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263回复:6

[语言交流]形动词的用法?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9-11-05 11:37
北大出版社的《现代蒙古语教程》里说“蒙古语的形动词和与时动词一样,也能表示将来、现在、过去时。形动词有形容词的特点,还能像名词一样变格。”
意思就是蒙古语里的形动词可以充当 谓语动词+形容词+名词 ?如此万能?
最关键的是既然形动词也有时态变化,那一个句子里什么时候用形动词来充当谓语?什么时候用正常动词来充当谓语?
沙发#
发布于:2019-11-05 18:28
换个说法,现在分词过去分词听过没,你说的这些特性就是搁英语也是一样啊,只不过变格被简略了而已
板凳#
发布于:2019-11-05 18:35
拿我自己的话说,逻辑里可以是谓语成分,而语法层面则是形容词或名词成分,实际是语法形容词和名词长一样罢了,人家没说充当动词,你说的充当动词谓语是在逻辑层面,我感觉你有点分不清楚。
逻辑层面受制于现实情况,语法层面主要是受制于人为规定而避免歧义之类的情况。你最后的一个问题,形动词或者说动词分词语法上并不充当谓语,但意译按逻辑翻译成中文可能变成从句了才充当的谓语。

说实话,我感觉你混淆了好多东西,也许先从通用的语法入一下手,可能就会少很多问题了
地板#
发布于:2019-11-06 09:51
北大新版《现代蒙古语教程》对“形动词”的相关描述,显然过于简略了;从其所使用的专业术语来看,不仅承袭了国内传统蒙语研究的用语衣钵,似乎还受到了写在前苏联时期发行的俄文版蒙语教材里的说法之影响。


其实,要想厘清蒙语中的形动词的用法,不必纠结于北大新版教材里的抽象且很皮毛的描述,只要尝试抓住如下两大学习上的认知关键点即可:

其一,在蒙语动词的语法范畴中,所谓的“形动词”、“时动词”、“式动词”、“副动词”之类的说法,本质上都源于动词词根与相应的附加成分相互缀接而成,而这等附加成分在传统蒙语教学中又被称作“构形词缀”。这么说来,所谓“形动词”,其实就是由动词词根加上几个固定的构形词缀构成的。

其二,在传统蒙语教学中,用构形词缀与动词词根构成的形动词可以细分为六种,包括过去时形动词,现在将来时形动词,经常体形动词,持续体形动词,可能性形动词,主体形动词。

而且,在时制表达上,形动词可以表示过去、现在、将来的概念。例如,-сан/-сэн/-сон/-сөн表过去;-аа/-ээ/-оо/-өө表已开始仍持续,而-даг/-дэг/-дог/-дөг则表经常或频繁进行;-х表将来要进行。

私以为,充分理解并精准把握蒙语中的各种表意构形词缀,才是研习蒙语的捷径和窍门之所在。
[waga于2019-11-06 09:57编辑了帖子]
4#
发布于:2019-11-06 13:05
waga:北大新版《现代蒙古语教程》对“形动词”的相关描述,显然过于简略了;从其所使用的专业术语来看,不仅承袭了国内传统蒙语研究的用语衣钵,似乎还受到了写在前苏联时期发行的俄文版蒙语教材里的说法之影响。


其实,要想厘清蒙语中的形动词的用法,不必纠...
回到原帖
感谢两位@waga @candayana 的回答!
确实我最开始在基本概念上跑偏了,把它当印欧语那套去理解了,感谢两位的指正!
但我还有不懂的地方,请允许我用两个具体的句子来表达,

1. Би өглөө бүр зургаан цагт босдог.  我每天早上6点起床。(这里用的形动词现在时,表示动作经常进行。)
那这个句子是不是可以改成:
2. Би өглөө бүр зургаан цагт босно.(也就是我把这个形动词改成了时动词,也是表示经常性、习惯性的活动。)
我想问的是, 我改写的第二句是否正确?如果正确,那么这两个句子有没有区别?是书面语和口语的区别?还是这个“经常性”的一些细微的差别?还是?

另外,这两个将来时的区别是不是也是如此?
Би юу хийх вэ?
Өнөө орой юу хийнэ?
5#
发布于:2019-11-06 15:44
rgya:感谢两位@waga @candayana 的回答!
确实我最开始在基本概念上跑偏了,把它当印欧语那套去理解了,感谢两位的指正!
但我还有不懂的地方,请允许我用两个具体的句子来表达,

1. Би өглөө бүр зургаан цагт...
回到原帖
在蒙古语里,根据动词词根所附加的表意构形词缀之类属划分的不同,分别可以构成“时动词”和“形动词”,二者皆可在句子中充当谓语。

例如,如果要变成时动词的过去式,只需在动词词根上缀接构成时动词的构形词缀 -в,-жээ/-чээ,-лаа/-лээ/-лоо/-лөө,这样就可以了。在这些构形词缀中,-в用以构成已经过去时动词;而-жээ/-чээ用以构成永久过去时动词;至于 -лаа/-лээ/-лоо/-лөө,作为构形词缀则被用来构成刚刚过去时的时动词形式。

请注意:时动词的现在时和将来时使用一样的构形词缀,都是-на/-нэ/-но/-нө这一组构形词缀。如果要明确表示正在进行的意思,也可使用 -ж/-ч байна这个固定形式。

至于构成形动词的那一组构形词缀,我在前面的回复里已经写过了,此处不再重复。

接下来,结合你写出来的例句看一下,босдог这个词形中的 -дог,即是用于构成形动词的构形词缀之一,时制划分上属于现在时范畴,而且专门用来表示经常进行。所以,“өглөө бүр зургаан цагт ”这部分,整体上就是时间状语,也不妨比照印欧语里的时间状语从句来理解,而句尾使用босдог,则恰好可以呼应“өглөө бүр зургаан цагт ”所言表的逻辑语义。

如果把босдог改成босно,就等于把босох(起来,起床)这个原形动词的形动词现在时形式变成了时动词现在时形式。但是,比较一下二者的区别,босно旨在表示一般性的行为,抑或强调经常发生的动作;而босдог则用于说明带有惯性的,经常重复的,以及定时进行的行为或动作。


无论是你给出的第一个句子,还是改写的第二个句子,凡是懂蒙语的都知道你要说的意思,但从语用习惯和逻辑呼应角度来讲,你改写的“Би өглөө бүр зургаан цагт босно.”,该句会被蒙语母语者视为不太地道的表达。

至于你提到的“ хийх“和”хийнэ“的细微区别,只要搞清 -х与 -нэ之间的用法差异即可。

一言以蔽之,-х是用来构成形动词将来时的构形词缀,表示将要进行;而нэ则是构成时动词将来时的构形词缀之一,旨在言表随即就要展开,抑或肯定就会发生。
——————
特别补记:
通观国内出版的一些蒙语教材,里面所用的语法术语,以及对诸多构形词缀的分类与诠释,尤其不同于日本、韩国和土耳其出版的那些蒙语教科书里的说法。
[waga于2019-11-06 17:25编辑了帖子]
6#
发布于:2019-11-08 20:21
waga:在蒙古语里,根据动词词根所附加的表意构形词缀之类属划分的不同,分别可以构成“时动词”和“形动词”,二者皆可在句子中充当谓语。

例如,如果要变成时动词的过去式,只需在动词词根上缀接构成时动词的构形词缀 -в,-жээ/-чээ,-лаа/-...
回到原帖
感谢您的详细解释!大的问题解决了,后面再多接触看点例句可能会有更深的体会。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