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371回复:16

[闲聊]对满语这样的语言的工作步骤的想法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7-01-06 13:26
我觉得稀有语言的工作很重要,我的想法是这样的,以满语为例,具体步骤
1.先成立“现代满语文使用规范标准委员会”,这样就可以进行规范,从而进行下面步骤
2.由委员会制定《现代满文正字法》和《现代满语标准音》
3.有了第二步就可以成立满语广播电台和满语电视台(或者地方卫视增加的满语频道),以及满语文出版物的专门出版社,和报刊杂志,以及网站等。
4.制定现代术语词汇标准之类的,必然下面这些概念的满语标准词汇:火车,电视,电话,计算机,中微子,引力波,向量,氯化钙……
5.编写《现代满语详解大辞典》(类似于《辞海》那样的几十卷本的,满语,满汉,满英三个版本)和《现代标准满语参考语法》,以及《汉满大辞典》和《英满大辞典》
6.制定《满语文教学大纲》从学前教育到研究生教育的各阶段大纲,并且推行
7.在民族地区,公共设施加注满文增加满语,比如:公交站牌,地铁站牌,道路指示牌,街边招牌,药品说明书,日用品说明书,服务热线……
8.民族优秀文化的整理,比如服饰文化,饮食文化,节日习俗等(不好的文化要去除)


致此基本完成
沙发#
发布于:2017-01-06 13:32
《现代满文正字法》和《现代满语标准音》 不一定要完全的按传统来,以简便易学的原则为宜,比如传统的多音同形不好认读,就可以变得尽量音读一致一些
板凳#
发布于:2017-01-06 15:26
同志,如果我们都活在一个不受经济规律支配的游戏世界里,我是很乐意见到你所说的一切发生的,事实上,我乐意把“满”字换成很多很多别的语言和方言的名字。(事实上,很多时候,我多么渴望花一百年的时间每天在罗浮仙山的道观旁竹林里品着清茶去把世间一切值得读的美文读完,然后将其精华用一篇长诗浓缩出来。)说回来吧,我真的不认为一种语言等同于其词汇和语法的汇总。即便满族同胞每个人都有无限的时间和精力,我也不认为把derivative,differential,integral用满语转写一下就是一件对满文化的保存和发展很有意义的事业。墙外能看到Aymara语的纪录片,里面一位本族老师不无遗憾地说:Aymara语倒还是Aymara语,可是用来表达的概念却都是西班牙语的了。所以我反倒是觉得,如果他们能够把他们集体记忆里面保存的民族特有的概念,把能叙述的故事啊民歌啊什么的都完整地记录下来,那真的功德无量。
[r10000于2017-01-06 16:09编辑了帖子]
地板#
发布于:2017-01-06 16:07
允许我再多嘴说两句:我说语言并非其词汇和语法的简单汇总,这里我要强调,其实语言更多的是一种感情!好比母语粤语对我来说为什么是亲切的,同时东北话对我来说也是亲切的,那是因为这两种语言在脑海里响起的时候,那么多那么多的通过这两种语言发生的往事历历在目。英文的一个“integral”,它可能就只有数学上一个精确的定义,可是如果用中文说出来“积分”,那么它就和我大学时候的数学课本联系起来,进而和大学的美好时光、一起学数学的那些老同学的音容笑貌、曾经在数学课上图书馆里发生的浪漫事情联系起来了。所以每当有人争论是否应该在电视台全面改用普通话,我就说那你是想吃北京烤鸭还是吃广东烧鹅?
[r10000于2017-01-06 16:22编辑了帖子]
4#
发布于:2017-01-06 17:34
r10000:同志,如果我们都活在一个不受经济规律支配的游戏世界里,我是很乐意见到你所说的一切发生的,事实上,我乐意把“满”字换成很多很多别的语言和方言的名字。(事实上,很多时候,我多么渴望花一百年的时间每天在罗浮仙山的道观旁竹林里品着清茶去把世间一切值...回到原帖
Aymara语的纪录片youtube里有吗?
另外,你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我说的第8步
5#
发布于:2017-01-06 17:35
r10000:允许我再多嘴说两句:我说语言并非其词汇和语法的简单汇总,这里我要强调,其实语言更多的是一种感情!好比母语粤语对我来说为什么是亲切的,同时东北话对我来说也是亲切的,那是因为这两种语言在脑海里响起的时候,那么多那么多的通过这两种语言发生的往事历...回到原帖
这是我十分赞同的,语言并非其词汇和语法的简单汇总
6#
发布于:2017-01-06 18:18
604692228:Aymara语的纪录片youtube里有吗?
另外,你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我说的第8步
回到原帖
这里还要说说descriptive vs prescriptive的问题。原则上说,任何一种语言都可以完整地表达包括现代最最最尖端科技在内的思想(除非连英语也缺乏表达的手段--可能吗?---这是另一个大问题)但我的偏见是这样的:讲粤语的时候还是不要谈论causal network theory了吧,谈谈因果报应还是很美好的。满语的话,我(假想中的我)希望用来谈论故宫里面的艺术和林海雪原里的狩猎,故宫和狩猎的时代虽然已经过去,移民火星后也未必有人再建造故宫和狩猎。别说我是种族主义者,就拿(对我也是有段故事的)韩语来说,他们的松岛开发区中央公园居然是音译纽约的“central park”。哎哟,难道韩语固有词没有“中央”“公园”吗?嗯,其实,我很喜欢听韩国人用固有词数“1”到“10”,那种美感简直就是在聆听远古的回声,真的,比用类似粤语的汉字数词念有感觉多了。------废话那么多,我就是想说:何必一定要把neutrino翻译成满语或者希伯来语呢?用希伯来语谈论耶和华不是挺好的么?

(顺带说,我就是从youtube里窥察出某个小语种能否以full-fledged language的身份活到下个20年的一些端倪的。例如安哥拉电视台的刚果语频道就显得比较活跃,而尼日利亚的约鲁巴语就死气沉沉了。)
[r10000于2017-01-06 18:48编辑了帖子]
7#
发布于:2017-01-06 18:35
将来的趋势我觉得就是:概念都是全球一体化的了,只不过你(迫于全球化竞争的压力)用你民族的发音习惯造词习惯给它套一个套子而已。比复活语言更重要的其实是保护文化多样性(当然对于已经顽强地活到现在的小语种,不存在复活的问题,这里有一个threshold阀值的问题)。我经常问自己:如果满族人用复活了的“现代式发音”的满语去过日子、在课堂里谈论微积分,那和用普通话有何不同?除了普通话之外还要从零开始弄个满语竟是为了学微积分??还是为了去看懂“雍和宫”这个路标???(别联想到政治问题)。----嗯,其实说到底,最痛心的事情就是:我相信已经没有一对满族父母敢说自己教给孩子的满语是满语了。
kicote
青铜十字骑士
青铜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 铁杆粉丝
8#
发布于:2017-01-06 19:52
第四条若做不到,或者做到了,但是没有满语的构词,纯粹直接音译转换,那这样的话满语最多只沦为土俗,上限已经定了。
9#
发布于:2017-01-07 13:36
r10000:这里还要说说descriptive vs prescriptive的问题。原则上说,任何一种语言都可以完整地表达包括现代最最最尖端科技在内的思想(除非连英语也缺乏表达的手段--可能吗?---这是另一个大问题)但我的偏见是这样的:讲粤语的时候...回到原帖
刚果语是Lingala吗?
10#
发布于:2017-01-07 13:38
kicote:第四条若做不到,或者做到了,但是没有满语的构词,纯粹直接音译转换,那这样的话满语最多只沦为土俗,上限已经定了。回到原帖
是啊,冰岛语就不错,日语的那一堆片假名就很恶心,必须重视
11#
发布于:2017-01-07 14:25
604692228:刚果语是Lingala吗?回到原帖
没学过,据说是Kikongo一系列的方言dialect continuum,制定了一种普通话即Kituba。听起来,这些刚果语都很有音乐美,看那些刚果同志扭着大屁股跳舞也是一种享受。如果有机会,我将来回国也许也要去朱古力城找他们学学这种语言哦。
12#
发布于:2017-01-07 14:33
604692228:是啊,冰岛语就不错,日语的那一堆片假名就很恶心,必须重视回到原帖
呵呵,如果说到外来现代科技术语的借用,我反倒不喜欢用本族语素构建新词表达新概念的做法。这个话题太大,现在我就随便说说:例如有人说世界语容易学就是因为它的派生能力强。我不否认。但,看看“necesejo”这样的词吧,我的天啊,难道“necesa”的地方就只有”necesejo“一种吗?再难道”librejo“里面的”libro“就只能是买的不能借的?借书的地方就只能另外用一个词biblioteko了?(”libropruntejo“?)
13#
发布于:2017-01-08 22:46
满语复活论。楼主的意愿和决心值得赞赏。可是有些东西我就撕破皮说吧。得罪之处请包涵。我从小就生活在满洲镇,上小学,班里一半多都是满族人。其实根本没有习俗和生活习惯的差异。受着同样的教育,心里素质都趋同。我对满族风俗的唯一的认识是每年过年,在旗人年三十午夜前接神不过交子初二送神。随旗人午夜交子接神初三送神。可是最近都趋同了大家都交子前接神,初二送神了。小时候还能看见穿道袍踩高跷拿皮鼓跳大神的。到目前为止我也只见过一次所谓的抬神。小时候没有民族的概念。感觉这些都是这个地方的习俗。无谓满汉。小学时演过一部努尔哈赤的电视剧。慢慢同学间都有民族的概念。那是许多汉族学生因为是汉族有些自卑,因为努尔哈赤是满族人能打仗威武。课间同学们会互相问你是什么民族的。其实我觉得民族都是认为自己界定的概念。都不是生来就有的。有时我看有人发帖说满汉民族大不同。我都觉得可笑。一个在满族镇生活了二十年的人,竟不知道有这些。什么满族人家规矩多,礼节多。其实
只是继承了儒家的那一套而已。小时候我家规矩也多,我爸不吃饭,我们都不敢吃,父母说话,我和姐姐都不敢插嘴,家里来客人,从不敢上桌。我们这都这些规矩部分满汉。现在这些爷爷奶奶留下来的父母继承的在我们这辈,这些规矩
渐渐都消失了。至少在我们这儿,没有觉得满汉有什么不同。至于复活满语。我觉得这都是玩笑吧。文化,习俗,语言都在变化。满族这概念也在变化。现在的满族人多少都有汉族血统。因为国家的民族政策的实惠,清宫剧的传播。身份证上有个满族或许带来点优越感。或许我神经。我总觉得那些要复活满语的人,有种不与汉人区别开就会感到自卑的抵触感。近来接触过好些满语复活论者都有这种感觉。但是满语以及满族文化,不论哪个民族的人,我们都有义务或责任去尽自己的力量保护,延续。挖掘,传承。毕竟也是优秀的民族资产。我都在学满洲话
Nyuggu
黄金十字骑士
黄金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14#
发布于:2017-01-09 00:19
扯,中国民族语言学界,比复兴满语更重要的事太多了,多得密密麻麻没有章法。满语的保护,重点应该在历史和文献上。成立电台电视台~~~拜托,那需要太多的人力物力,换句话说白了,就是大把大把的钱,太多的钱。你别以为那些保护满语叫的山响的家伙,有谁愿意掏这个腰包,根本就不现实。
kicote
青铜十字骑士
青铜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 铁杆粉丝
15#
发布于:2017-01-09 10:01
异次元博士:满语复活论。楼主的意愿和决心值得赞赏。可是有些东西我就撕破皮说吧。得罪之处请包涵。我从小就生活在满洲镇,上小学,班里一半多都是满族人。其实根本没有习俗和生活习惯的差异。受着同样的教育,心里素质都趋同。我对满族风俗的唯一的认识是每年过年,在旗...回到原帖
总结一下很简单,国家有民族政策,满族身份有好处,有些长本事的其本身是汉族 还要想法挂靠个少数民族身份;至于满语,其实同理,学满语要投入精力财力吧,但又没好处,除非是学到专精的,这个收获都还有待界定。学儒家这个说到重点了,儒家的的根本思想就是要归化为大一统,根据亲疏远近,外族是边缘人群,综合前两点的利害关系,可不得往核心好好地挤一挤。
16#
发布于:2017-01-15 21:22
r10000:同志,如果我们都活在一个不受经济规律支配的游戏世界里,我是很乐意见到你所说的一切发生的,事实上,我乐意把“满”字换成很多很多别的语言和方言的名字。(事实上,很多时候,我多么渴望花一百年的时间每天在罗浮仙山的道观旁竹林里品着清茶去把世间一切值...回到原帖
艾馬拉語紀錄片叫什麼名字?
神も仏も知らぬ。わしは、己しか信じぬものである。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