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15831回复:42

[语言交流]吴语-被汉化的阿尔泰语?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09-09-30 14:47
阿尔泰语系:世界九大语系之一,分佈在西起土耳其,东到日本;南起中国,北抵俄罗斯的广大区域。主要语言有土耳其语、维吾尔语、蒙古语、鄂伦春语、朝鲜语、满语、日语等。  

汉藏语系:世界九大语系之一,一般归為四个语族,即汉语语族、侗泰语族、苗瑶语族和藏缅语族共计约250种语言,按使用人数匡算,是仅次於印欧语系的第二大语系。在语言学界,普遍认為汉藏语系内部研究还不够彻底。  

苏州人在“讲外语”,根本听不懂  

如果有人告诉你,吴语不属於汉语,你会相信麼?相信大多数人都会说:怎麼可能!不过刚到苏州的外地人在听到苏州人对话时常常会惊讶:苏州人说话的语速语调怎麼有点像在说外语,根本听不懂!2000年初,周晨在几经论证,推断“吴语属阿尔泰语系而非属汉语”时,他自己也几乎都不敢相信这一论点,但平时积淀的一点一滴的证据告诉他:吴语并不是出自汉藏语系中的汉语一脉,它同维吾尔语、蒙古语、满语乃至日语、韩语等同出自阿尔泰语系一脉。  

周晨,苏州人,苏州大学外国语学院日语系一名普通大学生。说其普通,其实他也有与其他人不同之处:精通英语、日语,选修过韩语,自学过维吾尔语,现在对阿尔泰语系的语言都有所涉猎,是一个对语言极端痴迷的语言学爱好者。周晨对记者说:他提出“吴方言不属於汉语”观点并不是想哗眾取宠,而是自己四年研究得出的看法和结论。而这一结论一旦成立,将颠覆目前语言学界公认的“吴方言属於汉语一个分支”的传统论点。  

周晨的部分语言学研究资料  

一个普通大学生的发现和求证歷程  

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在校生竟要颠覆一个语言学界几乎公认的理论,咋听起来似乎天方夜潭般有趣,耐人寻味。这话还得从头说起。刚上初中那会儿,周晨对英语產生了浓厚的兴趣,学而优研,周晨不再满足课堂内所学的外语知识,买外语学习资料书来看成了周晨中学时期的爱好,高中时期一个偶然的机会,周晨在看一本介绍《字母史》的书籍后买来了一本《世界文字发展史》。也许是因為文字与语言方方面面的特殊关系,周晨在对文字方面的学习中逐渐萌生了学习研究语言学的东西。  

周晨考入大学后,对语言方面的爱好更是一发不可收拾,大学图书馆的馆藏丰富的语言类书籍让他如鱼得水,语言学文献成為他频频光顾的物件。而在这期间,一本《鄂温克语简志》更是让他眼前一亮,同时书的内容触及了他在语言方面敏感。《鄂温克语简志》中介绍了一些鄂温克语言的发音和意义,周晨竟然发现书中有几个辞汇的发音和意义与吴方言中几个辞汇的发音和意义几乎相同。比如在表示”现在”的意思的时候,发音都為”艾些”。而在表示“全部”意思的时候,苏州话中的 “夯波浪当”竟然和蒙古语中的发音几乎可以说一模一样,而更甚者,在翻阅《华夏探秘》时候看到书中提到古突厥还有姑苏部落这一说。这些发现让周晨异常兴奋。為了进一步求证,周晨重新将自己一些瀏?#91;过的语言简志进行了研究,而这一略显简单的研究过程也让周晨吃惊不小:在几本语言简志中他竟然发现了有 20多个与吴方言中有接近发音和类似意义的基本词汇(基本词汇:与人类日常生活关系紧密的原始辞汇,通常不超过100个,例如:人,湖,山等等)。周晨在进一步的整理中发现,与吴方言有相同之处的几本语言简志所介绍的语言竟然都统属一个语系─阿尔泰语系。而这一切发现都还只是在周晨没有系统学习过阿尔泰语系语言的基础上的发现。周晨大胆的推测:吴语属於阿尔泰语系,而不属於汉语。為了进一步论证这种猜测,周晨在大学里修完《公共关系学》学士学位后马上转而攻读日语专业。他说:日/韩语的系属问题一直是语言学界的难题,大多数人支援日语韩语归属為阿尔泰语系这一个学说,但又缺乏强有力的词源上的证据,而吴语或许正是日/韩语和阿尔泰语系的链结点。将专业转成日语后,更利於周晨研究。  

2000年年初,周晨开始系统的学习阿尔泰语系的各种语言,工夫不负有心人,在周晨的努力下,吴方言中跟阿尔泰语系诸语言(包括日/韩语)相对应的基本词汇已经逐渐被发现,目前能够确认对应的基本词汇数量已经达到约五六十个。随著学习的进一步深入,周晨认為辞汇的数量还会增加,他对阿尔泰语系吴方言之间的关系更加确信,因為他发现吴语和阿尔泰语系语言的关系是多方位的:包括语法、基本词汇、语音方面都有类似的关系,他举例说:苏州话中表达“热”的意义,可以叫“奥造”,而在日语中表达“热”竟然也有相似的读音。苏州观前街东有条道路叫“临顿路”,在苏州方言中,”临顿路”三个字读作”leng deng lu”(音)这种读法发音符合阿尔泰语系语言中”母音和谐”的特点,而这一特点是阿尔泰语系语言所特有的。  

传统方言调查方法抹杀吴语真实面貌?  

在传统的语言分类上,吴方言被分在汉藏语系的汉语这一分支内。周晨认為:之所以有人在语言学上将吴语的归為汉藏语系中的汉语一类,是因為现在的传统方言调查方法存在误区,抹杀了吴方言的真实面貌。其二,吴语在长时间受汉语官话的影响下,”纯度”已经受到影响,很多吴方言原有辞汇,在官话的长期影响下,已经流失不再使用,如今“吴方言”的很多辞汇都已成為官话和以前“吴方言”杂合体。其三,“吴语是汉语方言的观点”是先入之见,很多语言学家甚至不屑研究“是不是”的问题。  

他认為,方言应该是在方言使用者最自然的条件下所使用的语言。而现在一些方言调查机构採用“方言调查字表”、“方言调查句表”等形式调查询问方言使用者,其实已经从方法上抹杀了方言的本来面貌。面对记者的疑惑,周晨举了个例子:假如你拿著一张已经写著“快”字“方言调查字表”询问苏州方言使用者这个字怎麼读,苏州方言使用者很容易因為文字主观和汉语官话音的影响把这个字读作”kuo”(音),而在自然状态下,其实“快”在苏州方言中更為原始更為纯净的一种读法為:”骇赛”(音)。这种原始的吴语发音在苏州普通生活对话中仍然能够被常常听到。而有些吴语的基本词汇,已经不常听到,但偶尔可以见识其遗风。例如在描述“死”的意思的时候,吴语中有一种被戏謔化的读法叫“榻浪”,这个意思的读法在蒙古语、维吾尔语等阿尔泰语系语言中竟然普遍存在。不过由於汉语官话代替,“榻浪”已经逐渐不使用。评弹一直以来都被认為是纯正的”吴语”,声糯腔润,几乎没有人怀疑“评弹”的吴语的宗脉地位。但是周晨现在却认為,“评弹”中的苏白说表虽表现了更古老的吴语(尤其在语音方面),但评弹中大多数的“弹词开篇”更该叫“吴韵”评弹,它并非严格意义的“吴语”评弹。他说, 90%的评弹唱词都使用的是官话(普通话)句式和辞汇,只是在读音上用了吴语的一些音韵。“评弹”唱词语法上与日常生活吴语有较大差距。听过评弹的人也许还记得,在评弹唱词中唱第三人称“他”都是唱“ta”(音),音韵虽然很糯,显得很苏州味,但是仔细一分析不难发现,其实生活中自然的苏州话对话说“他” 时是绝对不会读出”ta”(音)的,生活中多数為“恩纳”(音)。而“评弹”中这个”ta” (音),明显是受到汉语官话 (普通话)的影响。
同苏州话一样,属吴语一脉的杭州话、上海话等也面临著和苏州话一样的汉语官话衝击影响。南宋时期,杭州成為当时都城,大量的北方话逐渐侵入到杭州话中,所以如今的杭州话中往往带有大量的北方“儿”化音,例如杭州话称小孩子為“小丫儿”,甜豆腐浆叫“甜浆儿”等等。但是语言辞汇易变,语法难改,杭州话中“吴语”语法句式却几乎未变。 杭州话语法句式虽几乎未变,但试想拿著已经定型的句子去让方言使用者读出,能看出方言真正的表达方式麼?在周晨看来, “方言调查句表”更加掩盖了吴语真正面貌。他试举了一个上海话对话的例子:  

“你在哪里啊?”(自然表达的上海话:儂拉拉哈里答?)  

“我在火车上。”(自然表达的上海话:吾麼拉拉火车高头哇。)  

一旦使用“方言调查表”的形式调查,往往句子的读法就变味成了“吾拉拉火车浪”。将重要的吴语语法成分“麼”、“高头”、“哇”统统给弄丢了。可见“方言调查表”成了吴语原始面貌的杀手。  

“吴语”还活著!  

如今,说到方言,必然会说到语言保护的问题。著名学者、北京大学教授王岳川说,全世界每天都有几种语言在消失,每年都有几种文化死去,如果不加以保护,岂不是很可悲的事情?保护语言,同时也就保护了个体文化和村落文化,保护了文化的多样性。  

苏州话属於吴语的一种,承载了很多歷史文化的遗存,因此从歷史文化保护的角度来看,需要保护苏州话。事实上,近年来也有很多有识之士不断的在呼吁 “保护吴方言、保护吴文化”。一直以来,苏州市政府认识到保护吴语的重要性,採取了一系列的措施,在电视上开办《天天山海经》、《苏阿姨谈家常》等 “吴方言”栏目;在中小学中开设有关“吴方言”课程;派发“乡土教材”等等,他们為儘量保持好“吴方言”乃至“吴文化”的遗存作著不懈的努力。  

在“保护吴方言“的过程中,免不了有激烈的辩论。有人说:推广普通话是国家语委的既定“国策”,推普符合时代要求,保护吴方言则背道而驰,是人為地阻挠普通话的推广。但有的学者认為,保护吴语和推广普通话不矛盾,它们不是一种非此即彼的关系,会说普通话也可以会说吴语。另外一种观点则认為,在资讯交流频繁的今天,人能记住的东西是有限的。当使用普通话的频率逐渐增加的时候,吴语使用频率必然逐渐降低。日久天长,有朝一日,你是否还能熟练的说起久未谋面的吴语呢?  

现在很多人说吴语已经“不古”,说现在苏州话很多音都“不对了”,更有甚者说吴儂软语快要“死了”。日本中世纪有位叫吉田兼好的作家,当时也常常抱怨那个时代的日语“不古”,但是现在的日本人却把当时的日语奉為了“经典文语”。语言变化上,一直有一个“十年语音、百年辞汇、千年语法、几千年基本词汇”的说法。可见,语言的变化常有。吴语的这种“语音”变化是必然的趋势,这也许正是吴语有活力的一种表现吧。周晨说,吴语在变化,恰恰代表了“吴语”还活著。  

怎样才能保护好“吴儂软语”、怎样处理好“保护吴语”和“推广普通话”之间的关系、怎样看待吴语的“不古”,也许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吴方言研究搭乘“网路快车”  

虽说周晨推论有了阶段性的成果,吴语词汇和阿尔泰语系的辞汇对应已经从归纳整理阶段到了词例演?#91;阶段,但是在具体论证的过程中依然免不了受客观条件的制约。吴语在汉语官话的影响下,纯净程度大不如以前,而周晨通过“大浪淘沙”的方式在平常生活积累吴语的原始纯净辞汇,进展缓慢。面对这样一个困境,周晨想到了尝试网路。目前周晨担任著名城苏州网的吴论坛 (www.woobbs.com)上一个有关吴方言讨论版的版主,在讨论版内,已经形成了一种良好的氛围,只要是对吴方言感兴趣的网友都会自发的去尝试寻找汉语官话衝击下那些残存的吴语词汇发到吴方言版面上讨论研究。周晨目前正在通过网路收集整理这些原始的文献资料,作為下一步研究的素材。周晨说:目前搜集到的所有论据已经有力的证明了自己提出的“吴语源于阿尔泰语系不源於汉语”这一论点,因為吴语的基本词汇和语法这些标誌一种语言本质的要素依然没有变化。但要完整的证明并建立一个理论,还需要很多歷史、人文方面去佐证,所以他将继续进行论据的搜索,并在适当的时候将相关论文发表出来。

最新喜欢:

HongMoonChoHongMo...
沙发#
发布于:2009-10-01 16:36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板凳#
发布于:2009-10-02 21:35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地板#
发布于:2009-10-03 09:28
从语法的角度上说,藏语和阿尔泰语更为相似,可是藏语的归属当没有疑问吧,简单的日常表达中,就算是官话也经常谓语后置吧。
另外元音和谐律是不是在语速加快的过程中自然产生的现象,吴语的语速本来就很快。
ivrit
黄金十字骑士
黄金十字骑士
  • 声同版主
  • 声同贵宾
4#
发布于:2009-10-10 10:43
4# reder12


這篇文章其實我也不好說,因為,雖然我自己是吳語區人,也會說不少吳語方言,但是,阿爾泰語不是我的專長,雖然自己對日語還算是有些認識,但吳語和日語基本上都是借來借去的關系了,“根”還無從談起。
站在我自己的角度,以我對閩語以及其他南方漢語的認識,認為至少吳語還是和其他漢語乃至其他漢藏語系的語言(特別是壯侗語族)具有很多共同的發生關系。有一些發現就大聲驚呼,是不是稍嫌急躁呢?學術還是不能操之過急的。
當然,可以肯定的是,吳人的祖先越人和現在壯侗語族人的祖先相同,至少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至于和阿爾泰語的類似之處,除卻巧合,不是漢語官話里還有很多滿蒙詞匯嗎?試想一下英語里,有多少基本詞匯不是拉丁、希臘語詞啊,閃米特語詞也不在少數。
歡迎來希伯來語、藏語和德語板塊,希望能為有心人提供幫助,更希望一同成長。歡迎訪問我的語言文化空間http://blog.sina.com.cn/ankylotherium
5#
发布于:2009-10-11 13:19
本帖最后由 watson1981 于 2009-10-11 13:22 编辑

《鄂温克语简志》中介绍了一些鄂温克语言的发音和意义,周晨竟然发现书中有几个辞汇的发音和意义与吴方言中几个辞汇的发音和意义几乎相同。


呵呵,非常典型的错误,文章的作者显然缺少基本的语言学知识,明明可以用“几个词语”,偏要用“几个辞汇”(还把“词”改成“辞”)


词汇的概念:
词汇,又称语汇,是一种语言里所有的(或特定范围的)词和固定短语的总和。例如汉语词汇、英语词汇或一般词汇、基本词汇、文言词汇、方言词汇等;还可以指某一个人或某一作品所用的词和固定短语的总和,如“老舍的词汇”、“《鲁迅全集》的词汇”等等。词汇是词的集合体,词汇和词的关系是集体与个体的关系,好比树林和树的关系。


很早就看到过这篇文章。挺欣赏主人公的爱好和勇气,可惜年轻人过于冒进,自己知识的根基还未牢固,就急于推翻这个打倒那个。是不是太浮躁了?

还是认认真真地把东西学好再说吧。就这位主人公而言,应该先好好学学历史语言学、语言的接触和融合等知识。
那时,天下人的口音,言语,都是一样……他们说,来吧,我们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通天,为要传扬我们的名,免得我们分散在全地上。
6#
发布于:2009-10-11 16:41
语法呢?
7#
发布于:2009-10-12 13:39
原文作者缺乏基本的历史语言学常识,建议好好补课。民科可不能降低对自己的专业要求啊。
8#
发布于:2009-11-04 15:58
周晨推论?是不是一个专有名词啊?
本来想说这人不学无术、井底之蛙,现在还想加多个:厚颜无耻。
举的这叫什么例子!几个词、几个发音。要这么说,中国境外1千公里以内都得成了一家。
蒙古南下后,北人(包括其它北方民族)贵族们最喜欢的地方就是江南苏杭,如果语言里面没有点痕迹还真见鬼了。
9#
发布于:2010-01-06 11:38
放眼大学校园,有几个学生如周晨呢。。。佩服,偶没有调查,偶没有发言权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10#
发布于:2010-01-06 11:53
小弟倒是佩服周晨,敢于挑战权威的人都是可敬的。
11#
发布于:2010-01-22 12:59
缺乏常识的言论。
maggiore
白银十字骑士
白银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12#
发布于:2010-01-22 23:49
本帖最后由 maggiore 于 2010-11-9 14:07 编辑

纯属炒作,相关知识匮乏,逻辑混乱。
想出名什么招都用了
13#
发布于:2011-03-17 18:15
个人觉得这观点有些哗众取宠了
14#
发布于:2011-03-18 08:04
聽這個標題就不要看了。想看一看的,也是人類好奇心所致。
15#
发布于:2011-04-04 16:27
1、主贴内容感觉挺像炒作。2、所引用的周晨大大的言语,如果不是故意断章取义,那么周晨大大或许还没到适合做称之为研究、论证的程度。
ئادەم دېگەن خام سۈت ئەمگەن نېمە، شۇڭا ئىت ئۈرەر كارۋان يۈرەر
16#
发布于:2011-04-04 16:42
有些研究,需要尽可能穷尽各种可能,并用正确严密充分的逻辑论证去肯定或者否定这些可能,而且往往在这样的过程中会出现对原观点的修改、调整,甚至可能会将原论点完全否定。然而,从贴出的内容来看,让我不由不想起这样一种做法:我认为你是有罪的,所以我穷尽一切可能去寻找一切能支持说明我认为你有罪的东西。这样还罢了,坏就坏在,我还积极努力说服他们相信你是有罪的从而能够心甘情愿积极主动意气奋发地替我帮我找到和提供证明你的确有罪的一切东西。什么叫浮躁和浅薄呢,我自己也开始有点晕头转向了
ئادەم دېگەن خام سۈت ئەمگەن نېمە، شۇڭا ئىت ئۈرەر كارۋان يۈرەر
17#
发布于:2011-04-04 17:06
在顶楼帖子的引导下,我倒是能看出周晨大大这个研究行为本身就存在逻辑缺陷:要证明A不是B,为什么只研究A和C,却偏偏不研究B的全部特征(汉语相关的一切东西)呢?那,他靠什么比较出A不是B呢?
ئادەم دېگەن خام سۈت ئەمگەن نېمە، شۇڭا ئىت ئۈرەر كارۋان يۈرەر
18#
发布于:2011-04-04 17:25
我不知道,如果因为有人长得像我,我们就下断言说这个像我的人肯定不像他的亲生父母,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周晨大大身上他是不是会认同这样的判断和推理。所以,我有一个怀疑,那就是写这篇帖子的人可能是在故意用缺乏逻辑的方式毁损周大大,想让我们觉得周大大不是脑残就是想有个挑战权威的光辉形象想疯了以至于什么都不顾要乱想乱动乱说才觉得有可能会成功了。
ئادەم دېگەن خام سۈت ئەمگەن نېمە، شۇڭا ئىت ئۈرەر كارۋان يۈرەر
19#
发布于:2011-06-27 16:26
吴语还是无语?哎 [s:87]
奋斗!奋斗!奋斗!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