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1546回复:12

[语言交流]请问,像「出会う」这样的词是「出」+「会う」的合语吗?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6-03-11 19:35
在日语中,类似「出会う」这样的动词,是否可以理解成汉语的偏正结构?也就是说,把它理解成一个偏正结构的合成词,其中「会う」是中心语,而「出」是其限定语,两者合起来组成一个与「会う」意义相近却并不完全相同的词。这样理解是否正确?

=======================以下为初帖及更正=======================
×汉语中有「蚕食」、「鲸呑」等名词+动词的所谓主谓式词语×。那么,日语中像「出会う」这样的词是否也可以理解成主谓式合成动词呢?请各位指教。

※经声友提醒,发现把「蚕食」、「鲸呑」说成是主谓式词语是不对的。我查了一下汉语语法书,像「蚕食」这类词,应该属于以动词为中心语的「偏正结构」。所以,我的问题如上面那样表述或许更好一些。
[勇敢的书虫于2016-03-11 23:47编辑了帖子]
沙发#
发布于:2016-03-11 20:46
出 不是 会う 的主语吧?
神も仏も知らぬ。わしは、己しか信じぬものである。
板凳#
发布于:2016-03-11 21:59
suidicide:出 不是 会う 的主语吧?回到原帖
蚕也不是主语,而是活用为状语吧。
地板#
发布于:2016-03-11 23:44
suidicide:出 不是 会う 的主语吧?回到原帖
谢谢提示,已作更正。
4#
发布于:2016-03-11 23:45
滚键盘吧gfkibgtfrva:蚕也不是主语,而是活用为状语吧。回到原帖
谢谢提醒,已作更正。
5#
发布于:2016-03-14 19:38
滚键盘吧gfkibgtfrva:蚕也不是主语,而是活用为状语吧。回到原帖
你这种解释是片面的,是主谓结构还是偏正结构那得看怎么用了。“蚕食”本来就可以视为“蚕吃东西”,但这个词作为习语一般是偏正结构。
神も仏も知らぬ。わしは、己しか信じぬものである。
光源氏
青铜十字骑士
青铜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铁杆粉丝
6#
发布于:2016-03-16 17:56
出会う可以看做“出る”的连用形+“会う”构成
“出る”可以理解为“現れる”,有一种突然出现的意外,再接“会う”
変はりゆくが人のこゝろの常なり
7#
发布于:2016-03-19 13:47
这类词是复合动词,其中有些意思很古怪,不是我们用汉语就能推理的。类似于“取り付ける”之类的,有更不好猜的,所以还是要专门学习一下,特殊的要单独记忆。和日语的名词一样,有些用汉字的字面意思是说不通的
8#
发布于:2016-04-10 04:26
光源氏:出会う可以看做“出る”的连用形+“会う”构成
“出る”可以理解为“現れる”,有一种突然出现的意外,再接“会う”
回到原帖
多谢指点!
9#
发布于:2016-04-10 04:30
604692228:这类词是复合动词,其中有些意思很古怪,不是我们用汉语就能推理的。类似于“取り付ける”之类的,有更不好猜的,所以还是要专门学习一下,特殊的要单独记忆。和日语的名词一样,有些用汉字的字面意思是说不通的回到原帖
非常感谢!
10#
发布于:2017-08-01 19:20
把这个词当作不及物动词看的话,理解成并列和偏正关系的合成词都可以,并且理解成并列关系合成词更容易理解一些。然而,如果要按照词义和对象搭配来说(对象搭配也从一定意义上对词义的确定是有影响的),那么理解成偏正关系的合成词更说得通。因为“会”是真正能将对象搭配进来完成语言完整意义表达的那个意思的那个词
11#
发布于:2017-08-01 19:37
suidicide:你这种解释是片面的,是主谓结构还是偏正结构那得看怎么用了。“蚕食”本来就可以视为“蚕吃东西”,但这个词作为习语一般是偏正结构。回到原帖
偶个人的理解:是主谓关系的偏正结构

“蚕食”这个动词分两层理解(也可以理解成两次使用)。首先是第一层,“蚕”作主语,“食”做述语。以这样的语法关系构成“蚕食”这第一层次使用的动词。不过,要知道,任何类似“主”、“宾”这样概念的内容都是暗含了格意义在里面的。也就是名词以主格的形式和动词发生语法修饰关系,而主格名词是由名词加主格符号构成的,这个格符号可以是零符号。格符号的作用是,一方面提示前面的名词在语言表达中处于什么样的地位以什么样的方式和外界发生关系,另一方面它用来和外界事物结合(通常也是最多的是和应为动作发生联系,也就是偶们所说的修饰动词)。这样一来,名词和主格符号构成体,整个结构就成为了一个新单元,这个新单元对外面向动词起了相当于状语的作用。
另外,偶们所说的主语,实际上一直以来混淆了两个概念,这两个概念是:话题(或者称主题)主语和行为主体主语。比如:我吃饭,这个表达中“我”既是后面内容“吃饭”的话题主语又是行为动作“吃”的行为主体主语。行为主体主语实际上就是名词主格做状语修饰动词。所以,既是主语又是状语。
12#
发布于:2017-08-01 20:00
suidicide:你这种解释是片面的,是主谓结构还是偏正结构那得看怎么用了。“蚕食”本来就可以视为“蚕吃东西”,但这个词作为习语一般是偏正结构。回到原帖
这样一来,一方面格符号保留了“蚕”这个名词所指事物的行为主体身份,另一方面又使得“蚕”这个名词与主格符号的结合体成为了动词“食”的修饰成分。从而使得“蚕食”这个词成为了偏正短语。又由于“食”这个动词作为及物动词其及物倾向远大于不及物倾向,整个偏正短语“蚕食”就仍然继承了“食”字的这种及物性,从而使得“蚕食”这个动词仍然需要结合宾语(名词加宾格成分)才能属于稳定(即对外呈现惰性,就像惰性元素不太容易从外界夺取电子那样惰性稳定)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