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青花
白银十字骑士
白银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阅读:4164回复:17

[语言交流][转帖][讨论]为什么汉语的思维速度比其它语言都快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2-07-12 10:39
偶然看到这篇文章,不是全盘赞同作者的观点。而且我觉得他还忽略了阿拉伯语,现在还在使用的语言里,论声音的丰富度大家还有觉得跟汉语不相上下的语言吗?
为什么汉语的思维速度比其它语言都快[转帖]
发信人: sunjian (燕赤侠), 信区: Nation_relation
发信站: 一塌糊涂 BBS (Sun Jan 11 14:00:56 2004)

    中国人心里有这样一种成见;认为汉语迟早要被英语所淘汰。记得有一次,大概是胡野碧在辩论时干脆把它清楚地说了出来。前几天‘世纪大讲堂’请了一位学者李锐也认为全球化的结果是让英语统治世界。只有阮次山在一次‘大时代,小故事’中谈到汉语的思维速度比英语快。但是,他又提出一个问题;既然由于汉语使用了‘声’使得汉语的思维速度比英语快,那么,由于广东话中的声比普通话多,是不是广东话的思维速度比普通话更快呢?我的回答是,广东话虽然使用的声调多于普通话,但是,广东话有两个缺点,第一、它的文字规划得不好,文字表达欠佳,且有闭音节的声音存在。第二、它的声音利用率不高,普通话有21个声母、35个韵母和四声,连乘的结果是2900个声音,但是能够被利用的是2500个,而真正被用到普通话中的仅1200个。广东话有九声,即使它的声母和韵母与普通话一样多,那么它实际使用的声音也应该是普通话的两倍多才对,但是,广东话中实际使用的声音仅有1500个,与普通话相差不多,而它的利用率比普通话小了几乎一倍。利用率小,就说明难学。因为同样的一个声母或韵母,每次的使用实际上也是一种练习的过程,利用率高的声母或韵母必然容易记忆、容易掌握。日常生活中也可以看到,凡是常用的语言元素,包括声母、韵母、汉字和单词等到,越是经常使用的越容易掌握。语言的好坏其实取决于两个方面,第一、是不是能够用很少的记忆来掌握,第二、是不是能够在有生之年掌握到比其他人更多的知识?用一句极限的话来讲应该是:最好的语言是不学而知,但是所掌握的知识又最多的语言,或者说,学少而知多的语言。
  英语与普通话相比则不同,国际音标中,英语有20个元音和20个辅音,所以英语的声音种类不会超过20×20=400个;反过来说,不在这四百个声音之内的任何声音都不被英语所承认,或者被认为是不正确的发音;这里所说的不是‘音节’。比较一下就会看出,汉语的发音种类是英语的3倍,两者的比值远大于广东话与普通话的比值。  下面要说一下,为什么声音种类越多,思维速度就越快。这个问题,去年我在‘北大中文’论坛讨论了一个月才使大家弄清楚,在这里我希望尽量说得简单。假设有一个仅会发两种声音的人,具体地讲,他就会发a和b两个音。根据电脑的理论,我们知道,他用这两个符号依然可以表达整个世界。再假设,世界上仅有400种事物需要表达,那么,一个英国人可以用每一个发音来表达400种事物中的一件,而仅会发两个声音的人,有时就不得不用九个发音来表达400种事物中的一件,因为二的九次方才大于400。比如,英国人用‘i’代表‘我’而仅会两个声音的人可能要用abbababba代表‘我’这个概念。一般人每发一个声音大约需要消耗四分之一秒的时间。比较两者就会看出,仅会两个声音的人,不但表达得慢,而且还费力气。在表达‘我’这个概念的时候,英国人使用四分之一秒的时间,而仅会两个声音的人使用了二又四分之一秒。如果两个人总以这样的比例生活一辈子,他们一生中所享受到的所有信息将是它的反比9:1。实际的情况中,最明显的是日语与汉语的对照,我们知道,日语使用了100种不同的声音,而汉语使用了1200种声音,因此很多汉字让日本人一念就必须用两个或者三个声音来表达。我们假设日语中所有的字都用两个声音来表达,那么岂不是说,日本人一生所能够享受到的信息仅仅是中国人的一半吗?我曾经思考过,这是不是与日本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伟大的思想家有关。我们知道,思维实际上是一种心里说的过程,如果在说话时表达得快,那么,思维的速度也应该跟着快。具体的例子是赵元任曾经比较用英语和汉语背诵乘法口诀的速度,汉语使用了30秒,而英语使用了45秒。因此,如果两个人同时用英语和汉语来背诵的话,到了30秒的时候,汉语使用者一定想到了九九八十一,而英语使用者则一定到不了这里,说不定,他想到的仅仅是七七四十九。这就证明了使用发音种类多的语言比使用发音种类少的语言思维速度快。这一点曾经被国、内外许多学者所证实。至于思维速度快是否就代表聪明这个问题是被很多学者所承认的。
 我的证据是解释一个历史上的‘谜’古希腊人为什么比其他人更聪明?因为希腊的文化来自古菲尼基人,我们知道菲尼基人发明了人类的拼音字母,就声音的分解来说,这是一大进步,就思维速度来说,它是一大倒退。因为,为了筛选容易区分的声音元素,菲尼基人仅仅使用了22个辅音,这样,它的表达速度当然比现在任何语言都慢,而希腊人则采用了元音,我们知道元音与辅音结合以后,声音种类等于增加了好几倍。事实上,菲尼基人的声音中也有元音,否则他们是发不出来的。所谓的22个辅音是说他们仅承认这22个辅音为信息栽体,也就是,ma、me、mu、mai、muo在他们的耳朵里与一个m没有任何区别就像me的四种声调对于英国人来讲没有任何区别一样。由于声音种类的突然增加使得希腊人的思维突飞猛进,造成了后来的现象。论坛上曾经有人问汉语的声音种类依然多于英语,为什么没有英国先进。我的回答是,当声音种类突然增加的时候就有新思想出现,反之,当声音种类减少时,思想就趋于保守,而元朝以后,中国的声音中失掉了一个‘入’声,中国的衰弱正巧从那时开始。最后,在讨论尼安德特人的时候,人们也发现,使用声音种类少的人种会被历史淘汰。
 我之所以认为汉语必定战胜英语的根据还不在这里,关键是要解决人类目前所面临的知识爆炸问题。我们知道,目前的英语单词包括各种生物名称及专利发明的新术语已经超过了数百万,如果考虑到英语中有一些可以推导和联想的成份;比如前、后缀和复合词等,它所需要记忆的基本单词也有一百万个。而所有这些单词在汉语中都可以用四千个汉字来表达。根本的原因还是英语的发音种类不够。
 比如pork这个词,在英语中代表猪肉,它和猪pig、肉meat没有任何关系而仅仅代表它们的一个联合体而已,如果把猪肉pork、羊肉mutton、牛肉beef、猪油lard、羊油suet和牛油talon放在一起进行比较的话就发现,英语中所有的联体词都是一个与其中任何一个分解词毫无关联的新符号,而它们却构成了英语词汇的主体,英语中几百万的单词就是这样来的。它的根本原因是由于如果将pork改成pig和meat连在一起的形式,那么就要发音四次而pork仅仅发音两次;所以联体的词能够节省发音却要增加记忆,而分体的词,无需记忆可是却增加了发音次数。设想,一位屠夫,每天要用到‘猪肉’这个词上千次,使用两次发音的单词要比使用四次发音的词节省两千次发音,何乐不为?但是遇到不常用的词的时候,英语还是和汉语一样,使用分解的词,比如驴肉就用donkey meat来表达。因为不常用的词,即使设立了符号形式,别人也记不住。汉语能够将英语中联体词汇分解的功能,非常有用,它使所需要记忆的词汇大大地减少;不仅如此,它还能够将词汇在人们头脑中的位置整理得清清楚楚。达尔文主义的诞生就是建立在林奈的双名法的基础之上的,这种方法使得各种印象在脑子中由原来的平面,变成立体的。比如,在林奈以前,人们给所有的生物一个名字,结果,由于种类太多,同一种生物可能有两种名字,而另外的生物,可能没有名字。林奈则将所有的生物先分类,并且给出一个类名,然后在类名的下面放一个词,两者组成双名法的名字。这样不但清晰,而且大大的减少了需要记忆的符号;比如原来有一万个名字,现在分成一百个类,又在每类中分成一百种,我们所需要记忆的仅仅是一百个类名和一百个种名,共二百个,而不是原来的一万个。随着知识爆炸的问题逐渐恶化,人类就有必要将其他的术语也仿照这个方法改造,而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按照汉语的结构进行改革。而原因还是在于发音种类的数量。
 这个现象最先是德国的莱布尼兹体会到的,他认为汉语是自亚里士多得以来,西方世界梦寐以求的组义语言。但是,他没有看到声音的真正特性,却由于汉字的数量上的性能而定义汉字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文字。我想,如果他看到今天知识爆炸的世界,他一定会要求世界上所有的国家废除拼音文字而采用汉字。
 最后,谈一下关于人的一生中到底能够记住多少单词或符号的问题。中国人所使用的汉字通常在三到四千,而莎士比亚时代的英语仅有三万个单词,他本人能够全部掌握。但是,到了丘吉尔时代,他的单词量依然是三万个,可是,那个时候的英语已经拥有近百万个单词了。所以,我认为,莎士比亚使用英语单词的熟练程度是后人根本无法达到的。我曾经在网上向很多英语中高等教育的语言机构请教,到底学习英语应该掌握多少单词才成,但是,他们的回答总是含糊不清,或者扯一些别的东西。后来,在一些无法避免这个问题的文章中我发现,语言学家们对于英语单词的要求是:一个受过教育的英语使用者应该掌握五到二十五万单词,不但差距范围很大,而且,用这个标准来衡量,莎士比亚和丘吉尔都应该是文盲,至少是没受过教育的人。我认为,这是任何推崇英语的人的软肋,只要他们能够躲过别人问这个问题,其他的方面 ......
 我的观点曾经在北大中文网上讨论过。但是,可以看得出来,不知道的人还有很多,他们都认为自己是劣等民族和劣等文化。所以,在鼓舞中国人的信心方面还有很多事情要大家努力。其实,只要大家能够恢复信心,中国人在很多事情上早就应该领先于世界的。可是我们太爱钻牛角尖,总是当外国人设立一套标准的时候,我们拼命地追呀赶呀。为什么,我们自己不能够设立标准,也让他们换换口味?我记起几年以前,西方国家有一个喜欢指手划脚的毛病,那时,我也有一个毛病--喜欢掣肘拖腿。美国有一份cox报告,内中例举了大量的对比,用以说明中国人不可能通过三、四十次的核实验取得与美国一千多次核试相同的成果。唯一的解释就是中国盗窃了美国技术。有人也称这次事件为李文何事件。我那个时候给美国所有的参议员各发了一封电子信件。内容是说,如果他们希望彻底调查此事,就应该设立另外一个调查小组,好好研究一下汉语和英语在思维上面的差异。只有这样才能够弄清楚,为什么中国三、四十次的核试所取得的进展与美国一千多次核试的进展相差无几。在信的后面又附上了我的对于两种语言对比的计算书。后来,接到了不少回信,要求我告诉他们我的真实地址才肯继续考虑。
 ……我也明白,不会有哪个美国参议员会提出任何有关的议案的,因为,任何有关议案的提出,其本身都是对于汉语的一种变相宣传,都是对于英语的贬低。没有任何美国人愿意辩论它。道理非常明显,如果辩论下去,必然牵扯到语音和语言学中的诸多问题,每一个问题都是他们的一块伤疤。目前,美国一直要求中国降低人民币汇率,但是,态度依然没有超出礼貌的范围,所以,这套理论还不适合。一旦他们超出了理性,那么,非常容易扯到语言学的问题上来。换句话说,是:由于英语的思考范围狭窄,所以不能够从更加长远的利益来考虑问题。但是,这话我还不敢说,至少不敢对美国人说。因为我是学工科的,工程上的事情我有点把握,可是一碰到经济问题,我心里没底。
 类似的事情还有就是找世界语bbs进行辩论。谁都知道,世界语实际上是将英语改头换面设计的语言,当然不懂得使用‘声调’。我的问题是,英语的单词已经远远超过了常人的记忆极限,世界语有什么办法弥补这个缺陷吗?当时有人回答我说,世界语中使用派生的结构比英语更加明显。可是,当我将汉语中的声音种类,以及‘声调’的利用方法向他们解释以后,再也没有人发言了。
 还有就是美国有一个‘只说英语运动’english only曾经向全世界争求意见。可想而知,我的意见是什么了。我告诉他们,你们一意推行英语实际上是将美国文化推向深渊,是在摧毁美国文化。拯救你们的方法只有重新选择一门带有‘声调’的语言。对于这些没学过汉语的人来说,他们一般不懂得什么是‘声调’,所以,只好用唱歌时候的音阶来向他们解释;任何一个英语‘音节’都可以跟随音阶变化出至少八种不同的声音,这和‘声调’的作用差不多。上述所说的实际上就是美国人的软肋,没有必要的话,我是不会乱碰的,影响团结。而且,随着中国国力的增加,我们可以说的也越来越少,因为说多了,就给人借口说中国威胁他们。

夜青花•匿影池•铉旒珀
lxy
lxy
青铜十字骑士
青铜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沙发#
发布于:2012-07-12 10:50
我们班有不少对外语没兴趣的同学和这个人看法差不多……
夜青花
白银十字骑士
白银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板凳#
发布于:2012-07-12 11:08
我觉得这是中国人学习的优势,浪费这种优势很可惜。用比别人转得快的脑子去固步自封,落后不是偶然是必然。
夜青花•匿影池•铉旒珀
地板#
发布于:2012-07-12 12:50
我不清楚这位朋友探讨内容中,以声音种类评判语言优劣的这个标准,是否足够“科学”……就我本人而言,我从不认为世界语言中有优劣之分,并且一向认为,企图一一种民族语言取代其他语言作为所谓的“直接通用语”的语言霸权,是一种对人类文化多样性的不尊重。至于寻求交际媒介语,则是另一回事了。毕竟媒介语言可以便利交流,但是,对于学习这种语言的其他民族而言,产生民族自卑感就是最不可取的态度了。
 
对于这篇文章,有一点,我个人有一个小小的疑问。讨论思维速度和声音种类的问题,基于一个前提——“思维实际上是一种心里说的过程”。对于这个前提有没有人进行过实际的证实?或者说,这个前提可否证实?当一个多语者,一个以两种乃至以上语言为母语的人,进行自由而随意的语言切换的时候,他的思维也在不断地进行剧变?还是说,应当仿照乔氏的理论,将思维和输出的语言分开?因为如果思维=心里说,思维中就是实际的真实的语言,是否可以理解为,这个前提就否定了语言的转换和生成?
 
当然啦,我本人对于乔氏的理论仅有相当肤浅的理解,希望论坛里的语言学高手多多指正~ 也许我理解的语言的转换和生成,发生在思维的深层和表层之间中?
夜青花
白银十字骑士
白银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4#
发布于:2012-07-12 13:25
回 hongwei0315 的帖子
hongwei0315:我不清楚这位朋友探讨内容中,以声音种类评判语言优劣的这个标准,是否足够“科学”……就我本人而言,我从不认为世界语言中有优劣之分,并且一向认为,企图一一种民族语言取代其他语言 .. (2012-07-12 12:50) 

嗯...我一直有一个观点,那就是我们心中的想法是分为两种,一种是表意识的,大多由左脑控制的用语言浮现出的思考,我们可以用不同的语言来表达出这种思考,所以你的想法可以在心中用中文想、用英文想,说出来只是换个包装而已;另一种是潜意识的,大多不被我们所迅速察觉的思考,是一种更为广泛的、依靠图像和波动进行传输的语言,灵光一闪就是潜意识与表意识取得联系的信号,灵感之所以难以抓住就是因为你有时不太擅长用图像思考或迅速转换得到的信息。
所以也有人研究不通过语言进行交流,依靠感知情绪和思维波动,也就是俗称的"读心术",不,是比这更高一层的感知,因为如果真正达到这种感知状态,植物、动物在想什么,我们都可以与之交流了。
夜青花•匿影池•铉旒珀
夜青花
白银十字骑士
白银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5#
发布于:2012-07-12 13:41

也许,中文的长处是在于汉字的阅读需要左右脑配合,因此在转换信息上具有微弱的优势,造成了思维速度更快的结果?
不知道聋子有没有学习中文后和没学中文的对比,或许这样能验证我的猜想。
不过声音也很重要,其实声音的丰富度和从小接触什么有很大关系,就和嗅觉、味觉一样,声音的阻隔墙大概在六岁以后成型(依稀记得是六岁),所以孩子的认知能力在小时候要注重培养,适应适应不同的环境,会让反应和潜力充分得到锻炼。所以从小生活在多语环境的孩子长大以后更容易流利转换使用不同的语言。
但是,我觉得一种语言一种文化一种风格,越多了解就越多乐趣。用日语讲七拐八绕的话,用中文交朋友,用德语谈判,用法语外交,用菲律宾语吵架~以上纯粹个人用法
话说回来,更好地开发和利用大脑使建立一个可以自由切换信息模式的语言中枢,比起单一一种信息模式对大脑的开发和利用更令我感兴趣,这篇文章对我的启迪在于后者,即汉语等声调丰富的语言在建立语库体系时有更优越的途径,再加上汉字的多意输出,一个便捷的信息模式。便捷意味着迅速和复杂。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当你学习完全不同的语言,就是在建立新的信息模式,但是这些新模式的输出部分的核心-你的思想是相同的,所以灵活切换并运行这些模式有个捷径就是把相同部分附坠在复杂的多意模式下,就好像同一件衣服多买了件不同颜色的款;输出时习惯经历一个选择过程但不要忽略选择的存在直接默认,就像在练习一首交响曲的某一种单独乐器的演奏却同时让其他部分的旋律谙熟于心,专注于复杂曲目的简单旋律。这需要一点一心多用的能力,但久而久之,专注力也会上升。
输入部分,我自己的经验比较难梳理,但总体上还是最大限度让学习时与中文隔绝,抛弃中文思维就好像不会中文一样,能够保证自己的频率调整到所学语言的主要波段,输出部分也只专注在这种语言上,以便形成对话-联想和总结。
很多人一辈子都不会注意思维是怎么运作、语言是怎么改变大脑的,不过我觉得多关注一下肯定没错。
 
 
 
 
 
 
 
 
 
夜青花•匿影池•铉旒珀
6#
发布于:2012-07-12 20:33
     
7#
发布于:2012-07-13 13:43
好长阿···慢慢看
8#
发布于:2012-07-13 15:32
回 夜青花 的帖子
夜青花:嗯...我一直有一个观点,那就是我们心中的想法是分为两种,一种是表意识的,大多由左脑控制的用语言浮现出的思考,我们可以用不同的语言来表达出这种思考,所以你的想法可以在心中用中文 .. (2012-07-12 13:25) 

我其实这个方面的不是很确定呢……真的 加上老乔的东西也只是有个大概的认识……

我总觉得,用中文想、用英文想这种,只要脑子里出现了具体语言,就和说出来没啥太大的区别了。按照我粗浅的理解,转换生成应该是在产生具体语言之前的阶段进行的吧?我是倾向于把再深一层的看做思维,那种跳出语言的桎梏更加接近人对世界的感知和认识的东西。而潜藏在人类语言中的共性,应该是这种意义上人类对世界的感知和认识的共性。
9#
发布于:2012-07-13 15:37
回 夜青花 的帖子
夜青花:也许,中文的长处是在于汉字的阅读需要左右脑配合,因此在转换信息上具有微弱的优势,造成了思维速度更快的结果?
不知道聋子有没有学习中文后和没学中文的对比,或许这样能验证我的猜想 .. (2012-07-12 13:41) 

看到这个 突然想到之前的一个新闻 说一个生活在“多方言”家庭里的孩子 一直不会开口说话…… 当时就觉得好笑 不记得有没有专家借入鼓吹这种无聊的“推普”宣传

语言和一个民族的历史文化、这种语言所在的社会环境紧密相联,这种多样化是我最喜欢的,也是我认为世界诸语言最吸引人的、最值得珍视的东西~~
10#
发布于:2012-07-13 15:41
我也轉貼幾篇相關的:

快言快語

有些語言聽起來比其他語言快,但大部份語言傳遞資訊的速度是一樣的。

撰文/畢查(Anne Pycha)
翻譯/涂可欣

 語言學家羅奇(Peter Roach)在1998年寫道:「有些語言聽起來像機關槍一樣喋喋不休,有些語言則沉重緩慢。」幾個月前,研究人員有系統量化了羅奇的觀察,並提出令人驚訝的解釋。2011年,法國里昂大學的裴洛葛瑞諾(Fran蔞is Pellegrino)和同事在《語言》期刊發表的報告裡,分析了59人以七種不同語言大聲朗讀20篇相同的短文。他們發現,經常被形容像連珠砲的日語和西班牙語,每秒音節數最多;華語是這七種語言中速度最慢的,緊接著是德文。

 不過故事並沒有到此為止。研究人員把這些語言與第八種做為基準的越南語比較,計算每種語言所含的資訊密度。他們發現,西班牙語每個音節傳遞的資訊很少,只表達出整個語句的片段含意;相對地,華語每個音節裡包含了較多資訊,可能是因為華語的音節還帶有聲調。對聽的人來說,實際結果是西班牙語和華語傳遞資訊的速度一樣。在這七種語言中,有五種語言的速度與資訊密度符合這項關聯。研究人員臆測,儘管全世界語言變化多端,但它們傳遞資訊的速度是一樣的,可能是因應人類感覺系統的適應。

 這些研究結果可能會改變我們對全世界語言多樣性的看法。1950年代,語言學家喬姆斯基(Noam Chomsky)提出了普遍語法(universal grammar)的概念,他認為儘管各種語言聽起來截然不同,卻都具有共通的抽象結構。這個學說鼓舞了語言學界,但要找到真正的共同結構,卻比想像中困難多了。現今研究顯示,語言可以、也確實使用了廣泛多樣的語法結構,只要它們傳達給聽者的資訊速度是固定的。若這麼想,普遍語法就不再是抽象概念,而是人類溝通時確保說話者和聽者之間資訊穩定交流的關鍵。

出處:http://sa.ylib.com/MagCont.aspx?Unit=newscan;id=1962

========

人類語言中也有“DNA”?

    關於語言學,有個常識:一些語言的語速比另一些要快。比如相對於法語,西班牙語簡直就像在嘴裏跑火車;日語若是和德語賽跑,必定一馬當先。
    但與此同時,還有個有趣的現象鮮為人知:如果讓一個英國人、一個西班牙人講一個同樣的故事,說西班牙語的氣喘吁吁,說英語的優哉遊哉,而最終他倆花的時間差不多。
    為什麼語速快的那位沒能早早講完故事?這說明,兩種語言的語速雖然不同,但在資訊傳遞上耗費的時間相差無幾——這又是為什麼?近期發表在美國《語言》雜誌上的一項研究成果試圖對此作出解答。對於這項研究的結果,中國人比較感興趣的部分可能是:在7種常用的人類語言中,漢語的“資訊密度”是最高的。而語言學界則認為,此項研究最大的意義在於證實了確實有一種“DNA”,普遍存在於人類語言當中。
    
為漢語言簡意賅找到了科學根據
    
    由里昂大學發起的這項研究共招募了59位志願者,他們的母語分別是英、法、德、意、日、西、漢等7種人類常用語言和“冷門”的越南語。他們每個人都被要求對著錄音機用自己的母語讀20篇短文,所有超過150毫秒的停頓都會被刪除。接下來,研究人員對每一段錄音裏的音節進行統計,隨後又分析了每個音節所包含的意義。舉例來說,同樣是單音節的英語單詞,“bliss”表達了比快樂更為極致的愉悅之情,含義要比“to”豐富得多。
    在對所有原始資料進行分析和匯總之後,研究人員為所有納入研究範圍的語言設定了兩個坐標值:音節的平均資訊密度(以下簡稱為資訊密度),以及日常語速下每秒鐘所能說出的音節量(以下簡稱為音節量),同時把越南語的資訊密度設定為1,作為其他7種語言的參照係。研究發現,資訊密度和音節量成反比,也就是說,資訊密度越高的語言,語速就越慢。其中漢語的資訊密度最高,為0.94,語速則為每秒5.18個音節;英語以每秒6.19個音節的語速傳達密度為0.91的資訊量;西班牙語雖然語速高達每秒7.82個音節,資訊密度卻只有0.63;而日語每秒能飆出7.84個音節,不過它的資訊密度僅為0.49。
    有必要解釋一下,所謂資訊密度,其實和之前說到的音節含義相關:一種語言中,越多含義豐富的單音節詞彙,它的資訊密度就越高。就拿“國際化”這個詞來說,漢語只需要3個音節,而英語internationalization卻用了8個音節。此外,漢語中有很多同義字,這也是它資訊密度高的主要原因。
    
7000種語言遵循著同一條原則
    
    研究進展到這一步,看上去很像是學者們閒著沒事兒自娛自樂的遊戲,有趣,但也僅僅是有趣而已。因為語速和資訊量之間的關係並不是語言學研究的核心問題,此前也從沒有在學界引起過關注。
    不過,接下來的結論卻讓語言學家們不得不認真對待。在報告中研究人員這樣寫道:“在資訊密度和音節量之間存在著某種協議。相對於資訊密度低的語言,資訊密度高的語言在傳達資訊時能比較節約地使用音節,也就不需要那麼快的語速。”換句話說,在一樣長的時間段裏,不同的語言儘管語速不同,傳遞的資訊量其實是相等的。再換句話說,為了在一樣長的時間段裏傳遞相等的資訊量,有的語言需要用快語速,有的不必。這也就解釋了為什麼講一個同樣的故事,西班牙人快,英國人慢,而用時差不多。
    “這意味著,在世界上現存的7000種左右的語言中,儘管它們從拼寫到發音、從詞彙到語法都有著千差萬別,在本質上卻遵循著某些簡單通用的原則。我們可以把這種原則看作是人類語言中的‘DNA’,就好像我們的身體裏存在著DNA一樣。”語言學專家、上海外國語大學英語學院院長梅德明教授這樣評點。這種“DNA”是一條冥冥之中的紐帶,將操著不同語言的人類連接在一起——儘管我們自己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在梅德明看來,“DNA”在語言中的存在,證明了語言生來平等而不受社會、經濟和文化發展的影響,無論塔加路語、泰語還是挪威語、沃洛夫語;進而從語言學的角度證明了人生來平等。因為,語言從來都不單單是一種交流工具,而是人類的身份證。

出處: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860fee01011y8x.html
我在此填的性別是頭像人物的性別,本人身份資訊不透漏,待與本人見面後(或許從來不會)你們就知道本人是男是女及其他資訊了
夜青花
白银十字骑士
白银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11#
发布于:2012-07-13 16:15
我曾经对动素感兴趣过,然后延伸到音素...都是符号系统的重要部分。最后摸到语素,语素文字既表达语义又有相对应的语音,所以又称为意音文字。
然后,因为爱看古文,所以对于信息量丰富的文字开始加以注意,往世界上各种文字上找,结果我的偏题能力再次发挥,喜欢上看那些不同外表的语言的载体,欣赏他们的内涵,品味他们的特殊,顺便寻找下创造者及背后的故事...这算是符号体系里最吸引我的部分了~
另外,还想过如果计算机突破二进制,用中文来编码,是不是就可以超越奇点了呢...胡思乱想,专业人士路过请温柔地放下手中的砖...
最后,我认为语言是塑造了一个人的身份的一种重要因素,因为这与他的经历息息相关。哦,再说下去就往心理学上偏了,反正这道理大家应该都比我懂,小生就此退场先>_<
夜青花•匿影池•铉旒珀
夜青花
白银十字骑士
白银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12#
发布于:2012-07-13 16:17
百度百科
语素文字,又称表语文字,是表示词或语素(语言的最小语义单位)的文字。历史上发展成熟而又代表高度文化的语素文字有西亚的楔形文字、北非的圣书字和东亚的汉字。
概念
  语素文字(英语:logogram,来自古希腊文:λόγος“词”和γράμμα“字符”),又称表语文字,是表示词或语素(语言的最小语义单位)的文字。它和表音文字不同:表音文字是表示语音的文字,表音文字的一个字位表示一个音位或者音位的组合。
  在非正式的场合,语素文字往往被称为表意文字或象形文字,但这只是一种比喻或形象的说法。语素文字和表意文字、象形文字的区别主要有两点:
  1、语素文字是用来记录语言的文字,和语言有严格的对应关系。一般来说语素文字可以分解为字位,一个字位代表一个语素,当然也可能出现一个字位代表几个语素和几个字位代表一个语素的情况。与语素文字不同,表意文字只是表达一种意思,象形文字只是用图画来表示物体,这两种都不一定用来记录语言。比如禁烟的标志可以看成表意文字,但不是语素文字。
  2、目前已知的语素文字都不局限于表形和表意,而是有表音的成分。因此,语素文字也称为意音文字。
  语素文字的出现代表人类文字史走出原始时期,进入古典时期。
  “意音文字”和汉字中的“形声字”不是同一个概念,任何汉字(无论是否形声字)都是意音文字系统的字位,因为它(在特定的方言里)都有确定的一个或几个读音。
 
 
语素文字
  历史上发展成熟而又代表高度文化的语素文字只有西亚的楔形文字、北非的圣书字和东亚的汉字。但楔形文字和圣书字早已废止使用,汉字是当今世界上唯一仍被广泛采用的语素文字,为中国、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使用。除此之外,日本语、越南和韩语/朝鲜语也使用部分汉字。
  契丹文(限契丹大字,契丹小字为拼音文字)、女真文、西夏文及越南的字喃等,均是模仿汉字而构成的语素文字。现在契丹文、西夏文已经失传,而字喃在越南于19世纪被法国统治后,就已经不再采用。
  古彝文也是一种语素文字。而现时流通于四川的凉山规范彝文,已经演变及简化为音节文字,没有了表意的功能。云南规范彝文仍然是语素文字,但使用不广泛。
 
 
 
夜青花•匿影池•铉旒珀
13#
发布于:2012-07-13 18:50
讲的太抽象了,~~~!!!晕!~!!!
夜青花
白银十字骑士
白银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14#
发布于:2012-07-13 18:55
回 vahde 的帖子
vahde:讲的太抽象了,~~~!!!晕!~!!! (2012-07-13 18:50) 

嗯,我太笨了,这种事情一旦写出来就会像坨XX一样难看...
夜青花•匿影池•铉旒珀
15#
发布于:2012-07-14 20:32
     
夜青花
白银十字骑士
白银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16#
发布于:2012-07-16 20:34
回 夜青花 的帖子
夜青花:也许,中文的长处是在于汉字的阅读需要左右脑配合,因此在转换信息上具有微弱的优势,造成了思维速度更快的结果?
不知道聋子有没有学习中文后和没学中文的对比,或许这样能验证我的猜想 .. (2012-07-12 13:41) 

嗯...历时多天,从常常断网的住处挪到完全没有网的住处再挪到终于有稳定网的住处,终于把一点点想法写出来了,虽然看上去还是怪怪的,不够专业的表达,显得抽象而冗赘...
看来真不太擅长理性的表达,只擅长混沌的感应>_<
夜青花•匿影池•铉旒珀
bamboo
青铜十字骑士
青铜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 铁杆粉丝
17#
发布于:2012-07-19 17:22
“因为同样的一个声母或韵母,每次的使用实际上也是一种练习的过程,利用率高的声母或韵母必然容易记忆、容易掌握。”

日语才5个元音~~~

“广东话有两个缺点,第一、它的文字规划得不好,文字表达欠佳,且有闭音节的声音存在。”

文字规划不好,是粤语的原罪么?
有闭音节的声音存在?是说入声么?日语也没有入声耶~~~

按照文章作者的思路,我发现……
諸行無常,諸法無我。驕者難久,盛者必衰。刹那芳華,萬物皆流。克己清心,復禮為仁。執中守一,道法自然。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