究的对象。因为在印欧语系诸语言中, 数词的一致性最强, 对应关系也最明显。而阿尔泰语系历史比较法的建立, 是在印欧语系历史比较法的影响下产生的, 也把数词作为比较对象首先进行了研究, 但阿尔泰语系诸语言在数词上差异较大, 成为反阿尔泰亲缘关系的有利证据。朝鲜语的数词, 与阿尔泰语系的其它语言不同, 它有两套数词, 加之朝鲜语本身系属未定, 所以显得很复杂。但是, 通过朝鲜语与维、裕固语的比较, 还是不难发现朝鲜语数词与阿尔泰语系诸语言数词之间的密切关系。朝鲜语在数词方面, 与东亚地区的苗瑶语相似, 都有两套数词: 一套是本民族固有的, 称为固有数词; 另一套是借自汉语的, 叫汉字数词。汉字数词按照现在普遍接受的观点, 是在中古时期借入朝鲜语的。即使在今天, 汉字数词听起来仍与汉语闽方言极其相似: 一—ir、二—i、三—sam、四—sa、五—o、六—juk、七—ts‘ir、八—p‘a r、九—ku、十—sib。这两套数词在长期历史发展过程中, 分别形成了各自的应用范围: 汉字数词一般表示顺序, 且多与汉字量词连用。如:“一楼”作 ir tseung(一层) , 汉字借词“一”ir 表示“第一”的含义; 固有数词一般表示数量, 多与固有量词连用, 如:“两次”作 tu beon , 固有数词 tur 表示数量“两”, 如用汉字量词“二”(i) ,“i beon ”(二番)就不是“两次”而变成“二路(车) ”之意了。在研究朝鲜语数词与阿尔泰语系关系的时候, 我们主要以朝鲜语的固有数词为研究对象来探究它们的关系。

二、个位数词的比较

首先, 比较朝鲜语的固有数词和维吾尔语、西部裕固语的个位数词。请看下表:

语言/数词1   2   3   4    5     6     7     8     9


朝鲜语 hana   tur   ses   nes  taseos   jeoseos  irkop  jeoteorp  ahop

裕固语ber  shige  ush  diort  beis  ahlde  jide  sages  dohges


维语   bir  ikki   ych    teut  baish   altai   jaittai    saikkiz    toqquz

从表中的比较我们发现, 朝鲜语个位数词与突厥语一致的地方几近于无, 只有一个词“八”略有些突厥“风格”(后文有详述)。那么, 朝鲜语的个位数词与蒙古语、满语有无一致呢? 请看下表:

语言/数词1   2   3   4   5   6   7   8   9

朝鲜语 hana   tur   ses   nes  taseos   jeoseos  irkop  jeoteorp  ahop

蒙古语 neg    hojer  gurav   dorov   tav   zurgaa   doloo   najm    jes


满语  emke   zhue   ilan    ti    sunzha    nyngyn  nadan   zhahun   ujun      


从这张表中, 也很难发现朝鲜语与蒙、满语之间有任何共同之处。所以, 在个位数词上, 朝鲜语数词与阿尔泰语系的联系极少。这也是多少年来确定朝鲜语系属的难点, 也是许多专家、学者从各个角度探讨朝鲜语数词来源和构成的原因。像兰司铁、冯加班等都对此做过解释, 还有吴安其先生在《论朝鲜语中的南岛语基本成分》一文中, (下文简称吴先生) 对朝鲜语与南岛语进行了比较, 得出了许多令人信服的结论。下面就根据吴先生对朝鲜语数词的解释, 看朝鲜语与阿尔泰语系的关系。吴先生认为朝语的“一”、“二”、“三”、“四”都与南岛语有关,“七”与结绳记事有关。其它个位数词都无非由这几个词构成:“五”和“九”是由“二加三”和“二加七”加法构成的: taseos (五) = tur (二) + ses(三); ahop (九) = tur(二) + irkop: (七)。“八”和“六”则是由表示“倍”、“二倍”的附加成分“jeo ”分别与“三”、“四”结合构成的。jeoseos(六) = jeo(二倍) + ses(三); jeoteorp (八) = jeo(二倍) + teorp (四)。从中, 我们发现了一个与阿尔泰语系突厥语和蒙古语大体一致的词: 表示“四”的 teorp。在这一点上, 朝鲜语和阿尔泰语系才有了一丝半缕的联系。吴安其先生认为“八”中的“四”teorp无疑是蒙古语借词(dorov)。这当然说明朝鲜语和阿尔泰语系是有关系的, 不论是借用关系还是同源关系。

三、十位数词的比较与个位数词比较, 朝鲜语在十位数词上与阿尔泰语系一致的地方更多一些, 关系非常密切。先看下面朝语与维语、西部裕固语十位数词的对照表: (为了便于观察十位数词的构成, 把各语言相应的个位数词也列入表内. )

数词/语言1/10   2/20   3/30  4/40   5/50   6/60   7/70    8/80   9/90  


朝语   hana   tur   ses   nes  taseos   jeoseos  irkop  jeoteorp  ahop

           JEOR     SEUMUR    SEOREUN    MAHEUN    SYN   JEISUN    IRHEUN  JEOTEUN  AHEUN


裕固   ber  shige  ush  diort  beis  ahlde  jide  sages  dohges

           ON  SHIGON  HUZUN   DIORDON   BEISON   AHLDON  JIDON   SAGESON   DOHGESON




维语      bir  ikki   ych    teut  baish   altai   jaittai    saikkiz    toqquz

          ON   JIGIMAI  OTTUZ   QIRIQ    AILLIK  ATMISH   JAITMISH   SAIKSAIN  TOQSAIN




对比朝语的个位数词与相应的十位数词, 从“三十”到“九十”, 都是由各自的个位数词加上“-eun - yn - un”构成。“三十”seoreun< ses+eun,“六十”jeisun< jeoseos+ un, 而西部裕固语的十位数词是由个位数词加“on”构成。就此不难发现, 朝语十位数词后面的“-eun - yn - un”就可看成是突厥语中表示“十”的“on”在不同情况下的变体。虽然在中古朝鲜语中“on”表示“百”, 但是通过对“三十”到“九十”十位数词构成的分析,“on”在朝语中, 也可表示“十”, 这点与突厥语一致。甚至朝语的“二十”中, 还可以说保留了“阿尔泰语系更古老的、表示‘十 ’的附加成分 mish/mesh ”:“二十”, 将它分解为两部份seumur < seu + mur, 西部裕固语的“二”是shige , 由于裕固语的sh音位, 是受汉语的影响才产生的, 所以sh原来可能是s , 而mur 则可能是由阿尔泰语系更古老的表示“十”的词素mish/mesh发展而来, 这一古老词素在维语“六十” ATMISH, “七十”JAITMISH 中还有存留。由此, 朝鲜语的“二十”, 是裕固语的“二”shige , 加上“十”mish/mesh构成的:shige +mesh> shigemesh> simesh > seumus> seumur(表示构拟形式)。从“三”到“三十”,“四”到“四十”等个位数词到十位数词的构成中我们发现: 朝鲜语的构词有明显的音节缩短的趋势, 因而, 从 shigemesh到 simesh是可以理解的, 而由 simesh > seumus中, sh与s只是舌位前后稍有差别,eu的发音部位接近于央高元音 , 与i也只是舌位前后不同而已, 变化也是可以理解的。而由 seumus> seumur, 在朝语“三”到“三十”ses+eun> seoreun 的变化过程中, 可以看出 s 变 r 的过程。这样, 朝鲜语中不但存在裕固语中表示“二”的词根, 还存在古老的表示“十”的词素, 究竟是同源还是借用?仅凭现有的材料是很难下结论的, 还有待于进一步研究。但可以肯定的是, 在十位数词上, 朝鲜语与阿尔泰语系有非常密切的关系。

四、百、千、万数词的比较

    朝鲜语   维吾尔语   西部裕固语

百 peik/on(中古)   jyz        juz

千  tseon/tseumeun (中古)  ming    meng                  

万   man/tumein(中古)    tymain/on ming  ajaq


     “一般来说, 阿尔泰语系‘千’以下的数词都是各自原有的, 而‘千’以上的数词, 一致性强, 多为借用的结果。”朝鲜语的“百”在中古时期是 on, 现在多用汉语借词 peik 表示。“千”现在也用汉语借词 tseon, 而在中古时期是 tseumeun, 由 tseu和meun 两部分构成。由于汉语中古时期就已被大量借入朝语, tseu 实际上是汉语“千”的借词,meun 则来源于阿尔泰语系诸语言中表示“千”的ming/meng ,整个tseumeun 一词, 是个“音义兼译”词, 是语言接触过程中, 借词的一种重要方式: 在借入外来词汉语“千”时, 先直接音译为tseu , 然后再用本民族语ming 加以意译、解释。二者结合, 构成了tseumeun这个混血怪胎, 与汉语的音意兼译词“卡车”、“卡片”的来源较为相近。其演变过程可构拟为tseunmeng > tseumeng > tseumeun。从朝语“千”现在的汉语音读tseon 和汉语音韵学中“q”来源于/ts/ 这两点, 把声母“q ”音译为/ts/是可以接受的; 而把汉语的送气音在借入时强行改造为不送气音也是高丽棒子们的一个怪癖, 除了“天”音译为 tseon、“快”音译为 kwei 等极少数转写为送气音外, 其它大多数都译作相应的不送气音, 例如把“看”音译为 k’an,“全”音译为 ts’eon 等则是普遍现象。而 n 的脱落, 是朝鲜语长音节短化的发展趋势; ng和 n 只是舌位前后不同而已。“万”现在用汉语借词man 表示, 但在中古的时候, 用 tumein 表示, 与阿尔泰语系诸语言表示“万”的词完全一致。根据普遍接受的观点, 应是借用的结果。现在东北的“图们江”(朝鲜已改称豆满江),新疆的“吐曼河”最初用的都是 tumein 一词, 均有“支流众多”的含义。

五、小结

   从上面粗略的比较中, 我们发现: 朝鲜语的数词、个位数与阿尔泰语系诸语言差异巨大, 缺乏一致性, 正如桥本万太郎所说的在东亚语言中, 没有比数词更不一致的词类了; 而在十位数中, 却发现了与阿尔泰语系诸语言一致的表示“十”的语素 on , 与裕固语“二”词根一致的“二十”, 以及与维吾尔语“六十”、“七十”中表示“十”的词素mish/mesh, 证明在十位数上, 朝鲜语与阿尔泰诸语言的联系比较密切;“千”和“万”的中古时期说法与阿尔泰语系其它的语言有更大的一致性,“万”甚至与其它语言几乎完全相同。总体上还是呈现出一致性的递增的趋势。根据这种情况来看, 尤其是个位数一致性差的情形, 朝鲜语与阿尔泰语系在数词这一点上, 借用关系的可能性要远远大于同源关系。当然, 究竟是同源还是接触借用所致, 仍需进一步耐心考证。而这些只是根据现有的语言材料推测出的, 需改进之处很多。因为科学研究本身就是先假设、推测;然后才是证明、修改, 总而言之是一个循环往复的过程。


注释:① 本文曾受韩国国际交流财团北京大学韩国学奖学金资助,并获得北京师范大学第十届“京师杯”学术论文大赛三等奖。另外,本文的写作得到北京大学东语系教授安炳浩先生、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系教授程适良先生和新疆大学张玉萍教授的悉心指导和帮助,在此表示衷心感谢。②吴安其《论朝鲜语中南岛语基本成份》《民族语文》1994.第1期第9页。③④王远新《突厥历史语言学研究》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 1995.第326页和第41页。参考文献:[1 ]程适良.突厥比较语言学[M ]乌鲁木齐:新疆人民出版ltaic lan2guage fam ily by comparing Korean N um eral and the num eral of U ygur, W estern YugurL anguagew hich belong to Turkic group.Key words:native num eral; Chinese num eral・42・社, 1997.[2 ]王远新.突厥历史语言学研究[M ].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 1995.[3 ]兰司铁.阿尔泰语言学导论[M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1981.[4 ]吴安其.论朝鲜语中南岛语基本成份[J ].民族语文, 1994, (1).[5 ]宣德五,金祥元.朝鲜语简志[M ].北京:民族出版社, 1985.[6 ]道布.蒙古语简志[M ].北京:民族出版社, 1985.[7 ]徐通锵.历史语言学[M ].上海:商务印书馆, 1996.An Analysis on Relationshipbetween Korean Numeral and Alta ic Fam ilyHUANG Xiao- qin(Chinese Departm ent,Beijing no rm alU niversity,Beijing 100875, China)Abstract :Thesis tries to p robe the relationship betw een Korean num eral and A

最新喜欢:

妖妖53030989妖妖5303...
沙发#
发布于:2009-04-29 14:22
아무리 봐도 이상한다고 생각해요...
冷静地思考,谦虚地求教,深入地讨论。
板凳#
发布于:2012-09-22 19:22
看了之后学到不少知识!감사합니다!
地板#
发布于:2012-11-03 21:10
好文
4#
发布于:2012-11-15 06:18
非常好,希望能看到更多语源学方面的文章帮助我们。
5#
发布于:2012-11-30 22:09
【而把汉语的送气音在借入时强行改造为不送气音也是高丽棒子们的一个怪癖】
这句话也能出现在学术论文中咩。。。世界观碎成渣渣。。。
仰不愧於天 俯不怍於人 Nec erubescere coram hominibus, nec timere Caelum.
dekdentei
白银十字骑士
白银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 社区明星
6#
发布于:2013-04-20 01:30
圖門江應是滿語的tumen,跟朝鮮語無關(朝鮮古界為太白山,今稱妙香山)。
樓主也知道呉安其教授的文章?
我讀了以後跟您有不同的觀點。
讀完後,我自行驗證其內容後認為合理,就在維基百科上做了下文:
另外,大陸學者吳安其認為朝鮮語具有大量南島語成分。
同源詞有以下:
*表示南島語
雲 韓語kurɯm * 南島語-邵語urum 卑南語kuʈem;
火 韓語pur * 鄒語puzu 羅東語rohi(ropi);
岩石 中古朝鮮語pahø/慶州paŋku * 阿美語fukeluh 寧德婁語bek;
乳房 中古朝鮮語ʧјəs(sisi) * 原始南島語susu 阿美語ʧuʧu;
腳 par * 原始南島語pala;
手指 son(karak) * 印尼語ʧaka 薩薩克語kikir;
屁股 porki * 邵paqi 印尼piŋgul 帕芳horaak(porak);
尾巴 kkori * 毛利kokore 印尼ekor 東加iku;
弓 hwar(botu) * 鄒-卑南but`u(箭) 印尼busur;
米 psʌr * 卑南bəras 印尼beras;
肉 koki * 毛利kikokiko 拉巴努伊kiko;
賣 phar-ta * 賽德克bari 排灣paveɭi 亞齊publɔə;
吃 mək-ta(mə為古南島語動詞前綴) * 卑南məkan 賽德克makan;
吹 pur-ta(pura) * 鄒porepe 拉巴努伊puhi;
遠 mər-ta * 阿美maraaj 東加mamaʔo;
日、天 haru * 馬來、印尼hari 菲律賓araw;
笨 babo * 馬來、印尼bodoh 菲律賓bobo;
喜歡 sarang * 馬來、印尼sayang。

有人質疑pahø與滿語wehe為同源詞以此進一步認為朝鮮語和阿爾泰語有關,但是從整個通古斯語來看,除滿語外均使用jolo、colo、colu來表示岩石,故滿語的wehe應為借詞。 吳安其教授還發現朝鮮語數詞系統和南島語系統有著對應關係。 古南島語數詞系統為五進位,故六、八、十均以三、四、五加上前綴構成,後來才形成十進位,例如:

邵語 tata tuʃa turu ʃəpat rima ka-turu pitu ka-ʃəpat tanaθu makθin
莫圖語 ta rua toi hani ima taura-toi hitu taura-hani taura-hani-ta gwauta
朝鮮語 hana tur səis nəis tasəs yə-səs irgob yə-tərp ahop yə-r

朝鮮語數詞在轉為十進位後,詞幹也轉變了。6 原為/yəsəir/,南島語中有/r-s/的對應,故/səir/轉為/səis/,轉為十進位後音節縮短成/yəsəs/,8為/yətərp/,故可推4原為/tərp/轉為/nər-nəis/,10原為/yətasəs-yətrs-yəlrr-yər/。
 
朝鮮語以前綴mat表達子女居長,與南島語用以表達兄妹年長的前綴mata對應,如拉巴努伊:哥哥、姊姊matahiapo 帕芳:大哥 大姊muaite。 吳安其教授認為以上現象可作為古朝鮮語使用前綴來表達文法關係,而非一開始就使用後綴的旁證,但未引起學界注意。

朝鮮語與屬古亞洲語的科里亞克語,有相同同源詞與語法,與阿爾泰語系反而不太接近。況且朝鮮人跟古亞洲人都有吃狗肉用狗皮的傳統,因此此說不斷有人開始採信。同屬古亞洲語的楚科奇語亦有母音和諧。
韓語的母音和諧系統為 陽性 a ae o 對應陰性 eo ei u 中性 eui i
楚科奇語母音和諧為  陽性 a o e 對應陰性 e u i

楚科奇語和韓語都有o和u的對立,而阿爾泰語系諸語均無o與u對立之現象,故認為朝鮮語當屬古亞洲語而非阿爾泰語。 例如:

突厥語族
前母音e i ö ü
後母音a ı o u
蒙古語族
陰性母音 э(/e/) ө(/ö/) ү(/ü/)
陽性母音 а(/a/) о(/o/) у(/u/)
中性母音 и(/i/)
北通古斯語支
鄂倫春
陽性母音a I ɔ ʊ EE
陰性母音ə i o u ee
南通古斯
滿語
陽性母音a o v
陰性母音e
中性母音i u

因為,我認為韓日語跟阿爾泰語除了基本結構相似之外,有很多差別。
希望可以聽聽您的感想
聲同未必大同,而大同需先聲同。
Взаимо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способствует полной гармонии, но прежде ней оно нужно
7#
发布于:2013-12-22 18:42
dekdentei:圖門江應是滿語的tumen,跟朝鮮語無關(朝鮮古界為太白山,今稱妙香山)。
樓主也知道呉安其教授的文章?
我讀了以後跟您有不同的觀點。
讀完後,我自行驗證其內容後認為合理,就在維基百科上做了下文:
另外,大陸學者吳安其認為朝鮮語具有...
回到原帖
对于数字的解释十分牵强。个人认为5和6实际上是다손 옆손的变形。这个更加说得通。有时间我会写个东西来大家讨论一下。
冷静地思考,谦虚地求教,深入地讨论。
dekdentei
白银十字骑士
白银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 社区明星
8#
发布于:2013-12-22 22:15
yoontaesoo:对于数字的解释十分牵强。个人认为5和6实际上是다손 옆손的变形。这个更加说得通。有时间我会写个东西来大家讨论一下。回到原帖
我等著
聲同未必大同,而大同需先聲同。
Взаимо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способствует полной гармонии, но прежде ней оно нужно
9#
发布于:2013-12-23 01:48
阿尔泰语系本身的数词问题就很难解决。朝鲜语又是阿尔泰语中分化比较远的,研究出一点成果难度很大。
10#
发布于:2013-12-23 15:34
dekdentei:我等著回到原帖
冷静地思考,谦虚地求教,深入地讨论。
dekdentei
白银十字骑士
白银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 社区明星
11#
发布于:2013-12-23 17:12
同文馆:阿尔泰语系本身的数词问题就很难解决。朝鲜语又是阿尔泰语中分化比较远的,研究出一点成果难度很大。回到原帖
根據亞洲民族歷史研究  韓日跟阿爾泰語系的接觸是從2000-3000年前才開始的
要說近 烏拉爾語更近 尤其是芬蘭
說韓日是阿爾泰語系的理論破綻越來越多  
如果你想同我討論我歡迎
聲同未必大同,而大同需先聲同。
Взаимо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способствует полной гармонии, но прежде ней оно нужно
12#
发布于:2013-12-23 17:33
dekdentei:根據亞洲民族歷史研究  韓日跟阿爾泰語系的接觸是從2000-3000年前才開始的
要說近 烏拉爾語更近 尤其是芬蘭
說韓日是阿爾泰語系的理論破綻越來越多  
如果你想同我討論我歡迎
回到原帖
请把资料列出来,我先去看看。而且《日语-阿尔泰的关系》和《韩语-阿尔泰的关系》是两个问题。
13#
发布于:2013-12-23 17:52
dekdentei:根據亞洲民族歷史研究  韓日跟阿爾泰語系的接觸是從2000-3000年前才開始的
要說近 烏拉爾語更近 尤其是芬蘭
說韓日是阿爾泰語系的理論破綻越來越多  
如果你想同我討論我歡迎
回到原帖
如果否认韩语和通古斯-蒙古的系属关系,就需要解释韩语和这些语言存在的词汇对应关系。
14#
发布于:2013-12-23 17:54
dekdentei:根據亞洲民族歷史研究  韓日跟阿爾泰語系的接觸是從2000-3000年前才開始的
要說近 烏拉爾語更近 尤其是芬蘭
說韓日是阿爾泰語系的理論破綻越來越多  
如果你想同我討論我歡迎
回到原帖
否认韩语-阿尔泰关系,则词首流音规律,元音和谐规律,这些都需要有新的解释。
dekdentei
白银十字骑士
白银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 社区明星
15#
发布于:2013-12-23 20:50
同文馆:请把资料列出来,我先去看看。而且《日语-阿尔泰的关系》和《韩语-阿尔泰的关系》是两个问题。回到原帖
徐松石 日本民族淵源 凌純聲 松花江下游赫哲族 白桂思 扶餘語系
不管是一個還兩個都跟阿爾泰係屬問題有關
聲同未必大同,而大同需先聲同。
Взаимо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способствует полной гармонии, но прежде ней оно нужно
dekdentei
白银十字骑士
白银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 社区明星
16#
发布于:2013-12-23 20:50
同文馆:如果否认韩语和通古斯-蒙古的系属关系,就需要解释韩语和这些语言存在的词汇对应关系。回到原帖
存在何種對應關係?請列出
聲同未必大同,而大同需先聲同。
Взаимо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способствует полной гармонии, но прежде ней оно нужно
17#
发布于:2013-12-23 21:01
dekdentei:存在何種對應關係?請列出回到原帖
阿尔泰语言学导论 形态学 兰司铁著
18#
发布于:2013-12-23 21:09
dekdentei:徐松石 日本民族淵源 凌純聲 松花江下游赫哲族 白桂思 扶餘語系
不管是一個還兩個都跟阿爾泰係屬問題有關
回到原帖
一个一个问题来吧。先说韩语-阿尔泰的关系,我应该先看哪个?
19#
发布于:2013-12-23 21:13
dekdentei:徐松石 日本民族淵源 凌純聲 松花江下游赫哲族 白桂思 扶餘語系
不管是一個還兩個都跟阿爾泰係屬問題有關
回到原帖
你是对阿尔泰语系这个概念本身就反对,还是仅仅反对把日语韩语划分到阿尔泰语系里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