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707回复:0

诗镜--སྙན་ངག་མེ་ལོང་།(转)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02-09 09:21
《诗镜》是藏族文学史上影响深远并且可以说是藏族古代历史中惟一的经典文艺理论著作,是藏文《大藏经·丹珠尔》中“声明”部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最早是一部古印度的梵语作品,经过数代藏族学者的翻译和重新创作,最终成为藏民族自己的重要美学理论著作。
    13世纪初,藏族学者贡嘎坚赞首先把古印度学者檀丁的《诗镜》以译述的方式介绍到西藏社会中来,将《诗镜》的大概内容纳入他撰写的《学者入门》一书,并在他所著的《萨迦格言》中加以初步运用。从藏历第五饶迥火牛年(1277年)开始,藏族译师雄敦·多吉坚赞和印度学者拉卡弥迦罗在萨迦寺将《诗镜》全部译成藏文。多吉坚赞又将《诗镜》传授给自己的弟弟、著名译师洛卓丹巴。洛卓丹巴在讲学的过程中也将此书的内容进行传授。其后的藏族学者布顿·仁钦珠在首次编订藏文大藏经《丹珠尔》时,将用藏文字母转写的《诗镜》原文和藏译文都收录。藏族学者对《诗镜》学习、阐释和再创作的历程由此开始。
    《诗镜》在藏族文学范畴中,不仅是一门学问,更是藏族文学创作的指南。藏族学者对《诗镜》的再写作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将原文一首不漏地加以注释,还增补注释者本人创作或者选择其他名家的诗例,有的还加入了本人的新见解。这种写法是大部分学者所采用的方法。结果是几百年来逐渐将《诗镜》民族化,形成藏族自己的诗学体系;另一种是作者完全不按《诗镜》的文字和诗例,而集中其理论阐述的部分,用自己的语言,以歌诀的形式进行再创作。这种方式完全将《诗镜》的原型抛开,吸取其理论的精华进行创作,这样将诗例简单化,将《诗镜》完全藏化,理解记忆都降低了难度,有利于《诗镜》的传播。
    比如,在修辞方面,藏族学者根据本民族语言的特点和文学创作的需要,重新解释其中一些涉及到诗歌的基本概念。如“同类”解释为:用多首诗来表达一个共同的意思,各首诗互相照应,最后用一个相同的谓语(动词);“库藏”解释为:用许多诗句联合表述许多事物或意思,不受四句为一首诗的模式的限制,各首诗的谓语也不相同;“集聚”解释为:许多首诗集聚在一起,共同表达一个意思,诗句的谓语都不受限制。这些解释使《诗镜》的内容更为完整和充足,并且完全符合藏族语言和文学自己的特征。
    《妙音欢歌》中有一首藏族学者重写的诗例:“草原披上了碧玉般的飘带,/晶莹的泉水在翻腾跳跃,/响起了隐隐约约的雷声,/年轻的孔雀跳起了舞蹈。”这首诗不管是意象还是构词都完全是带有藏族特色的诗歌了。历来对《诗镜》的注解有康珠·丹增却吉尼玛的《诗疏妙音语海》以及五世嘉瓦喇嘛的《诗镜释难·妙音欢歌》和第巴桑结嘉措为《妙音欢歌》、久米庞·囊杰嘉措的《诗疏妙音喜海》和崩热巴·才旺便巴的《诗注甘蔗树》等等诗注,作为藏族美学名著《诗镜》共有656首诗,绝大多数为七字句,共占623首,其余的诗中六字句1首,九字句12首,十一字句18首,十三字句1首,十五字句1首。全诗共分三章:第一章有105首,主要论述著作的重要意义、懂诗学的必要性、诗的形体、语言分类和诗的和谐、显豁、同一、典雅、柔和、易于理解、高尚、壮丽、美好、比拟等“十德”;第二章有364首,分别讲了35种修辞方面的意义修饰以及它们的205个小类;第三章有187首,分为三部分,也就是字音修饰(包括叠字、回文和同韵等难作体)、16种隐语修饰和诗的“十病”。
    在介绍每一个概念时,都包括定义、定义解释和诗例。《诗镜》把诗体分为诗、散文和散韵和体,但论述以诗为主。藏族学者在长期的研究中,把这部著作概括为诗的形体、修饰和克服诗病等三个基本内容。因此长久以来,《诗镜》主要以讲授诗歌写作方法的修辞学著作而闻名。
    到了现代,藏族学者仍然对《诗镜》进行着诗学修辞方面的研究工作。如才旦夏茸大师的《诗学通论》;毛儿盖·桑木旦大师撰写的《诗学明晰》;赛仓仁波切的《诗学修辞明鉴》;多吉杰博的《诗论明灯》;东嘎·罗桑赤列的《诗学明鉴》;扎西旺堆的《藏文诗词写作》;丹巴嘉措的《诗学修词明钥》;赵康教授的论文《诗镜及其在藏族诗学中的影响》、《诗镜与西藏诗学研究》、《论五世嘉瓦喇嘛的诗学著作〈诗镜释难·妙音欢歌〉》、《康朱旦增却吉尼玛及其诗学著作〈妙音语之游戏海〉》、《嘉木样协贝多吉的诗学著作〈妙音语教十万太阳之光华〉简析》、《关于藏族诗学中“生命”之说的倡导者的探讨》、《对诗镜关于作品内容与形式的论述做出原则性发展的不是米滂》、《八种〈诗镜〉藏文译本考略》;格桑顿珠教授的论文《论〈诗镜〉中的诗学理论怎样发展成为藏族的诗论》等。
    从上述各代各种研究著作题目可以看到,历代对于《诗镜》的研究主要都是将《诗镜》视为重要的修辞学著作来看的,对《诗镜》的研究也都是集中在该书指导诗歌创作和古代诗歌鉴赏的部分。能够对通过对《诗镜》美学思想的分析,可以看到藏族文化中普遍的审美思想特征,也能用这些结论来帮助我们看清藏族文化独特的文学个性和吐纳大方的胸怀,充满神奇与多质性的艺术魅力,以及在现代这个多元化国际化信息化的世界中,藏族文化和中华文化的民族性和世界性。
    《诗镜》传入青藏高原后,引起了藏族宗教文化界的极大重视,经过较长时期的流传和融合,逐渐被消化和吸收,按照藏族的语言特点和写作实际进行了改造、补充和创新,从而使《诗镜》成为藏族自己的文学和修辞方面的理论著作,受到历代藏族学者的公认和尊崇。应该说,这在藏族文学发展史上是一个重大的突破。因为它使藏族的文学创作实践有了理论指导,从对美的自然反映走向对美的有意识的描叙,从写作技巧和手法的自发形成走向作者的主观追求。客观地说,这种理论对于整个藏族文学艺术都有不同程度的影响,对于藏族文学而言,各种体裁都受到了它的影响,在藏族的很大一部分文人中兴起了一股新的文学思潮和文风,出现了大批诗歌作品,它们的艺术风格独树一帜,与当时藏族文学领域流行的“道歌体”和“格言体”诗歌鼎足而立,形成一种新的“年阿(Snyan-ngag)体”流派,风靡文坛而历数百年不衰。“年阿体”诗歌讲究修辞,喜用词藻,注意形式。比如五世嘉瓦喇嘛阿旺罗桑嘉措所著《诗镜释难·妙音欢歌》中,在解释“自解”一类诗时,写了诗例:“身在洁白水生之蕊心,/梵天女儿妩媚夺人魂,/弹奏多弦吉祥曲悠扬,/向您致敬如意心头春。”第一句中的“水生”是“荷花”的异名(传统译为藻饰词),第二句中的“梵天女儿”即“妙音天女”;第三句中的“多弦”是“琵琶”。这是一首赞美妙音天女的诗,每句都是9个音节,4句表达一个完整的内容。
    宗喀巴大师在所著《诗文搜集》中有一首“年阿体”的《萨班赞》:“到达知识大海之彼岸,/为经论宝洲地之总管,/美誉远扬传入众人耳,/萨班大师,受稀有颂赞。//睿智明察诸事物本性,/慈祥赐予格言宴众生,/佳行专修佛祖所喜业,/讳称尊名我向你致敬。//你的智慧纯无垢,/学识无边极渊厚,/如同光辉烁神路,/透照我迷惘心灵,/袒露无遗我惊奇。//极广佛智似文殊菩萨,/极白雪山之域众生的,/极美项珠辉照普天下,/极力消除阴霾,萨迦巴。//举世无双的佛王护法。/遍知一切的文殊菩萨,/精通五明的火班智达,/雪域唯一祜主,萨迦巴。//不分昼夜向你顶礼拜,/你的“相好”世代放异彩,/愿睹尊身常转圣法轮,/愿闻教语不断入耳来。”此诗在藏语中共6个诗段,除第三个诗段是5句,每句7音节外,其余各段都是4句,每句9音节。诗中的“知识大海”、“经论宝洲”、“格言美宴”等,是运用了《诗镜》中所说的“省略形象修饰”手法,即把“知识”形象化为“大海”;“经论”形象化为“宝洲”;“格言”形象化为“美宴”。在它们之间各省略掉一个属格“的”字。诗的第4个诗段的4句,运用了句首一字重叠式,重叠了一个“极”字。诗中赞颂了萨迦巴(即萨班·贡嘎坚赞)的渊博学识,超凡的才智,并特别歌颂了他对大小五明的贯通和提倡,赞美了他撰写格言诗的功德。由此披露出作者对先哲的崇敬之情、仰慕之意,同时也显示了作者高洁的德行和坚贞的信念。
    此外,在藏族文学史上占据重要地位的许多作品,从《萨迦格言》开始,包括五世嘉瓦喇嘛散韵结合的历史文学名著《西藏王臣史》,才仁旺杰撰写的长篇小说《旋努达美》(又译为《青年达美的故事》)和传记文学名著《颇罗鼐传》、《噶伦传》等,都是“年阿体”文学作品的代表。还有藏宁·海如嘎(即桑吉坚赞)编著的《米拉日巴传及道歌》,宗喀巴大师所著的《常啼菩萨的故事——如意宝树》、《京俄扎巴绛曲的故事——福力的须弥山》,象雄巴却旺扎巴写的《罗摩衍那的故事》,仁蚌巴阿旺济扎所写的《萨迦班智达传——贤动善道》等,也都是在《诗镜》出现以后创作的,其创作也符合《诗镜》所倡导的写作原则。

最新喜欢:

Calypso723Calyps...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