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rum
青铜十字骑士
青铜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 铁杆粉丝
阅读:9377回复:63

评《汉语与北欧语言》[转载]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3-12-07 12:45
在本论坛别的帖子,有人提到此书,所以转这篇评论过来,吾辈后学当以此为鉴。
文章转自http://ycool.com/post/sn659sn




这本书是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于2008年出版的,作者是高晶一,标题下还有副标题“汉语与乌拉尔语言及印欧语言同源探究”。

看到这本书是在陕西南路站的季风,一瞄到这个标题,当时我就震惊了,因为乌拉尔学一直是我比较关注的一个领域,而在国内,相关专著基本不见。在粗略翻看了一下之后,我决定买下这本“奇书”。这实在是一本“奇书”,奇的有点离谱。

回到家仔细研读,作者拿汉语、乌拉尔语系中的部分语言和斯堪地那维亚语作为主要比较对象,对词汇和语法进行了一番“比较”之后认为,这三个语组可能有同源关系。但是本书作者缺乏基本的比较语言学知识和素养,其实是属于乱“比”一通。

本书内容上的致命硬伤很多,而且大都是常识性的。本书罗列了很多乌拉尔语言和斯堪地那维亚语言的基本情况和材料,但是里面错误不少,并且似乎刻意回避了这两个领域学界一些比较成熟的研究结果。比如说作为印欧语系的一部分,现代斯堪地那维亚诸日耳曼语都是古诺尔斯语的后代,这个古诺尔斯语是有文献根据的,作者在比较汉语和斯堪地那维亚语时竟然对此事只字不提,真是岂有此理。再比如说作者认为匈牙利语与其他乌拉尔诸语关系最远,并因此将之基本排除在比较之外。实际上,匈牙利语作为一种乌戈尔语,与曼希语、汉特语是有很明确的近亲关系的。匈牙利语和芬兰语之间的差别可以类比于俄语和德语之间的区别,因此并无道理将其排除在外。何况匈牙利语和阿尔泰语系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作者似乎更应着重将匈牙利语和汉语来做比较。非常可惜的是,乌拉尔语和斯堪地那维亚语的研究在国内目前几乎是真空,出版这样的书,编辑无能为力尚属可以理解。

在比较上,作者也陷入了方法论错误的泥潭。要论证两种语言同源,要在语音上找到系统对应关系或演变路径,这样才能排除偶然巧合和语言接触的影响。本书作者拿着自己构拟的尚有待商榷的上古汉语音系,罗列了大量的词表,一一找出语音看似相近的外语词,却毫无系统性可言,整理不出哪怕是一条演变规律。他还拿斯堪地那维亚语的语法和汉语语法进行比较,殊不知语法比较恰恰是最不可靠的。按作者的逻辑推开去,就可以说,同属日耳曼语言的英语也和汉语同源了。另外,作者拿北欧如尼文字母和甲骨文来比较,牵强附会,就更显荒谬了。不光是语言,就连历史,本书也不忘意淫一番。作者将乌拉尔及日耳曼诸民族比附成我国历史上的诸夏,一一给他们像模像样地分了封号,还冠之以“正名”、“正辞”,这恐怕正合了当下不少愤青的民族沙文主义思想。这样毫无根据的结论,只能是贻笑大方。

学术研究还是要严谨,要讲科学性,要下功夫扎实基本功的。不是随便把前人的研究成果轻易推翻,代之以一个耸人听闻的新结论,就能宣告一个专家横空出世的。其实民科和民哲把学术作为业余爱好,更应剔除学界的歪风邪气和浮躁心态,在学术上还要以专业的态度要求自己。而学术圈里的人,更应珍视自己所拥有的学术地位。可以说,给本书作序的郑张尚芳和冯蒸先生很不负责任。作为国内语言学界还算知名并且比较有权威的学者,这二位先生把本书作者捧成了乌拉尔语言学专家。从学术的角度上,这是令人难以接受的。也许二位先生也是碍于出版社的面子,但是这两篇序文还是足以把“不明真相”却又崇奉“专家”的读者误导的,实在是有帮作者忽悠之嫌,必定成为他们二位的污点。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这样的书,也算是昏了头了。

最新喜欢:

HongMoonChoHongMo... hongwei0315hongwe...
沙发#
发布于:2013-12-07 14:02
我也是以猎奇为目的买了这本 但是 个人对乌拉尔语几乎完全不了解 汉语音韵学又只知皮毛 所以 至今还没通读 只是好奇地翻了翻 再回家的时候 大概可以从方法论上考察一下看看吧~ 呵呵
dekdentei
白银十字骑士
白银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 社区明星
板凳#
发布于:2013-12-08 04:04
我認同你說的
而且 你說的''語法比較最不可靠''這點在有了一定的譜系學相關知識後 也會體會到這個道理
聲同未必大同,而大同需先聲同。
Взаимо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способствует полной гармонии, но прежде ней оно нужно
地板#
发布于:2013-12-09 11:51
呵呵。我家也有这本“奇书”。原本想转让的,后来忍住了。
那时,天下人的口音,言语,都是一样……他们说,来吧,我们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通天,为要传扬我们的名,免得我们分散在全地上。
Nyuggu
黄金十字骑士
黄金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4#
发布于:2013-12-11 15:52
个人觉得作者还是下了苦功夫的,比较了许多平时很少有人能留意到的语音,如韩语的mal和挪语的mål(话),完全撇开书中结论,这种钻研精神在当今浮躁的社会还是很值得鼓励的。
5#
发布于:2013-12-21 15:57
Nyuggu:个人觉得作者还是下了苦功夫的,比较了许多平时很少有人能留意到的语音,如韩语的mal和挪语的mål(话),完全撇开书中结论,这种钻研精神在当今浮躁的社会还是很值得鼓励的。回到原帖
这篇评论是我写的。钻研精神值得鼓励,不过即使是民科民哲也不该把前人的学术成果和应有的规范视若儿戏。
6#
发布于:2013-12-21 18:54
话说里面的观点也可以考虑一下。一棒子打死有待商榷。
冷静地思考,谦虚地求教,深入地讨论。
7#
发布于:2013-12-21 18:54
语法不靠谱,语音还是可以小研究一下的。
冷静地思考,谦虚地求教,深入地讨论。
8#
发布于:2013-12-23 01:56
Nyuggu:个人觉得作者还是下了苦功夫的,比较了许多平时很少有人能留意到的语音,如韩语的mal和挪语的mål(话),完全撇开书中结论,这种钻研精神在当今浮躁的社会还是很值得鼓励的。回到原帖
只能说作者在进行语言研究时,应该多看一些现有的研究资料,而不是闭门造车。他的钻研精神需要相关领域内的人进行引导。
9#
发布于:2013-12-23 04:02
Josef:这篇评论是我写的。钻研精神值得鼓励,不过即使是民科民哲也不该把前人的学术成果和应有的规范视若儿戏。回到原帖
赞一下评论!! 其实,所谓的前任学术成果和规范,就是后辈最好的捷径,否则,闭门造车的结果就是重走前人的弯路。
Nyuggu
黄金十字骑士
黄金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10#
发布于:2013-12-23 06:35
闭门造车是闭门造车,前人成果是前人成果。
hongwei0315:赞一下评论!! 其实,所谓的前任学术成果和规范,就是后辈最好的捷径,否则,闭门造车的结果就是重走前人的弯路。回到原帖
Rt,各有各的方式,这是无所谓谁对谁错的。敬请理解。
Nyuggu
黄金十字骑士
黄金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11#
发布于:2013-12-23 06:50
世界上太多的事,无所谓谁对谁错。你学阿语也好,希腊语也罢,一杆子打死,是法西斯和纳粹,谢谢。
Nyuggu
黄金十字骑士
黄金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12#
发布于:2013-12-23 06:53
总之,我觉得从没学过乌拉尔语的人,去评论此书,是比较不厚道的做法。@Josef
Nyuggu
黄金十字骑士
黄金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13#
发布于:2013-12-23 07:07
不厚道是否=不要脸?????我也不好说……
Nyuggu
黄金十字骑士
黄金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14#
发布于:2013-12-23 07:10
Nyuggu
黄金十字骑士
黄金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15#
发布于:2013-12-23 07:12
Nyuggu
黄金十字骑士
黄金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16#
发布于:2013-12-23 08:02
本论坛改成历史语言学博物馆????每天发布前人成果?切,很有意思的游戏!?……
17#
发布于:2013-12-23 13:29
Nyuggu:Rt,各有各的方式,这是无所谓谁对谁错的。敬请理解。回到原帖
有钻研精神的人 如果用了合适的方法 不是会有更有利于学科发展本身的成果么? 既然是有天赋有想法肯钻研的人 为什么要闭门造车呢?如果批评的是研究者的“钻研精神” 那么的确不该 但是 我不认为评论文章的出发点是作者的精神 很明显 批评的诸多要点都是针对研究方法本身的 虽然言语可能不那么客气 可是就针对方法的批评而言 我并不认为有什么不妥
18#
发布于:2013-12-23 13:33
Nyuggu:世界上太多的事,无所谓谁对谁错。你学阿语也好,希腊语也罢,一杆子打死,是法西斯和纳粹,谢谢。回到原帖
怎样叫做一竿子打死呢?是不是这位朋友的评论中加上一句“作者的钻研精神是值得肯定的”,就不算一竿子打死了?再者说,评论又不是我写的,我只是表示认可评论。
19#
发布于:2013-12-23 13:42
Nyuggu:总之,我觉得从没学过乌拉尔语的人,去评论此书,是比较不厚道的做法。@Josef回到原帖
不知道是不是你没有注意到这位朋友的那句“乌拉尔学一直是我比较关注的一个领域”。我不曾和这位朋友有过交流,可以等他来回答你的质疑,究竟这位一直关注乌拉尔学的朋友是不是学过乌拉尔语。我暂时没有资格发表评论,因为我还没有详细读过,从前随便翻翻之后的模糊记忆只留下了若干词汇语音层面的对比。这一点,就我现在了解的历史比较语言学而言,并不是足够有力的论据。如果真如Josef所言,没有系统性,那么就更加降低了作为论据的价值。另外,我不记得具体的语法对比是怎样的,但是句法层面的对比恰是绝大多数情况下应该舍弃的、不具备决定性作用的。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