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10663回复:15

[语言交流]新人报道,一并谈谈德语R音的问题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09-11-30 00:51
大家好,新人报道。
看到这里很热闹地在谈论R音的问题,不揣冒昧,抛砖引玉胡说几句。这里专家一定很多,向大家学习。

1. R在德语里本质上是一个大舌音。小舌音是模仿法语的发音方法而来,而且是在比较晚近的时期,沿着和法国接壤的地方传入德国。
因为法国在近代一直是欧洲大陆仿效的对象,尤其是语言文化领域,所以这一发音迅速在德流传开来。当然因为固有的大舌音的顽固性,德语形成了双R音模式。

同样属于这一模式的还有荷兰语(比利时弗莱忙语仍坚持大舌音,荷兰北部尤其是城市区域趋向小舌音)
希伯来语(本质上是大舌音,但新犹太移民大多来自欧洲,对欧洲语言的模仿造成小舌音被接纳甚至成为模仿的对象)
挪威语(卑尔根一带转用小舌音,其余大城市摇摆,村舍较多大舌音)

已经完全转用小舌音的是丹麦语

转用小舌音没有成功的是俄语,曾有部分贵族试图这样发音,没有被接纳。

2. 目前德语的现状,是以地域区分R发音为多见。
具体而言,用大舌音发R音的,绝大多数集中在巴伐利亚州。注意,同样属于南方州份的巴登符腾堡州并不一定如此。例如士瓦本方言并不趋向大舌音。
阿勒曼尼方言则摇摆。
同样的道理,巴伐利亚州并不都讲巴伐利亚方言。但并不妨碍该州的其他方言用大舌音,例如中弗兰肯方言。

超出德国之外的,则以瑞士东部和奥地利用大舌音为多见。
大家讨论热烈的希特勒口音,就是奥地利口音的一种。

当然奥地利口音不代表一定要用大舌音。例如其他方面有明显南德特色的发音(t音趋于不送气,双元音扁化等等),可以搭配一个小舌音。但这种口音给人的感觉仍然是十分地道的南德发音,在奥地利也常见。

大舌音与东西德的分布并无关系。有人误以为东德受俄语影响喜用大舌音,这是没有依据的。

3. 舞台发音,尤其是声乐艺术舞台,趋向于使用大舌音。这是取发音响亮故。

甚至在德语习惯不念出来的r 声乐演唱也要读出。 例如 Uhr 要读成 u:r 而不是常见的 ua)
这种习惯也偶见于瑞士德语和奥地利德语。例如大家讨论热烈的希特勒口音。

但一旦下台,该演员可能恢复用小舌发音。这方面的例子非常多,随便举一个,是德国男中音歌唱家Fischer-Diskau 他私下谈话是用小舌的,但演唱时用大舌音。

4. 德国人一旦选定一种读音,则形成习惯,终身不改。甚至有相当多的人,只会一种发音,无法转读另一种。
尤其是惯发小舌音的人,如果不经特别训练(例如要学声乐,或要学习西班牙语等),会和很多中国人一样发不出大舌音。
反过来也差不多。

5. 德国人自己对这个区分十分淡漠。甚至如果不特别加以提醒,很多德国人都不记得刚和他谈话的人是用的大舌音还是小舌音了。因为这两个音对德国人而言,确确实实是一个音位,毫无任何区别意义的作用。

6. 外国人选取大舌音和小舌音与本族语有密切关联。大部分俄语 波兰语 意大利语等母语者的德语都自然选用了大舌音。尤其是这些语种的使用者喜欢将德语不发的R音仍旧读出(参考上面第三点)。这样的读音是德语所认可的,但实际上很少遇到,因为在母语里这样读,显得有点造作。

而法语 丹麦语等的母语者,自然选用小舌音。

巴西母语者较为奇特。因为巴西葡萄牙语的特点是R在词首要都城H音,比如Rio实际读音为Hio 他们也将这个特点带到了德语。比如Warum会被读成Wahum
但巴西葡语又明确有大舌音的存在。因此如果他们意识到这问题,又能纠正为warum 而一旦没有意识到,则会读成wahum.

韩日母语者一般会倾向大舌音。但韩日两语的大舌音十分轻微,而且与L是同一个音位。这导致他们经常将R和L完全混同。

中文母语者的情况大家都清楚,也就不再分析了。


以上信手写来,抛砖引玉。算是以此向大家打个招呼吧。
Nyuggu
黄金十字骑士
黄金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沙发#
发布于:2009-11-30 14:37
哪有这么多可说的,感觉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了,现代德语就是小舌H音,这是人所共知的事实。
板凳#
发布于:2009-12-01 00:50
显然不是。
地板#
发布于:2009-12-01 00:51
本帖最后由 rogerius 于 2009-12-1 01:52 编辑

小舌音和H不是一个音,地球人都知道。



可能你是故意这样说的,为了简化问题。
但何必非要用这种不严谨的方式表达出来?也容易误导他人。

另外德语并不是纯小舌音的天下,这我说得很清楚了。至少和地域有关,也可能和其他因素有关。


(你该不会是在韩国的Yuggu吧

在这里又见面了)
4#
发布于:2010-03-03 10:55
大家好,新人报道。
看到这里很热闹地在谈论R音的问题,不揣冒昧,抛砖引玉胡说几句。这里专家一定很多,向 ...
rogerius 发表于 2009-11-30 00:51


楼主写得非常到位!赞同一个!
5#
发布于:2010-03-04 09:10
总结性发言:
漢語的r(日聲母),先拋開普通話的發音,全國各地方言土語有多少人與普通話一樣?東北人[j]吳人[z][n]廣東話[j]。標准是制定出來的,不是天生的。天生的不是標準那什麽是標准的。
再說說和漢語r無關的德語r。本來高低德語就被視為普通話,而普通話地區是發大r,低地德語被視為方言。央視普通話和上海普通話就是不同,都通過了國家鑒定,可上海普通話絕不帶兒話音。大小r根本沒有什麽優劣之分,希特拉不是滿嘴大舌音?其實大小搭配才能抑揚頓挫。不要再討論了。
ismarlia
白银十字骑士
白银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6#
发布于:2010-03-10 23:05
本帖最后由 ismarlia 于 2010-3-10 23:07 编辑

顶楼主,小舌音和H不是一个音,地球人都知道。况且介绍一下语言的发展状况,无可厚非。
另外我发大舌音的时候也采用L的音位,那么请问正确的音位是?
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事,只有完美的动机。。。
7#
发布于:2010-03-13 18:51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8#
发布于:2010-04-12 14:41
小舌音其实在某些德语方言里,已经演化为h。
oranj
青铜十字骑士
青铜十字骑士
9#
发布于:2010-04-19 17:09
R音的发音方法
10#
发布于:2010-08-17 20:06
惭愧,我学了那么多年德语到现在也不知道大小舌音到底是什么
就模仿了德国人的R发音,现在在学法语,觉得法语R和德语很接近
所以很多法语单词对我而言很容易发,但每次说这种单词花的嘴力
比其他单词要多
另外德语里Rufen这个单词特殊,R发H,以此类推。
Dialekte sind mächtiger als Mandarin! Bleiben Sie sprachlich bodenständig!
11#
发布于:2017-01-17 00:25
丹麦语是小舌??!太感谢楼主了,不会发大舌的我正准备学丹麦语,这无疑是一支强心针啊,哈哈!!
ask
ask
白银十字骑士
白银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12#
发布于:2017-01-17 01:08
>>同样属于这一模式的还有荷兰语(比利时弗莱忙语仍坚持大舌音,荷兰北部尤其是城市区域趋向小舌音)
-------
不是趋向小舌,而是直接趋向类似英语尤其美英和爱尔兰盖耳语里的r。瑞典大城市也有这个趋势,舌尖颤音几乎不用,但斯堪尼亚类丹麦,用小舌,斯堪尼亚和伯恩霍尔姆岛一样,本来都是丹麦语东部方言的自然延伸,而不属于瑞典语,只是现代才因政治原因归入瑞典语。一大半使用大舌音的罗曼语里也不是只有大舌和小舌,大部分情况下弱音节里是单击闪音而非颤音,除了西等碰到rr二叠时

>>丹麦语是小舌??!太感谢楼主了,不会发大舌的我正准备学丹麦语,这无疑是一支强心针啊,哈哈!!
--------
不会发对交流也没什么影响
ask
ask
白银十字骑士
白银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13#
发布于:2017-01-17 09:12
挪威语(卑尔根一带转用小舌音,其余大城市摇摆,村舍较多大舌音)
------
我没听过挪威人用大舌颤音,斯堪的纳维亚大部分是舌尖颤音,挪威语在词尾多舌尖单击颤音,大舌颤音基本没有,小舌颤音在东南岸一些受丹麦影响较深的地区,可能克里斯蒂安松讷也如此,但总体是少数。以后我可以转贴一下以前剑桥大学语言学论丛里关于uvular trills的分布地图,看一下就知道了
ask
ask
白银十字骑士
白银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14#
发布于:2017-01-17 09:22
Qasoqaanga:总结性发言:
漢語的r(日聲母),先拋開普通話的發音,全國各地方言土語有多少人與普通話一樣?東北人吳人廣東話。標准是制定出來的,不是天生的。天生的不是標準那什麽是標准的。
再說說和漢語r無關的德語r。本來高低德語就被視為普通話,而普通話...
回到原帖
漢語的r(日聲母),先拋開普通話的發音,全國各地方言土語有多少人與普通話一樣?東北人[j]吳人[z][n]廣東話[j]。
------
东北日母读音多样并非只有/j/,只有那些受胶东移民影响较大的地区等才如此(大部分胶辽官话如此),东北境内也不止东北官话和胶辽官话,辽西还有一部属北京官话(朝峰片?),那里的日母就不读影母,可另详见:

http://www.xsjs-cifs.com/article/2012/1008-3650-37-1-38.html

1.3 北京官话朝峰片辽宁省处于北京官话朝峰片的地区有:朝阳市、朝阳县、建平、凌源、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县。
声母方面:(1)分[ts- tᶊ-], 古日母字(止摄开口除外)今读[ʐ ]声母。(2)有声母[v][4]。(3)有声母[n][ɳ ]零声母开口呼字少。(4)塞音、塞擦音声母送气与否的情况, 跟北京话不一致。

至于你说的“吴”人我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说吴语的地区的人?说吴语的地区并非全住着“吴人”(或者越人),古时很多样的人口,浙南有姑蔑国,有东瓯国,吴和越本身出土的青铜器中还有大量的徐器以及与防风-汪芒交流的产物,现代吴语区都是汉人,并不存在什么“吴”人,日母文读邪的也只限于太湖片大部,浙南很多不一致

而“广东话”是个不存在的概念,广东境内方言太多了,除粤语(广府片四邑片等)和闽语南支潮汕片以及客家话外还有西南官话,讲标话,湘南土语等,你对广东的方言复杂性看来缺乏认识
[ask于2017-01-17 09:40编辑了帖子]
ask
ask
白银十字骑士
白银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15#
发布于:2017-01-17 11:12
使君子:小舌音其实在某些德语方言里,已经演化为h。回到原帖
你就是广西贴吧那个“广府佬”/“Vietschlinger”吧,你从哪儿听到的?我也了解了解。应该是有,但/ʀ/与/x/在本质上是属于不同发音部位的音,而/h/更是属于喉头近音(glottal approximant,原称无擦通音)范畴,跟/ʀ/、/x/在声学上没任何交集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