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5183回复:21

[语言交流]CICERO的發音及其他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0-12-19 21:26
古羅馬最偉大的人物之一CICERO(西塞羅)的名字發音千奇百怪。有西塞羅、季節羅、磁材羅,當然最接近西塞羅時代的發音應該是KIKERO。可以設想一下,如果C這個字母大家都隨性而發,那聽的人會是怎樣的感覺。

同樣困惑的是G這個字母。字母G來源於C,有的時候兩者通用,譬如Cn.這個縮寫表示Gneus這個人名。

字母H在現代羅曼語中是不發音的,但是拉丁文始終發[h]音,在俄式拉丁文中發[g]音。單詞nihil的h,瓦羅一直發[k]音。這是謝大任先生說的,初學時先入為主而已,瓦羅沒有去考證出處,諸位可以代勞。

字母V完全等同於U,在用如輔音時,應該是[w]或相似音,不是[v]。字母組合QU的發音就是[kw],當然發成[kv]也是允許的。同樣CU-[kw]、SU-[sw]、PU-[pw]、TU[-tw]和DU-[dw]等類推。

原音I作輔音時可以寫作J,發音為[j]。複合元音AE和OE一般都寫成發音同E,那是誤導。最好初學時候就發音成AI和OI,事實上這也是他們的來源,希臘文也是如此。

在西塞羅時代,拉丁文沒有字母J、U和W,字母K、Y和Z只用於拼寫希臘文借詞。小寫字母也是中世紀出現的。
沙发#
发布于:2010-12-20 14:28
我听韦洛克的mp3,同样一直在纠结发音,趁此机会请教楼主。

1、 C was always hard as in can, never soft as in city: cum, civis, facilis.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在古典音里,C 永远都是像在 can 里一样,发的 K 这个音,但是我在听他读 sica 这个单词的时候,C 却是发的 g ,在读 sicca 时,第二个 C 仍然发的是 g。不太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必须要像英语一样进行浊化吗?拉丁语里边还有多少类似的规则?

2 、 y , either short or long, as in French tu ,or German uber。

         y 的发音是一直都像汉语中的 “吁” 吗?为什么有些教材说发 i 这个音?

不知道韦洛克的这套古典音,是根据历史比较语言学的方法构拟出来的吗?如果不是,那么感觉不太可靠。
板凳#
发布于:2010-12-20 14:37

另外,求大舌音 R 的发音方法……这个音练了好久了,没有丝毫进展。
地板#
发布于:2010-12-20 15:48
任何對古典語言語音的擬音必須有根據,拉丁文自然不例外。拉丁文的C和希臘文的K相對應。譬如CIRCA和KIRKA,CYLINDER和KYLINDROS,CEPHALUS和KEPHALOS,CALENDAR和KALENDAR等等。
古希臘文的Y發音為[y],撰寫成拉丁文的時候有時候是U,有時候就是Y。拉丁文是五元音系統語言,原本不存在[y]這個元音(?),因此發音[y]是模仿希臘文發音。
字母R,實在不會發大舌音,也不要太苦求自己。樓上既然來自北方,不如花些精力掌握濁輔音和不送氣清音的區別。拉丁語的清輔音如果念成不送氣會自然一些,一如現在的南歐語言。
4#
发布于:2010-12-20 18:27

还是基础差得太远呀。

接受您的建议,我先辨识一下浊辅音和不送气清音。当然,R这个音还是一定要学会发出来的。不然心里实在是感觉不爽。我有朋友去学西班牙语,整个班(二十多人)居然没一个能顺利发出,小汗一下。
bamboo
青铜十字骑士
青铜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 铁杆粉丝
5#
发布于:2010-12-22 09:13
回 1楼(Qiyut) 的帖子
清音在两个元音之间是,可以发为浊音
e.g. rosa 这里的s就发成z
諸行無常,諸法無我。驕者難久,盛者必衰。刹那芳華,萬物皆流。克己清心,復禮為仁。執中守一,道法自然。
6#
发布于:2010-12-22 09:38
引用第3楼Qasoqaanga于2010-12-20 15:48发表的  :
任何對古典語言語音的擬音必須有根據,拉丁文自然不例外。拉丁文的C和希臘文的K相對應。譬如CIRCA和KIRKA,CYLINDER和KYLINDROS,CEPHALUS和KEPHALOS,CALENDAR和KALENDAR等等。
古希臘文的Y發音為[y],撰寫成拉丁文的時候有時候是U,有時候就是Y。拉丁文是五元音系統語言,原本不存在[y]這個元音(?),因此發音[y]是模仿希臘文發音。
字母R,實在不會發大舌音,也不要太苦求自己。樓上既然來自北方,不如花些精力掌握濁輔音和不送氣清音的區別。拉丁語的清輔音如果念成不送氣會自然一些,一如現在的南歐語言。


抽时间仔细研究了一下,已经把浊辅音和不送气清音的区别弄清楚了。看来在sica这个词里,C的发音应该是不送气清音,并不是我以前认为的浊辅音。非常感谢!

另外还想请教,i 位于词首,并且在元音前边的时候,比如 iustus,韦洛克上说发音应该如 y(吁) ,但是他举例子的时候却说读作 yes 中的 y ,那么就是 j 了。不知道我在什么地方理解错了?

因为本人平时非常忙,只能上、下班时候在车上学习拉丁语,并且语音知识比较差,以后请一定多指教。
7#
发布于:2010-12-22 09:40
Re:回 1楼(Qiyut) 的帖子
引用第5楼bamboo于2010-12-22 09:13发表的 回 1楼(Qiyut) 的帖子 :
清音在两个元音之间是,可以发为浊音
e.g. rosa 这里的s就发成z


谢谢指教,现代英语是这样的,但是我想知道在古典时期的罗马人也是这样的吗?这些浊化的原则是否适用于古典拉丁语?

回去我再仔细听听rosa的发音。
8#
发布于:2010-12-22 10:18
i 位于词首,并且在元音前边的时候,比如 iustus,韦洛克上说发音应该如 y(吁)
-------------------
請不要將字母y 和 音標 [y] 混淆。yes的y是 [j]。

清音在两个元音之间是,可以发为浊音e.g. rosa 这里的s就发成z
-----------------------------------
請不要將英文發音規則默認為拉丁文的發音規則。瓦羅還沒有在希臘文、梵文的發音規則里見過類似規則。
9#
发布于:2010-12-22 11:14
引用第8楼Qasoqaanga于2010-12-22 10:18发表的  :
i 位于词首,并且在元音前边的时候,比如 iustus,韦洛克上说发音应该如 y(吁)
-------------------
請不要將字母y 和 音標 [y] 混淆。yes的y是 [j]。


主要是他的描述方式让我困惑了一下 ^_^

原文:

“i 用在词首元音之前时,通常充当辅音,发音为 y ,就像是在yes中的那样(iustus = yustus)。”

我初读时,以为 y 指的是 音标 [y]。

对于那个古典音的送气、不送气,我还是有点儿纠结。这个由送气转变成不送气的规则,的确也是古典时期的拉丁语所具有的吗?还是参考现代语言而进行的转换?

谢谢版主不吝指教。
10#
发布于:2010-12-22 12:25
送氣與否要看是否具有區分詞義的作用,譬如,漢語的東通兩字發音前者不送氣後者送氣,絕對區分詞義。而英文put,念成布特、普特、普德和補得都可以,僅僅是英美人的習慣發音是普特。而puto在南歐人嘴裡都是補多,但念成普陀,不影響理解。
據瓦羅非常局限的知識,送氣與否區分詞義的有漢語諸方言、梵文和諸印度語言、我國西南大多數民族語言包括藏語。其他語言包括歐洲語言,請諸位補充。
11#
发布于:2010-12-22 21:11

原来如此,了解了。

版主非常博学,佩服佩服! 能得到您的指教倍感荣幸。

bamboo
青铜十字骑士
青铜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 铁杆粉丝
12#
发布于:2010-12-30 10:37
回 8楼(Qasoqaanga) 的帖子
我在那本《拉丁语与希腊语》中有看到如是说
諸行無常,諸法無我。驕者難久,盛者必衰。刹那芳華,萬物皆流。克己清心,復禮為仁。執中守一,道法自然。
13#
发布于:2011-01-05 08:19
s在兩個元音之間的機會實在太多,沒有見過要念濁音的普遍案例。
14#
发布于:2011-04-07 13:58
引用楼主Qasoqaanga于2010-12-19 21:26发表的 CICERO的發音及其他 :
字母H在現代羅曼語中是不發音的,但是拉丁文始終發[h]音,在俄式拉丁文中發[g]音。單詞nihil的h,瓦羅一直發[k]音。這是謝大任先生說的,初學時先入為主而已,瓦羅沒有去考證出處,諸位可以代勞。


这个天主教会的和楼主说的稍有出入:
http://www.leatherheadcatholics.org.uk/LatinSounds.shtml
H    
H is pronounced like k in the two words nihil (neekeel)and mihi (meekee) and their compounds. (In medieval times these words were often written "nichil" and "michi").
In all other cases Latin H is silent as in English hour.
 
译海之深如语言之渊。吾等当游。
16#
发布于:2011-11-04 23:09
假使追求古典发音の闲话、CICERO就是读KI KE RO,没有任何音变。
我的名字是:[殷剋夏]; 聲同拉丁語羣:174674810。 其實我個人對古漢語讀音更懂一些,歡迎拉丁語高手和一切高手來羣。 古代汉语语音小组http://www.guokr.com/group/605/
17#
发布于:2011-11-05 00:29
樓上理解得很完整。
18#
发布于:2012-03-13 15:52
基雞嚕(按中古漢語發音)。。。我是來亂的
19#
发布于:2012-03-13 17:33
亂來也沒啥。上古之人發音也是相對亂來的。理解就是了。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