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5015回复:6

[语言交流]西夏语比较研究,李范文主编,pdf [网盘共享]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0-05-20 11:32
本帖最后由 doron 于 2010-5-20 11:34 编辑

内容简介:
      李范文教授主编的《西夏语比较研究》是一部集国内知名的西夏语文学者、史语学者和语言学者的中青年专家,各以其多年专精的研究成果进行历史语言比较的专着,立论精确、详略得当。承范文学友送示校本,得先睹为快,耳目一新,为之大喜。喜绝学不绝,後继有人,且大有後来居上之势。
                                  
      回忆我初次接触西夏语文是在40年代初,初进原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时,在李方桂师指导下研究彝语,我读的第一部启蒙叁考书就是王静如先生的《西夏研究》,这是我国当时应用语言科学方法系统研究西夏语言文字的第一部有开创性的鸿篇巨制,获得国内外学者的奖誉。半个多世纪以来,国内外专家关於西夏语文的调查考证论述,成绩斐然,我国中青年专家人才辈出,本书作者就是其中後起之秀,他们和其他学者的有关论文专着,不但可与国外论着并驾齐驱,有些已是超越前贤後出专精之作,尤其这部近着《西夏语比较研究》算得是西夏语文的荟革之作,也只有在这类精革论着的基础上才能作出如此正确的比较研究的结论。如书中对西夏语的支属问题,自本世纪之初美国着名言学家劳弗尔(B.Ldufer)提出西夏语属为今彝语支语言,自是中外学者认为这是研究西夏语的指南针。我国学者积多年实地调查与西夏语有关语族、语支的语言的第一手材料,经大量语料,运用历史语言学的比较方法,提出新的论点,虽不能遽下定论,但对西夏语属的研究必将出现精益求精的论据。
       他对有关语言的语音、词汇、语法都在精确记录的语言材料上做出精密科学的分析论证,提出许多新的见解,这是一部继往开来高水平的科学论着。

网盘共享地址:
http://u.115.com/file/f790ac4758

PS:共享时间一个月。只能用于学习交流,不得用于商业等其他用途。
沙发#
发布于:2010-05-20 11:40
《西夏语比较研究》述评

《西夏语比较研究》是李范文教授主编的一部西夏语研究力作,全书共五章,60余万字。

这部高水平学术著作的问世,对于推动和深化西夏语的研究具有多方面的重要意义,标志着我国西夏语的研究已居于国际西夏学的领先地位,就其重要的结论和论证方式来说,它集中体现并代表了我国西夏学近几十年来在这一领域不断开拓奋进而取得的重大成果,值得中国的每一个西夏学同行为之自豪,此书1999年由宁夏人民出版社出版,现正准备再版。

该书的学术价值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这样难免会影响到对其评价的准确性,但我们更倾向于这样认为,《西夏语比较研究》是开创性、系统性、协作性研究西夏语言的一部专精制作。以下为行文方便,该书简称为《比较》。

西夏语支属《比较》讨论的核心问题

本世纪初,国内外的西夏学研究还处在早期的摸索阶段,对于“独特的”西夏语亲属关系,美国著名语言学家劳弗尔进行了十分可贵的探索。他于1916年发表在《通报》一篇著名论文??《西夏语言印度支那语言文学研究•导言》一段重要的论述中,指出,“(西夏语)是藏缅语言大家族中独立的特殊的一员”。劳弗尔是确定西夏语在印支语言中地位的第一人,他的观点在国际西夏学研究范围内,为了当时及后世的几代西夏学者所公认、所钦服。关于西夏语的支属问题,劳弗尔在同文中紧接着表达了他大胆的推测,“初步表明它与倮倮和么些语组有确定无疑的亲属关系。”1932年,俄罗斯著名学者聂斯克在其《西夏语研究小史》一文里认为劳弗尔的观点应看作是研究西夏语的“指南针”。劳弗尔的推测,后来又得到俄罗斯西夏学者聂斯克的支持,聂斯克是俄罗斯西夏学主要的奠基人。在学术界享有盛誉,由于他支持劳弗尔在西夏语支属问题上的推测,使得劳弗尔的观点在整个国际西夏学界影响极深,历时至今。

劳弗尔是受过传统语言学严格训练的,他尽量沿着经院式的道路来探索西夏语源流,首先从最基本的数词开始,同藏语、嘉戎语、彝语、么些语、仲家语、苗语以及缅甸语、克伦语、长米语、卢舍依语、米什米语、拉龙语、伽罗伽派古里语等进行比较研究,继而对西夏语词汇进行探讨。其中以西夏语和彝语、么些语同源词汇的比较最为精彩,这部分劳氏概括为西夏语与藏缅语同源词的第三类型,是了解全文的关键所在。此外,劳氏对印度、亚利安、西亚诸语借词的精辟论述,显示了作者极为深厚的语言历史文化素养。

劳弗尔关于西夏语支属的推测,其文献依据主要是俄罗斯学者伊风阁在1909年发表于《帝俄科学院院刊》一篇介绍《番汉合时掌中珠》残页的文章,以及在文末附列的他对西夏文拟测的读音。这批字音资料后来构成了劳氏进行西夏语词源学比较,语言学研究的基础。

由于伊凤阁对《掌中珠》夏汉对音条例和汉字读音的理解有很多错误,以致影响了劳氏推测的科学性。李范文教授在《比较》一书中对劳弗尔渊博的语言学知识表示了极大的钦仰之意,与此同时,他也敏锐地发现了劳弗尔关于西夏语支属的著名推断的背后,其在引证文献方面的不足。实事求是地指出,劳弗尔所参考的伊凤阁整理《掌中珠》复字注音资料,存在着一些常识性的错误。

如:西夏人的读写习惯是上下为列、从右到左的,而伊氏则按照西方人的书写习惯自左至右,以致他把“鱼骨”、“尼足”、“尼卒”、“泥六”、“尼谷”、“尼追”、“尼窄”等等,误读为“骨鱼”、“足尼”、“卒尼”、“六泥”、“谷尼”、“追尼”、“窄尼”等等,甚至把男女之男误为女。

至于劳氏有关西夏语其它问题的论述,李范文教授推崇有加,近乎赞叹的肯定道:“如此精辟的论断,至今仍有参考价值”。

西夏学研究的历史,本身就带有阶段性,劳氏在西夏学起步的早期阶段,所提出的西夏语支属的推测,尽管在半个多世纪以后受到中国学者的质疑,但丝毫无损于他在国际西夏学界“大家风范”的形象,和其奠基人的崇高地位。相反,他的推断具有积极的提示和引导作用,吸引着从事西夏学有关国家的学者前仆后继,不断地将这个难题的研究步步引向深入。

在劳佛尔1916年发表那篇著名的论文之后,藏语和西夏语的亲属关系已被彝语和纳西语取而代之。在国外,早在40年代,美国学者白保罗(又译为本尼迪克特)对劳弗尔的观点提出了怀疑。他说:西夏语“并不像劳弗尔所认为的那样只同么些、傈傈语有关,而且也是缅??倮倮语里的一个语言核心。西夏语的材料如把当前研究中还凑合的那部分不算在内,可以说没有得到明确的处置,西夏语同缅??倮倮语群的亲属关系也没有适当地加以肯定。近几十年来随着羌语语支资料的大量发表和藏缅语言学研究的迅速发展,一个更深入的新问题被提了出来??西夏语究竟与羌语支还是与彝语支何者更为接近?

在我国对劳氏的观点提出质疑的学者,主要有孙宏开教授和李范文教授。孙宏开教授从事我国藏缅语各主要语言的调查研究长达半个世纪,积累了大量的资料,写出了一批论著。早在1981年,他在宁夏银川市召开的第一届西夏学术讨论会上,发表了他的西夏语属羌语支这一观点,与美国学者劳弗尔观点大相径庭。1986年,李范文教授沿着党项人北徙的路线前往甘肃、四川等地调查西夏遗民。在四川康定沙德乡六巴公社发现了“木雅人”,在道孚县发现了“道孚人”,并对他们的语言的基本词汇进行了调查。调查发现“木雅人”、“道孚人”(孙宏开教授称之为尔龚人)的注音里的基本词汇竟然同公元1190年西夏人撰修的《番汉合时掌中珠》的注音没有什么区别,“木雅人”、“道孚人”的妇女装饰与藏族妇女显然不同,他们很可能是《唐书》所载的,未北徙而留下来的“弥药”人,所谓西夏语亦即弥药语,又称党项语,“弥药语”当然属于羌语支。李范文教授与孙宏开教授通过实地民族语言调查而得出的关于西夏语支属问题上的见解不谋而合,显示了两位学者的巨大的学术勇气以及精湛的语言学专业知识。著名语言学家马学良教授主编的《汉藏语概论》,对两位学者的观点给予了充分的肯定。“为中外学术界瞩目并进行大量研究的西夏语,它所代表的已消亡的语言,一般认为属于汉藏语言藏缅语族,它的支属尚无一致公认的结论。有的认为属于彝、缅诸语,有的认为与嘉戎语关系密切,有的认为与道孚关系密,有的认为与木雅语关系密切,法国石泰安认为今木雅语接近弥药与西夏语。这些说法尽管不同,但他们认为与西夏语关系密切的语言大多在我们现在讨论的羌语支的语音范围之内。”

美国学者马蒂索夫、日本学者西田龙雄、前苏联学者克平等也先后接受了两位学者的观点。

从历史上看,西夏的主体民族是党项族既然是羌族的一支,他们的语言可能属羌语支,这在情理上是符合逻辑的。羌族古称“西戎”,泛指为西方的游牧民族,而羌族是西戎族系中最大的,他们最早发源于黄河流域,史称西戎,又称西羌。春秋时,他们活动的范围逐渐扩大,分布在今山东、河南、湖北、陕西、山西、内蒙古、甘肃、青海等省区,从事农业和牧业。

党项羌定居今甘肃、青海、四川接界地区,至少在唐从前。因为党项羌在唐初北徙,北徙后建立了以党项为主体的大夏国,公元1227年初蒙古主成吉思汗灭亡西夏后,历经七百多年后发现西夏语竟然同未迁徙的木雅语有相同之处,再次证明了历史文献记载真实的一面。西夏的主体民族是党项羌,他们的语言属于羌语言,这大概不成问题的。

彝族当然也与羌族有着密切的关系,彝族源于我国古代西北的氐羌族游牧部落。东汉时,蜀西牦牛徼外的古羌族白狼部落,向朝廷献歌三首,用白狼语写成,一百多个词中有二十多个与彝语相同,文法结构也相似。彝与羌都有父子联名,披毡为衣,死则焚尸,‘转属’等习俗,体肢特征上都有深目、体高、面黑、齿白等特点。古文献中的‘越?羌’、‘南中青羌’,指的就是古代金沙江南北地区的彝族先民。《华阳国志•南中志》说:“走人大种曰昆,小种曰叟”,二者系同一族系,惟有大小(指人口多少,分布面积大小)之别。今天彝族与“?”、“昆明”有直接源流关系。是山“?”、“昆明”不断分化,并融合了汉族及其它民族的一些成分之后形成的。

看来彝族的祖先亦属羌族一支。而劳弗尔认为西夏语属于彝语文,这关不矛盾。这就为学术界提出另一个新的问题,彝语应该属于羌语支,还是彝语支?如果全然否定劳氏的观点必然又会引出另一个更为棘手的学术问题,由此涉及到羌语支、彝语文划分逻辑层次是否统一的关系和特定的西夏语与民族源流交叉的关系。仅从这个侧面就可以体会出劳氏作为一个语言学大家的卓越之处,如果否定了西夏语属于彝语支,学术界能同意吗?

根据地理上的因素来看,断定西夏语至少是几种西蕃语的祖先并不一定站不住脚。白氏的观点并没有引起学术界的重视,他的《汉藏语言概论》一书,直到1972年由马提索夫教授帮助整理编辑出版。1984年才由我国学者乐赛月、罗美珍翻译介绍给我国读者。

另一美国学者谢飞在藏缅语族的分类表里,把西夏语作为缅语群的一支。与彝语支、赫尔语支、缅语支并列。看来他的观点与劳弗尔的观点有所不同。

有关西夏语支属的语音比较

《比较》在这部分着重讨论了直接与比较研究有关的西夏语音基本特征的四个问题。

(一)复合元音问题

在藏缅语中,前响复元音并不多见,后响复元音的分布则可以归纳为三种情况:1、藏语言和门巴语没有后响复元音;2、彝语支的一部分语言(傈傈、拉祜、基诺、白语)有/ai/、/ua/两种音型:3、羌语支几乎全部语言(除去嘉戎语)和纳西语丽江话都有/ia/、/ai/、/ya/三种音型。只有缅语支、景颇语支和彝语方言显得缺乏内部的一致性。这三种情况经与西夏语比较就可以看出,西夏语的后响复元音分布和羌语支最为相像,这两种音型实际并不矛盾,因为依语音的演化规律,/iua/无疑可以看成是/ya/的早期形式。

(二)松紧元音问题

西夏语没有紧元音

松紧元音在藏、羌、彝三个语支中的表现情况:紧元音存在于彝语支的多数语言和羌语支的个别语言中,藏语支的全部语言、羌语支的多数语言和彝语支的少数语言没有紧元音。在傈傈语、拉祜语、基诺语和白语这几个彝语支语言中,紧元音仅仅是声调的一种伴随现象,并不能看成是真正的区别性特征。用茂顷语的情况来看西夏语,我们可以得出结论说,在松紧元音对立这个问题上,完全没有紧元音的西夏语与藏语支和羌语支比较相像,而与彝语支相距较远。

(三)卷舌元音问题

根据罗常培的名著《唐五代西北方音》,一个入声汉字只要对音藏文是-r,在同一写卷的其他地方就绝不会不带-r,这就是说,不会出现入声和非入声(有-r和无-r)相通的情况。可是《番汉合时掌中珠》的对音例子就截然不同,这方面的实例之多,不胜枚举。入声与舒声同音是汉语的韵尾脱落后造成的必然结果,这说明西夏人讲的汉语里已经没有入声了。

西夏文的对音汉字和注音藏文实际上都没有-r韵尾,那么结论自然很清楚:西夏语里也没有-r韵尾或卷舌元音。

藏、羌、彝三个语支或多或少都有一批卷舌元音,他们大都是由元音受其前后卷舌辅音的影响而形成的,是一种比较后起的语言现象,而在西夏书面语中还没有发现孕育这种演化的潜在因素,这是不是意味着西夏语反映了藏缅语的原始面貌呢?

(四)小舌辅音问题

一个有趣的事实是,能和羌、彝诸语言的小舌音构成对应关系的西夏语词,在注音汉字都是合口字或开口洪音(一二等)字,并不见带i介音的中古开口细音(三四等)字。由此我们设想,原先带小舌声母和i介音的音节(如qio)一定是在i介音的颚化作用下并入舌根声母一类了。

小舌辅音可以看成是羌语支的一个显著特点。就羌语本身来说,其南部的桃坪方言比北部的麻窝方言拥有更多的小舌音。后来在小舌音这个问题上,西夏语和羌语的桃坪话及普米、木雅、纳木义、史兴等语言比较相像。西田龙雄曾为西夏语拟了一个小舌浊擦音,用以解释《掌中珠》对音汉字的“移”,但是这个音再也没能从其他语言事实中找到佐证。

在这一节的讨论排比起来看,可以看出西夏语与羌语支最近。然而需要说明的是这一结论并不意味着西夏语和羌语支的任何一种语言都相像。实际上最为相像的只是羌语的南部方言以及木雅、纳木义、史兴、尔龚这几种。

有关西夏支属的语法比较

《比较》在这部分着重讨论了直接与比较研究有关的西夏语法的七个问题。

(一)西夏语结构助词

藏缅语族5个语支的8类结构助词中,和西夏语同类结构助词有同源关系的,以羌语支为最多,达42.86%,以下依次为景颇语支、藏语支、彝语文和缅语支。这也许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西夏词同藏缅语族诸语支关系的亲疏,统计结果见下表:

  西夏语8类结构助词 羌语支8类结构助词 共84个 同源词36个  42.86%
  景颇语支8类结构助词 共42个 同源词14个  33.33%
  藏语支8类结构助词  共35个 同源词8个   22.86%
  彝语支8类结构助词  共46个 同源词10个  21.74%
  缅语支8类结构助词  共29个 同源词32个  6.9%

(二)西夏语动词重叠

  西夏语动词重叠的AA式及其所表示的“反复”、“持续”、“经常”等意义具有重要作用和可比价值,广泛地存在于史兴语以外的羌语支语言(方言)中,此外景颇语、彝语和纳西语中亦有分布。据此,我们有现由认为,在表示“反复”、“持续”、“经常”、“频繁”或“互动”等语法意义的动词AA式重叠上,西夏语同景颇语支的个别语言、彝语支的个别语言及羌语支的绝大多数表列语言(方言)是一致的。因此,从概率上看,西夏语在这一方面与羌语文语言最为接近是有充足根据的。

(三)西夏语动词趋向范畴

从目前所见语料看,动词的趋向范畴是羌语支各语言(或方言)最具共性的语法现象。不过,藏语支的某些语言及藏语的一些方言,动词也有趋向范畴。因此,把动词趋向范畴视为羌语支语言区别于藏语支以外的藏缅语的主要标志还是可行的。

从西夏语表示趋向范畴的语法方式、趋向词头所表达的趋向概念、这些趋向概念同相应方位词所表示的方位概念的关系、趋向词头的语音形式以及趋向范畴的演变情况看,西夏语同羌语支语言尤其是同羌语支北支语言十分接近,两者之间存在着发生学上的亲密关系。

(四)西夏语存在动词类别范畴

1、羌语支和彝语支语言一样,西夏语存在动词也具有类别现象。
2、西夏语9个存在动词的共表示9种不同的类别意义。
3、从同类别存在动词的语言形式看,西夏语与羌语支不少语言之间明显的具有同源关系。
西夏语与彝语支、缅语支少数语言中某几个同类别存在动词向也有同源关系,不过较之羌语支语言要少得多。藏缅语族羌语支绝大多数已知语言、部分彝语支语言和缅语支西夏语,存在动词均有类别范畴。比较研究这些语言存在动词地类别、作用及同类存在动词的语音形式,对于了解和认识西夏语同藏缅语族各语支间关系的亲疏以及整个藏缅语的语法体系,都具有积极的意义。
4、西夏语的人称代词
(1)西夏语第一人称代词除miou外,其余声母均为舌根音:在书中列入比较范围的语言第一人称代词声母为舌根音者多达29种,不是舌根音的只有4种(尔苏语、吕苏语、普来语、墨脱门巴语)。
(2)西夏语第二人称代词声母为n-:在书中列入比较范围的语言第二人称代词声母为n-者竟多达30种,不是n-者只有藏语、错那门巴语和白马语三种。
(3)西夏语人称代词除miou、γer之外,都有单数和复数之别;藏缅语人称代词亦均有单复数的区别,其中只有单复数之别的6种,有单数、双数、复数之别的23种,有单数、双数、复数和集体之别的4种(贵琼、扎巴、史兴、普米)。
(4)西夏语人称代词复数第一人称除ηani外。还有包括式和排除式的分别:在书中列入比较范围的语言中,第一人称复数有包括式和排除式,分别的多达23种,只有10种没有这种区别。
(5)西夏语第一人称单数形式ani外,还有包括或和排除式的分别在书中列入具有这一特点的语言共有10种??藏语支和缅语支没有,景颇语支1种(独龙语),彝语支4种,(彝语、拉祜语、傈傈语和怒语),羌语支5种(尔苏语、羌语、木雅语、普来语、扎坝语)。其中,有的语言不仅第一人称代词能够重叠构成反身代词,第二、三人称代词也可以。
(6)西夏语第三人称同指示代词之间很难找到有什么联系:彝语8种语言,第三人称代词借自指示代词者仅3种,(彝语、基诺语、纳西语),不足半数;而所列羌语支12种语言中就有9种语言第三人称代词借自指示代词。

通过西夏语人称代词的比较,简而言之,西夏语在藏缅语族各语支中,西夏语在同其较为接近的羌语支、彝语支语言同羌语支语言更为接近。

(五)西夏语动词的人称范畴和数范畴

由西夏语、羌语支和景颇语支部分语言谓语动词的人称和数范畴的具体构成情况可以看出,西夏语人称和数范畴,无论是其语法形式,还是其语法意义,同羌语支和景颇语支部分都比较接近,而同羌语支部分语言尤为接近。再把西夏语动词的人称和数范畴同羌语支部分语言逐条逐项地对照分析,又发现西夏语动词的人称和数范畴的构成似乎集中了许多羌语支语言的特点。但是又很难在西夏语同任何一种有人称和数范畴的羌语支语言之间画等号,西夏语动词的人称和数范畴的语法形式或语法意义,往往某一方面同某种或某些羌语支语言十分相似或相同,而在别的方面又跟另一种或另一些羌语支语言十分相似或相同。

人称代词重叠时,有的发生语音变化,有的重叠主格形式,有的重叠领格形式。重叠的形式包括AA式、ABAB式、ABB式等。以AA式或ABAB式或ABB式重叠的,有西夏语、彝语(喜德)、独龙语(独龙河)、羌语(雅都)、普米语(箐花)、尔苏语(则洛)、木雅语(六坝)、木雅语(六坝木居村)和扎坝语(扎拖村):因此,从人称代词能否以AA式、ABAB式或ABB式重叠构成反身代词这一点看来,西夏语同羌语支语言倒是十分一致的。此外,比较西夏语动词的人称范畴和数范畴、对于科学地描写西夏语语法及准确地诠释西夏语文献,无疑都是不可或缺的。

(六)西夏语构词词头

根据现在见到的语料可知,藏缅语族各语言(或方言),除了部分名词前可以附加词头a-之外,部分动词、形容词、数词、量词、代词和副词前也能够缀加词头a-。构词词头a-在藏缅语族诸语言中的分布,大体上可类别为3个层面:

第一个层面,藏语支语语言(藏语、错那门巴语、默脱门巴语)中,构词词头a-只分布于部分名词之前,其余各语支语言的部分名词、动词、形容词、数词、量词、代词、副词之前都可以缀加词头a-。
第二个层面,藏语支语言(藏语、错那门巴语、墨脱门巴语)和羌语支多数语言中,构词词头a-除了能够缀接于部分亲属称谓名词之前外,还可以加在少量别的名词之前,而其余各语支大多数语言中,构词词头a-既可以缀加于部分亲属称谓名词之前,同时也能够加在大量的别的名词之前。

第三个层面,藏语支(藏语、错那门巴语、墨脱门巴语)和羌语支诸语支诸语言中,构词头a-一般只缀加在部分长辈亲属称谓或同辈年长亲属称谓之前,极少例外:而其他语支的多数语言中,构词词头a-除能够加在部分长辈亲属称谓或同辈年长亲属谓之前外,还能缀加在同辈非年长亲属称谓,甚至晚辈亲属称谓之前。

西夏语的构词词头,只能分布于部分名词之前,因此,在第二个层面上,它同羌语支语言和藏语支语言(藏语、错那门巴语、墨脱门巴语)较为一致。
西夏语的构词词头,只能加在部分长辈亲属称谓或同辈年长亲属称谓之前。因而,在第三个层面上,它同羌语支语言和藏语支语言(藏语、错那门巴语、墨脱门巴语)也比较接近。显而易见,西夏语在这点上同藏语支和羌语支语言较为接近。

(七)西夏语构形词头

西夏语的词头,具有多种构形功能,它可以缀加在不同的成分之前,表示不同的语法意义。研究它的构形功能,分析它在不同情况下表示的语法意义,并将这些同西夏语的亲属语言进行比较,将有助于认识西夏语的语法体系和揭示西夏语同藏缅语乃至汉语的深层关系。

1、西夏语的构形词头,是语法功能及历史渊源各异的两种词头的综合体。

2、作为趋向前缀,可以加在动词上表示向上方运动的趋向,在语音结构上,跟羌语支不少语言(或方言)表示“上游方”的趋向前缀明显地同源。另外,作为西夏趋向前缀之一,同其他趋向缀一样,语法功能也已经部分把转移为表示已行体。这种功能的部分转移,同许多羌语支语言趋向前缀的情况,亦是一致的。

3、作为疑问前缀,可以加在动词、形容、判断词、能愿词之前构成疑问形式。疑问前缀,本身及经由它构成的疑问形式,跟藏缅语族许多语言(或方言)疑问代词上的疑问词头以及加在诸多藏缅语和汉语动词、形容词、判断词、能愿词上表示疑问的疑问前缀,和通过它们构成的疑问形式,均同出一源,通过比较分析,从一个方面证明西夏语与藏缅语乃至汉语之间存在着深层的关系,而这种深层的关系人们迄今还知之甚少,极有待于进一步地发掘和研究。

(八)西夏语疑问代词重叠

从概率上看,在疑问代词能否重叠表示复数意义这个方面,西夏语同藏语支语言相去最远,同景颇语支语言和缅语支语言亦相去较远,而同彝语支语言和羌语支语言则较为亲近,尤其是同羌语支语言更为亲近。

通过对以上专题的分析相比较,西夏语语法结构的某些方面同藏缅语族5个语支,甚至同汉语都有相类似或一致的地方。如:在合成数词的构成方式上,西夏语跟缅语支和彝语支语言十分接近,甚至可以说相同,在构词词头的分布及所表示的附加意义上,西夏语跟藏语支和羌语支语言颇为一致;在数词、量词、名词、动词的结合形式上,西夏语同缅语支、景颇语支及羌语支多数语方同处一个发展层次和阶段:在特指疑问的构成方式 疑问词头的语音形式上,西夏语同藏语支、景颇语支、彝语支、羌语支部分语言(或方言)及古代汉语和现代汉语诸多方言土语完全一致,都是在作谓语的动词或形容词(还有判断词、能源词)前面缀加一个特定的疑问词头,而这些词头的语音形式绝大部分又无庸置疑地同出一源。

有关西夏语支属的词汇比较

《比较》在这部分着重讨论了直接与比较研究有关的西夏词同源词的问题。

词汇比较是认识语言历史地位的重要手段,通过西夏语126个常用词与藏、羌、彝、缅、景颇语支语词汇进行同源关系的比较,大体可以窥见它们语音上接近的程度和词汇接近的程度。
列表分析比较如下:

  语  支 参加比较语言数 全部相同 大部分相同 小部分相同 不同
  数 百分比 数 百分比 数 百分比 数 百分比
  藏语支 3 31 25.8 23 19.2 20 16.7 46 38.3
  羌语支 9 45 37.5 54 45 20 16.7 1 0.8
  彝语支 8 34 28.3 37 38.8 30 25 19 15.8
  缅语支 3 38 31.7 21 17.5 23 19.2 39 32.5
  景颇语支 5 16 13.3 31 25.8 35 31.7 35 29.2

1、上表横栏中的“全部相同”,指西夏语的记号在与某语支所有的语言有同源关系时,因为羌彝两个语支参加的语言多,个别语言的不同(特别是彝语支的白语),有统计中未计不同数。所谓“大部分相同”是指西夏语在与该语支的语言比较时,与大部分语言有同源关系。“小部分相同”是指在比较中只有少量的或个别的词有同源关系。“不同”是指在比较中西夏语的词与这个语支的任何语言都未发现同源的词。

2、这个表的百分比较关键的是全部相同和大部分相同的数字和百分比。羌语支在120个常用词中有99个全同或大部分相同的词,占82.5%。彝语支有71个全同或大部分相同的词,占67.1%。缅语支有59个全同或部分相同的词,占49.5%。藏语支有54个全同或大部分相同的词,占45%。景颇语有47个全同或大部分相同的词,占39.1%。彝语支语言中小部分相同的词的百分比较高的主要原因是西夏语中有一些不与彝语支同源而与彝语支中的纳西语及羌语支语言同源的词。景颇语支中小部分相同的词的百分比较高的主要原因是独龙语中有一些词与西夏语较接近。

3、由于参加语言的数值不等,其中彝语支和羌语支参加的语言较多,全同或大部分相同的词比例高这一事实本身说明它们之间的同源关系近,而羌语支比彝语支更接近西夏语。
将西夏语与藏缅语几个主要语支进一步比较,可以得出同源词百分比的结果如下:

 语 支  参加比较语言名称 比较词数 同源词 异源词数 百分比 数 百分比
 羌  语 802 255 31.8 547 68.2
 普米语 799 261 32.7 538 67.3
 嘉戎语 810 249 31.1 552 68.9
 贵琼语 791 260 32.9 531 67.1
 尔龚语 794 271 34.1 523 65.9
 木雅语 792 286 36.1 506 63.9
 扎巴语 793 277 34.9 516 65.1
 尔苏语 798 266 33.3 532 66.7
 史兴语 780 244 31.3 536 68.7
 纳木义语 796 259 32.5 537 67.5

彝语支

 彝语 804 198 24.6 606 75.4
 纳西语 810 209 26.1 592 73.9
 傈僳语 799 181 22.7 618 77.3
 哈尼语 796 166 20.9 630 79.1
 拉祜语 794 160 20.2 634 79.8
 基诺语 790 171 21.6 619 78.4
 
藏语支

 藏  文 800 132 16.5 668 83.5
 藏  语 801 131 16.4 670 83.6
 仓洛巴门语 796 125 15.7 661 84.3
 景颇语支 景颇语 793 122 15.4 671 84.6
 缅语支 阿昌语 798 138 17.3 660 82.7

西夏语参加比较的词有845个,除去借词以及与某一具体语言能对得上的词进行了比较,初步得出了上述结果。由于过去词汇比较主要偏重于彝语支,因此多数彝语支和羌语支均作了个别比较,藏语支、缅语支、景颇语支只有少数语言或个别语言参加比较,大致不会影响词汇比较同异的结果。另外,过去学术界主要认为西夏语与彝语支接近,现在又认为与羌语支接近,因此比较的重点理应放在西夏语和这两个语支的具体语言方面。

《比较》还从3个侧面对西夏语词汇进行比较。第一,西夏语与藏缅语族中国境内一些主要语言作了比较;第二,比较了30个语义范畴,每个语义范畴选取4个词,共120个常用词作比较;并逐个作了分析说明,最后作了归纳和统计;第三,分析了西夏语与藏缅语及主要语支同源词的层次,不同层次的同源词明显反映语言间接近的程度,而且把不同层次可能的同源词都举例列出,凭材料来判断他们的远近程度和状况。

(1)西夏语是藏缅语族的一种语言,在845个比较常用词中有近百个与整个藏缅语族明显的同源词。过去对西夏语是否属于藏缅语族虽无异议,但系统地挖掘出这么多与藏缅同源的词,这恐怕还是头一次。这样,就把西夏语属于藏缅语族这一结论确立在可靠的事实依据上。
(2)在藏缅语族中,从词汇比较看,西夏语究竟与哪个语支最接近呢?在我国分布的近40种藏缅族语言,较一致的看法是将它们分为5个不同语支。它们是藏语支、彝语支、羌语支、景颇语支和缅语支。这次词汇比较是较全面的比较,词汇量大,比较的面也大,也有一定的深度,比较的结果表明,西夏语的词汇最接近羌语支,其次是彝语支,再其次是其他语支。如果将西夏语与各语支词汇比较求出一个平均值的话,那么羌语支占第一位;33.07%,彝语支为第二位;22.6%,缅语支是第三位;17.3%,藏语支是16.2%,景颇语支是15.4%。

3、语言的语音、词汇和语法是一个统一的系统,它们的历史演变虽然有不平衡的一面,但它们之间相互牵制、相互制约、相互影响是经常可以观察到的。正因为如此,作者在进行词汇比较的同时,结合它的语音特点和语法关系,大体可以将西夏语在羌语支中的位置作一个初步的描述。羌语支的10多种语言,其语音、语法特点以及同源词的远近程度也不完全在一个平面上,一般来说,北支保留早期面貌多一些,南支的变化要大一些,这可以从以下一些综合特点显示出来。

(1)北支复辅音多,南支少;
(2)北支韵母较复杂,南支韵母较简单;
(3)北支声调作用小,南支声调作用大;
(4)北支受藏语影响大,南支受彝语影响大;
(5)北支黏附形态和屈折形态较丰富,南支已大大简化;
(6)北支量词不如南支丰富,语法作用不如南支大。
(7)北支保留了较多原始藏缅语的语法范畴和形式,南支部分保留,部分消失,部分简化,如人称范畴、使动范畴、趋向范畴等等。

综合分析西夏语语音、语法和词汇特点,它的复辅音已基本消失,但韵母可能比较复杂,声调已产生,但作用有很大,黏附和屈折形态仍保留一部分,但已大大简化,量词已产生,与数词结合的次序数量不丰富,语法范畴仍保留人称、趋向等,但使用已不大严格……。种种迹象表明,西夏语是羌语支中介于南支和北支之间的一种语言,它兼有南支的一些语音特点,保留着北支的一些语法特点,词汇上与尔龚、木雅、扎巴、尔苏等语言最为接近。

《比较》一书体现出的三大特点

根据我们的观察,《比较》一书体现出三大特点。

1、开创性

西夏语支属问题,近一个世纪来,国内外学者十分关心,《比较》的作者积多年实地民族语言调查与西夏语有关的语族、语支的第一手材料,运用历史语言学的比较方法,提出了西夏语属于羌语支的新论点。

西夏语是一种已经消亡的语言,根据不同时期或地点西夏文献构拟出来的音系,可能会有所出入,这属于正常情况,反映了所据资料的时代或地域特点。把从西夏文资料构拟出的音系,抽绎归纳了的语法特点,以及西夏文献中的词汇,用来同现代国内藏缅语族的主要语言进行语音、语法、词汇等方面的比较,就有可能将11至13世纪西夏语有关系属分类所处的地位,得出较切近的依据和结论。

王静如先生在《中国大百科全书》民族卷“西夏文”释条里说,西夏人自称‘弥’(mi),古代羌人称为‘弥药’,今称‘木雅’,如今在《比较》西夏语的语言比较中得到了论证,虽然现代的木雅语和中古时期的西夏语尚有相当距离,但作者已为西夏语的语言系属定性论证提供了精益求精的论据。

从上个世纪70年代到目前为止是中国藏缅语研究比较深入的阶段。这一时期对藏缅语的共时描写比以前更加具体,提示了许多过去尚未被认识的语言现象。与此同时,藏缅语的历史比较研究也有了一定的发展,出现了一些探讨语言历史演变的论著。研究藏缅语的学者们已不满足于对语言现状的认识,而要求进一步认识其规律发展演变。因为只有认识藏缅语的历史发展,才有可能更深刻认识藏缅语的现在及未来。但是,由于藏缅语分化的情况相当复杂,而大多数语言又缺乏反映古代语言的历史文献可供研究,加上对藏缅语的共时研究还很不充分,因而藏缅语的历史比较研究在总体上看还是缓慢的,只是在部分特点如声调、复辅音声母、松紧元音,量词等方面有所进展,比较系统、全面的语言历史比较还做的不多。《比较》对西夏语语音、语法、词汇以及系属等方面开展了规模较大的历史比较研究,说明藏缅语学者研究藏缅语已从零星的、局部的语言比较进入系统、全面的语言比较,标志着我国藏缅语的历史研究已经步入一个比较深入的新阶段。

《比较》取得的学术成果,不仅很大程度上深化了西夏语的历史比较研究,丰富了历史比较语言学理论,而且将会大大改善藏缅语研究面貌,对整个藏缅的历史比较研究起来到重要的促进作用,诚如马学良老前辈所说,“这是一部继往开来高水平的科学化著。”

2、系统性

《比较》研究过程的主要环节,衔接得丝丝入扣,就论证的材料丰富和比较方法的缜密而论,完成的项目是高水平的。要真正明确地看出西夏语的发生学系属,还要依靠语法和词汇的比较结果。但语法和词汇毕竟要通过语音的形式来表示。

《比较》的作者首先回顾了前人对西夏文拟音的情况,与评价中颇见功夫,提出在具体拟音之前要解决的一些总体性的问题,就与比较有关的西夏语音基本特征的几个问题进行了较为深入的讨论,并将西夏语与同系属语言作了比较,阐述了自己的观点。最后通过所讨论的语音问题分为三个层次,从中得出西夏语与羌语支最相近的初步结论,并指出尤其与羌语南部方言以及木雅、纳木义、尔龚等语言更为接近。这是《比较》研究过程的第一个环节。

《比较》确定过程中的第二个环节,作者分别从西夏文献分析描述西夏语中重要语法范畴的形式和功能,然后同所见到的30多种藏缅语的语言(方言)相比,按语支分别列表或分别论述,并分析其中的同源或异源关系,通过细致的比较,说明西夏语与各语支的关系远近,最终得出西夏语属于羌语支的结论。李范文教授说,“这一章是目前国内外左分西夏语法论著中最全面的专论”,这是符合实际情况的。

《比较》研究过程中的第三个环节是词汇比较,作者在阐述西夏语词汇的一般特点以后,比较了30个语义范畴120个常用词在西夏文汉字注音及两种拟音与30种语言之间的异同:又分析了西夏语和国内藏缅语族主要语支同源词的几个层次,这一部分参加比较的词数各有八百左右(西夏语是845个词),分别统计了它们同源词的百分比,从而说明不同层次的同源词明显反映语言间的接近程度。每一部分不仅都有实例为证,而且逐词讨论,词汇量大,比较的面大,而且颇见深度。最后推出结论,“西夏语是羌语中介于南支和北支之间的一种语言”。词汇西夏语比较的结论,也与语音、语法的论证相吻合。

3、协作性

《比较》的作者都是国内外知名的西夏语和藏缅语研究的学者,他们各有所长,紧密合作。
在课题组织方面,经多次讨论,确定写作提纲,然后根据个人专长,承担各章,当工作告一段落,需进一步深化,集思广益时,李范文教授走访请教有关专家,然后邀请中央民族大学和中国社会科学民族研究所、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的藏缅语族各语支的专家座谈讨论,再由项目组的四位专家根据大家意见,修改定稿,最后各章基本上保留原稿面貌。这样做是慎重而得当的。

项目负责人西夏文专家李范文教授50年代在中央民族学院曾受业于马学良、于道泉、林耀华教授。1959年研究班毕业后,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工作,为了揭开神秘的西夏王国之谜,他主动要求到西夏王国的故地宁夏工作,埋头研究西夏文史30余年,写出了一批有分量的专著和论文,在西夏学研究方面成就斐然,享誉海内外。他是有资格,有能力负责主持这一重大研究课题的。

课题参加者之一的孙宏开教授,从1956年起,就从事藏缅语族语言的调查研究。经他调查写成专著的语言有30多种,发现新语种10多种。他是第一个提出在藏缅语族中应单列出羌语支,并具体列举羌语支的特点和应属这个语支语言名称的第一人。

本课题还有两位主要参加者,聂鸿音教授发表过多篇西夏语研究的论文,具有深厚的治学根底与敏锐的观察力和独具慧眼的分析力;马忠建副教授也是著名西夏学老专家王静如先生的高足。他的硕士论文都是西夏语语法研究方面的专题。

除了以上四位主要作者,参加联合攻关的学者还有四川阿坝师专的林向荣教授,宁夏社会科学院罗矛昆教授。孙宏开教授预选出1,500个单词。由林向荣教授注嘉戎语音,罗矛昆、杨占武等负责查阅《番汉合时掌中珠》、西田龙雄的《西夏语研究》、索夫罗诺夫的《西夏语法》、史金波等《文海研究》、李范文《同音研究》等各家拟音以供孙宏开教授做词汇比较时参考。

为了全面反映目前内藏缅语族各语支的学者对西夏语支属的看法,在中央民族大学校长哈经雄教授的支持下,李范文教授邀请彝、羌、藏、缅、景颇等语支的有关专家进行座谈,听取各方面的专家对这一问题的意见。参加座谈会的有马学良教授、胡坦教授、王尧教授、戴庆厦教授、张公瑾教授、黄布凡教授、李宗耀教授等。

藏缅语的历史比较研究是个难度很大的课题,因而合作攻关是易出成果的好方式。体现了学术民主与团结协作的精神,这值得在藏缅研究工作中大力提倡。

《比较》的作者在精确记录的语言比较材料上做出分析论证,他们提出许多新见,在中国学术界具有广泛的代表性,称得上是一部西夏语文的精萃之作,也只有在这样精萃论著的基础上才能做出如此正确的比较研究结论。(宁夏大学图书馆  刘军燕)
http://www.nxnews.net/1168/2004-12-9/13@61546.htm
daybreak
青铜十字骑士
青铜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板凳#
发布于:2010-05-22 10:30
我的天啊,这个太厉害了。。。多大的文件阿
地板#
发布于:2010-05-22 10:41
回复 3# daybreak


    60多万字的书,11MB大的文件,都不算太大,呵呵
daybreak
青铜十字骑士
青铜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4#
发布于:2010-05-22 10:51
回复 4# doron


    谢谢,正在阅读中,11M不出我所料,是影印版,不过影印版本能够这么清楚,不简单。个人喜欢text的
5#
发布于:2010-06-04 16:28
这绝对是本好书!我曾经在西夏王陵买过本《西夏语音研究》。一般有关西夏学的书连银川的新华书店都不好遇见。
ivysh
白银十字骑士
白银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6#
发布于:2010-11-25 07:53
回复 2# doron

哦  可小可有他的签名本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