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229回复:1

[语言交流]大家讨论一下非教材资料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7-11-09 00:48
首屈一指的就是词典,但在讨论之前做必要的说明,一些讨论的例子我喜欢尽量用常用语言,因为这样的资料比较好找,不懂这种语言的朋友也很容易找到资料进行思考,我优先使用的语种一般是汉语英语>日语>俄语>西班牙语法语德语>其他语言(除非在某种例子只在特别的小语种里出现)。


对于外语的学习者而言,词典是必不可少的,但是这不等于教材没有用,实际反而教材更重要,因为词典加语法不等于教材,也更不能代替教材。比如很常见的日语词汇“eki”翻译成“车站”,但是实际情况不包含汉语的公交车站的意思,公交车站日语里是“basutei”;日语的汉字“上”ue基本等于汉语的上,但是范畴小于汉语,新标日初级就特意说明了汉语的“在墙上”,在日语里是“kabe ni”(在墙),而没有上,如果再和英语比较情况更有意思,此2例说明不同语言的词汇即使语义基本相同的,也有一定差异,而这些差异多且复杂到无法再一本词书中写的即全又详细,因为这不是词典的职能而是教材该做的。即使是学习词典,也不具备一定的只有教材才有的功能。因此教材和词典要配合使用,这就更突显的词典的重要性,因为教材词典缺一不可。


双解词典是学习外语时初级中级阶段最好的非教材类材料,但是很多双解词典有各种问题。比如,每个词条所附加的属性信息种类不够丰富等,但最重要最显著的缺点也是很多汉外词典共有的,就是一个词条之后的内容,到底是“对等词”还是“说明解释”,这一点我见到的词典几乎都没有明确。就像是在用“漂亮,好看”作为“美丽”这个词的说明。




其他我先不说,以免影响大家原本的认知,看看大家固有的看法,然后再慢慢的讨论
沙发#
发布于:2017-11-18 13:27
有些内容,词典的介绍无论如何也是不足的,以日语为例,aru和iru在教材里很多描述为有生命和无生命的区别,但是其实并不是,因为植物是有生命的,但是考虑一下植物,鬼魂,幽灵,机器人,尸体……等是用iru还是aru就知道具体情况是容易受到教材的误导的,另一个例子就是kondo(今度),一般都描述为下一次,下一个,但是考虑这样的情况比如kondo no kayoubi,如果今天是星期一,这就是本周星期二,也就是“明天”,如果今天是星期四,那就是下周的星期二,所以描述为下一个其实不准确。就像日语的“上”比汉语表示的语义范围小一样。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