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kdentei
白银十字骑士
白银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阅读:163回复:3

[语言文化]第一夜 第一章 小時候見聞的六則故事 幼い時に見聞きした六つの話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06-12 23:35
    由於新耳袋的第一夜跟第二夜都有出版中文版,所以之前其實沒有打算打字分享。可是前幾天無意間拿出了日文版的第一夜來對照,發現有些翻譯有點不是教人很滿意。
    會這麼說是因為中文版的第一夜在2003年出版後不到一年就絕版,十幾年過去了也沒有再版。我想買第一夜就連舊書都找不到,只是前幾天才在外縣市的圖書館借到了一本快要解體的古書。
    說翻譯叫人不太滿意指的是像某一話的開頭是"東京のは",中文被翻成"東京的男友"。據我所知本書的兩個作者都是男性,所以我認為原意應該翻成"東京的男性友人",所以決定要一邊翻譯第三夜以後的故事,同時把前兩夜重新翻譯(當然輕鬆得多)分享給大家,之前所分享的十本新耳袋,想要對照的話原文檔案在這:新耳袋 原文 PDF


第一章 小時候見聞的六則故事

 曾經聽一位友人這麼說過。
「小時候,我常常和飛過天花板或頭頂的天使玩耍。那時候覺得這是一件稀鬆平常的事,還以為任何人都看得到。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天使不再出現了。現在回想起來,對那時候看到的東西,真覺得不可思議。」
 他說那個天使,是個光著身子、背上有對小翅膀、手裡握著弓的小孩。簡直就是邱比特的翻版。

 或許年幼的孩子,可以看見大人看不見的不明物體。只不過,在團體規範、同儕關係、社會常識的學習過程中,那些不明物體就不知不覺消失了。
 不知道為什麼,小時候,我常常從身邊的大人那聽到許多匪夷所思的故事。大人們嚴肅認真的說故事表情,總是讓我感到十分親切。

 就讓我們以小時候從大人那兒聽來的故事,展開不可思議的百物語吧。

图片:0-1.jpg


图片:0-2.jpg




第一話 白蛇之夢
 在我小學三年級的夏天,有兩位老師說了一些奇怪的故事給我們聽,我盡量回憶老師當時的語氣,重述其中一則至今仍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故事。
 事情是這樣的。

 老師的哥哥新居落成的時候,老師曾經去拜訪祝賀,且當晚就借宿在哥哥的新家,那一晚,連老師的哥哥也是第一次在新家過夜。老師就一邊聞著新榻榻米的味道,一邊鑽入柔軟的被窩裡。後來,老師做了一個夢。在夢中,老師站在睡覺的房間裡,一邊想著:「唉呀,今晚要睡這房間啊。」一邊環顧屋內。就在這個時候,房間的拉門突然開了。本以為會有人進來,卻沒看到半個人影。正感到奇怪的時候,俯首一看,赫然有一條白蛇窸窸窣窣的爬進屋裡來。那條蛇越爬越接近老師,突然間,又一溜煙的消失了。早上醒來以後,老師還是無法忘記昨晚的夢。

图片:1-1.jpg


「哥,我做了一個奇怪的夢耶。」
 老師把這個夢告訴哥哥。
「你也夢到了啊?」

 哥哥如此回答。原來這一家的每一個人都做了相同的夢。大家覺得心裡頭毛毛的,立刻去找這間屋子的建商問個明白。
 建商回答說:「實在太抱歉了……事實上,蓋這間屋子之前,我們並沒有先進行「地鎮祭」(拜地基主)。這應該是地神在生氣了。」
 隔天,建商立刻舉行了「地鎮祭」。從此以後,那條蛇就沒再出現過。
 話說後來,這附近發生火災,火勢幾乎要延燒到這間屋子來了,卻終究安然無事。這一切,想必是那條白蛇冥冥中的庇佑吧……

图片:1-2.jpg



第二話 佛堂
 另一位老師的故事,也是關於全家被一股奇特力量護持的故事。

 這位老師是經常對著佛龕雙手合十的虔誠信徒,故事發生在老師小時候,正值太平洋戰爭如火如荼之際。

 某一天晚上,老師突然醒來,心裡想著該換好衣服到佛堂去了。老師很快的換下睡衣走到佛堂,發現全家人都已聚集在那兒了。包括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兄弟姐妹,全到齊了。
 向來就是虔誠信徒的一家子聚在佛龕前雙手合十,原本不是件奇怪的事,可是,全家人在半夜集合,就很稀奇了。  沒有被任何人叫醒,卻一起到佛堂來集合,對此全家人都一臉茫然。
「怎麼回事,連你也來了,快過來這邊。一起念經吧。」
 在爸爸的催促下,老師拉上了佛堂的拉門,在佛龕前坐下。全家人一起朝著佛龕雙手合十,開始念經。

图片:2-1.jpg


 就這樣一直持續到早上。
「好了,就念到這裡吧。」
 當大家結束念經,拉開拉門準備步出佛堂時,卻發現隔壁的房間不見了。
 周圍已化成一片瓦礫,煙霧彌漫,還發出嗶嗶剝剝的燃燒聲。
 是燒夷彈掉下來了!  全家人一時之間都愣住了……
 家裡沒有一個人聽到燒夷彈的爆裂聲,佛堂的拉門也沒有受到爆烈風壓的波及。不過,要是當時知道是空襲而往指定的防空洞去避難,或是完全不知情的待在別的房間,一定逃不過這一劫的。自從那件事發生之後,老師比以前更勤往佛堂禮佛了。

图片:2-2.jpg



第三話 半夜裡的樵夫
 這個故事發生在我小學四年級的暑假。
 我到媽媽的故鄉兵庫縣出石町去玩。睡到半夜三點,突然被掛鐘的聲音吵醒。遙遠的山頭傳來樵夫砍樹的聲音,只是分不清這聲音是之前就有的,還是剛剛才發出來的。
 控……控……
 聽起來像是鐵斧頭敲打樹幹的聲音。
 回聲在山谷間迴盪。
 控……控……
 由於是在親戚家,半夜一旦醒來,就很難再睡著。
 遠方山頭的那個聲音,不絕於耳。
 那真的是樵夫砍樹的聲音嗎?
 我豎起耳朵。
 控……控……
 那聲音的確像在電視或電影裡聽過的斧頭砍樹聲。

图片:3-1.jpg

「樵夫那麼早就得工作,真是辛苦。」
 我感歎著,這才猛然想起,自己是被半夜三點的掛鐘吵醒的。此刻並不是清晨,而是半夜三更。
「再怎麼勤奮的樵夫,也不會在這種時間工作吧?」
 當年的我心中正感疑惑時,那聲音就像突然將收音機的音量轉到最大似的,變得又大又近。
 控……
 聲音的來源移到這棟房子的庭院來了!
 控……
 我害怕的用棉被蒙住了頭,但還是聽得很清楚。
 那聲音盤旋於耳際,教我怎麼也睡不著。
 我從棉被的縫隙窺視整個房間。這個房間被拿來做為佛堂,擺著在戰爭中喪生的舅舅跟祖父母的遺像。記不得是因為一直醒著,還是因為有月光照射的關係,這些陳舊的遺像,在黑暗中顯得栩栩如生。
 我繼續用棉被蒙著頭,蜷著因為恐懼而顫抖的身體,靜靜等待到天亮。
時鐘敲過了四下、五下。
 控……控……

图片:3-2.jpg

 那聲音還是沒停。
 我就這樣整夜沒睡,直到時鐘敲了六下。不知不覺天亮了,廚房傳來聲響。是阿姨起來準備早餐了吧。
「啊,總算挨到天亮了……」
 心情一放鬆,睡意立刻襲來。
 猛一睜開眼。就在我闔眼的幾分鐘光景,竟然沒聽到昨夜那個惱人的聲音。朦朧中,耳邊響起的是麻雀和蟬的鳴叫聲。
「那個聲音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一邊吃早餐,一邊提起半夜砍樹聲的事,但是竟然沒有半個人理睬我。
「樵夫都幾點起床的?」
「這一帶根本沒有樵夫。」
「可是,半夜我聽到有斧頭砍樹的聲音啊。」
「現在的樵夫才不會帶斧頭去砍樹呢。有鏈鋸之類更方便的工具可用啊。況且,這一帶數年來都沒有樵夫來砍樹了。」

 這就是我最初的靈異體驗。

图片:3-3.jpg

第四話 笛聲
 這是媽媽小時候的遭遇。
 某天晚上,媽媽在被窩裡看書。
 每次翻頁時,就會聽到「咻~」的聲音。
 那聲音很像是鬼電影或怪談中,每當有幽靈出現時的音效,咻、咻咚咻的笛聲。
 媽媽剛開始以為是心理作用,但等再次翻開書本,又聽到咻─的聲音。
「咦,那是什麼聲音?」
 想要聽個仔細,卻什麼也沒聽到。
 媽媽轉換了一下心情,準備繼續看書。才一翻開書本,就又聽到咻~的聲音。
 媽媽不信邪,又翻了兩三頁。
 咻─、咻─、咻─
 媽媽乾脆放下書本,靜下來觀察周圍的動靜。這下卻沒有聲音了。

图片:4-1.jpg

 她再次提心吊膽的把書翻開。
 咻─。
 太恐怖了,媽媽決定早早睡覺。
 之後,那個怪聲音就沒再出現了。

 話說媽媽翻書的房間,就是後來我聽到砍樹聲的那一間佛堂。

图片:4-2.jpg



第五話 巨大的火球
 祖父過世的時候,父親的兄長,也就是我大伯,在守靈之夜說了這麼一個故事。
「現在回想起來,曾經和父親有過一個不可思議的體驗,那是一個炎熱的夏日,我和父親坐在路旁的長凳下棋,猛一低頭,棋盤突然變成一片火紅,好像就要燒起來了,才一刹那,那片火紅開始擴散開來,抬頭一看,一個超級巨大的火球,轟!的一聲,升上了天空,那究竟是什麼東西?至今我還百思不得其解。」
「那應該就是現在所說的UFO吧!」
「嗯,我知道,我知道。」
 全場掀起熱烈的討論。為守靈之夜增添了一段不可思議的插曲。

图片:5-1.jpg


第六話 捉迷藏
 小時候,我經常在一位朋友家玩捉迷藏。
 那位朋友的家有很多房間,房子又大又寬敞,是一個玩耍的好地方。
 那次由A當鬼,大夥兒「哇!」的一聲,在寬敞的房子裡四處躲藏。我跑過走廊,準備躲到廚房時,恰好撞見Y打開衣櫥的門,躲了進去。
「躲在那裡,馬上就會被發現的。」
 我給了Y一個忠告,可是Y完全不理我,自顧自地躲進衣櫥裡,把門關上。
當鬼的人數完了數,便將躲在房子各個角落的人一一找了出來。
「只剩下Y了。」
 當鬼的A說。
 我知道Y躲在哪裡,所以很納悶A為什麼不去那個衣櫥找找。尤其是當鬼的人數完了數一轉身,第一個映入眼簾的就是那個衣櫥,照道理應該會從那裡開始找起才對。

图片:6-1.jpg

「喂,Y。算你贏了,快出來吧。」
 當鬼的人都認輸了。
「Y躲在那個衣櫥裡。」
 聽到我這麼說,A馬上反駁說不可能,說他一開始就先找過那個衣櫥了。我走到衣櫥前面,把門打開,裡頭居然沒有半個人影。
「會不會又躲到別的地方去了啊?」
 大夥兒開始呼喚Y,可是到處都找不到他。
 過了一會兒,才聽到Y叫了一聲:「喂─」
「快出來啦。」
「你在哪裡啊?Y」
「我不知道。」
 怎麼聽都覺得他的聲音是從衣櫥裡傳出來的。
 我們在一次打開衣櫥的門,翻開衣櫥裡吊掛的衣服,仔細尋找,依舊沒有看到半個人影。
 關上衣櫥的門,正想到其他房間去找找的時候,又聽到Y的聲音。
「喂─快救我出來!」
「你在哪裡啊?」

图片:6-2.jpg

「我應該是在衣櫥裡啊,可是我找不到出口,這到底是哪?」
「你敲敲衣櫥櫥壁看看。搞不好就會知道在哪了。」
 有人才這麼說完,便從剛才無人的衣櫥裡,傳來敲打衣櫥壁的咚~咚~聲。
「喂,果然在那裡。」
 我立刻把衣櫥的門打開,看見嚇得快哭了的Y在裡面。

 後來我們問Y,那時候看到了什麼,他說裡頭只是一片漆黑,什麼東西都沒有。

图片:6-3.jpg

[dekdentei于2018-06-13 00:11编辑了帖子]
聲同未必大同,而大同需先聲同。
Взаимо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способствует полную гармонию, но прежде ней оно нужно
沙发#
发布于:2018-06-14 14:23
否定词 なかった ,变成 んかった,还有点不好认。

这种一般是什么情况?
dekdentei
白银十字骑士
白银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板凳#
发布于:2018-06-18 12:57
alandelong:否定词 なかった ,变成 んかった,还有点不好认。

这种一般是什么情况?
回到原帖
其中一個作者是大阪人,所以應該是關西腔
聲同未必大同,而大同需先聲同。
Взаимо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способствует полную гармонию, но прежде ней оно нужно
地板#
发布于:2018-06-19 15:46
好棒!可以和出版商商量一下要不要出版译本了哈哈哈
∑υγγνώμη,είναι κιτς…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