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kdentei
白银十字骑士
白银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阅读:611回复:31

北京話是否還有入聲遺留?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7-10-21 02:19
在新國音確定為國語/普通話語音基礎前,北京話的讀書音還保留著入聲,然而北京話口語多數相信入聲早已脫落,但在實踐上我覺得個別入聲可能有保留


像數詞"一"
一個 Ji(k) ke
一本 Ji(p) pen - 譯本 Ji pen
一體 Ji(t) thi - 液體 Ji thi


感覺上有點像日語的促音,這是目前唯一想的到的例子
一這個詞如果與其他詞彙連用發音就會比較短促,而且會變調,感覺就是入聲
不知道以北京話為母語的人是否有這種情形?本身是否有意識到這樣的情形?
或者這只是因為受到其他方言的影響(可能在台灣國語受到閩南語影響)?
[dekdentei于2017-10-21 02:29编辑了帖子]

最新喜欢:

Fredrik_ChangFredri...
聲同未必大同,而大同需先聲同。
Взаимо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способствует полную гармонию, но прежде ней оно нужно
沙发#
发布于:2017-10-21 04:44
我试着念了念这仨词,无论怎样改变语气,都没有感觉到有促音存在。
此外,北京口音的发音:
一本儿 —— 译本;
一体 (yiti) —— 液体(yeti)。


在北京话里这两组的发音不一样。其实我大胆假设一下,北京口音的特点是发音不清楚,含糊。我们说“西红柿炒鸡蛋”就说成“胸儿炒鸡蛋”,“不知道”发成“不儿道”,甚至“不儿澳”。而促音的话似乎和这种发音特点相悖,应该是不会存在。
[Fredrik_Chang于2017-10-21 04:46编辑了帖子]
Maak hout in die somer bymekaar, sodat jy in die winter om die vuur kan sit.
板凳#
发布于:2017-10-21 10:33
Fredrik_Chang:我试着念了念这仨词,无论怎样改变语气,都没有感觉到有促音存在。
此外,北京口音的发音:
一本儿 —— 译本;
一体 (yiti) —— 液体(yeti)。


在北京话里这两组的发音不一样。其实我大胆假设一下,北京口音的特点是发...
回到原帖
这种属于南城北京土话

和字正腔圆的北京话还是不一样
地板#
发布于:2017-10-21 19:06
没有入声。
冷静地思考,谦虚地求教,深入地讨论。
dekdentei
白银十字骑士
白银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4#
发布于:2017-10-21 19:50
Fredrik_Chang:我试着念了念这仨词,无论怎样改变语气,都没有感觉到有促音存在。
此外,北京口音的发音:
一本儿 —— 译本;
一体 (yiti) —— 液体(yeti)。


在北京话里这两组的发音不一样。其实我大胆假设一下,北京口音的特点是发...
回到原帖
"液"字在大陸念ye(ㄧㄝˋ)啊,台灣教育部字音訂為yi(ㄧˋ)

我覺得一這個詞跟其他詞在一起時發音比較短促,所以這應該是台灣國語自己發展出來的現象

北京口語發音含糊,這點我倒是經常耳聞,外國漢語學習者也經常提及,拂菻坊有拍過一部視頻專門講這個主題
聲同未必大同,而大同需先聲同。
Взаимо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способствует полную гармонию, но прежде ней оно нужно
dekdentei
白银十字骑士
白银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5#
发布于:2017-10-21 19:51
alandelong:这种属于南城北京土话

和字正腔圆的北京话还是不一样
回到原帖
那麼北京話是否有我說的那種現象?
聲同未必大同,而大同需先聲同。
Взаимо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способствует полную гармонию, но прежде ней оно нужно
dekdentei
白银十字骑士
白银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6#
发布于:2017-10-23 01:03
yoontaesoo:没有入声。回到原帖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YYYJ201304006.htm
這篇文章我想下載來看,不過目前還沒辦好支付寶或微信,不過在正文快照的部分正好是其核心部分,不妨參考看看
聲同未必大同,而大同需先聲同。
Взаимо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способствует полную гармонию, но прежде ней оно нужно
7#
发布于:2017-10-23 08:49
alandelong:这种属于南城北京土话

和字正腔圆的北京话还是不一样
回到原帖
南城的土话好可爱呀,我的一个北京朋友说话就是这样的
8#
发布于:2017-10-23 12:07
Fredrik_Chang:我试着念了念这仨词,无论怎样改变语气,都没有感觉到有促音存在。
此外,北京口音的发音:
一本儿 —— 译本;
一体 (yiti) —— 液体(yeti)。


在北京话里这两组的发音不一样。其实我大胆假设一下,北京口音的特点是发...
回到原帖
那发音发成那样了,还能听明白吗??有些不常用的词,应该听不懂吧??
9#
发布于:2017-10-23 16:25
604692228:那发音发成那样了,还能听明白吗??有些不常用的词,应该听不懂吧??回到原帖
Maak hout in die somer bymekaar, sodat jy in die winter om die vuur kan sit.
10#
发布于:2017-10-23 19:15
Fredrik_Chang:能回到原帖
这样的话,我觉得和法语的发展过程很像啊,省略的很严重也能听明白,结果就彻底的省略掉了
11#
发布于:2017-10-23 21:19
604692228:这样的话,我觉得和法语的发展过程很像啊,省略的很严重也能听明白,结果就彻底的省略掉了回到原帖
我很同意您的这个说法。我是觉得像丹麦语,各种含糊不清楚。其实我们一板一眼地念普通话的每个字的时候,当然会清楚的发出来。但是口语的话,北京话吃字儿的现象非常普遍。经常三个字的名字,中间那个字经常就滑过去了。往往仨字儿的名字如果念得很清楚的话,可能接下啦就要有很严肃的对话了。尤其是家长叫孩子名字的时候。
说话完全含糊不清楚的那是北京二溜子的口音,但是即使受过教育的北京人,也会有很多词发音简化。比如在连贯的说话中“但是”→“但儿”,“说话”→“schwa”。 :D
Maak hout in die somer bymekaar, sodat jy in die winter om die vuur kan sit.
dekdentei
白银十字骑士
白银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12#
发布于:2017-10-24 02:39
說到跟法語很像

---沈阳话中有一系列双音节单纯词,有音无字或权且以两个字音译,诸如:
“眨巴”意为眨
“疙瘩”意为结
“即咯”意为吵架。
笔者认为这类双音节单纯词实质是汉语入声塞音韵尾等古音的遗存,即可称为单字双音节白读,即如“眨巴”为“眨”白读、“疙瘩”为“结”白读、“即咯”为“...

這篇論文目前我還沒下載,不過看這些就夠了
北方漢語塞韻尾可能也像法語那樣,平時消失掉,但當條件滿足時就顯現出來
Je suis anglais, Tu es indien...

我覺得這也是北方話值得討論的點之一,北京話就是中國的法語,都是長期的政治核心語言,文化融合之地
德國人學法國說小舌音r,而滿語的捲舌音應該也是跟北京話學來的,因為其他親屬語言都是翹舌音

不過回歸正題,我想說的是入聲在北方話裏頭並沒有徹底消失,而是轉型了
[dekdentei于2017-10-24 02:57编辑了帖子]
聲同未必大同,而大同需先聲同。
Взаимо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способствует полную гармонию, но прежде ней оно нужно
dekdentei
白银十字骑士
白银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13#
发布于:2017-10-24 02:44
Fredrik_Chang:我很同意您的这个说法。我是觉得像丹麦语,各种含糊不清楚。其实我们一板一眼地念普通话的每个字的时候,当然会清楚的发出来。但是口语的话,北京话吃字儿的现象非常普遍。经常三个字的名字,中间那个字经常就滑过去了。往往仨字儿的名字如果念得很清楚的话,...回到原帖
不知道說不ㄦ道,我還蠻喜歡這樣的口音的,很有特色,一聽就是北京人,其他北方話好像沒有這樣的
[dekdentei于2017-10-24 02:45编辑了帖子]
聲同未必大同,而大同需先聲同。
Взаимо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способствует полную гармонию, но прежде ней оно нужно
14#
发布于:2017-10-24 13:51
dekdentei:說到跟法語很像

---沈阳话中有一系列双音节单纯词,有音无字或权且以两个字音译,诸如:
“眨巴”意为眨
“疙瘩”意为结
“即咯”意为吵架。
笔者认为这类双音节单纯词实质是汉语入声塞音韵尾等古音的遗存,即可称为单字双音节白读,即...
回到原帖
沈阳话中还有一些其他的词应该是从满语来的,比如“旮旯”,“膈应”,“埋汰”,“磨叽”,这就不容易判断每个词的词源,我这没有沈阳话词典。不过你说道这个话题,让我想了解一下“眨,疙,即”在粤语,客家话,闽南语,湘语,赣语,吴语和日语中的汉字词以及韩语中的汉字词的读法如何?
我不太了解古汉语读音,这样看来我猜测可能古汉语里“眨读zab,疙读ged或gad,即读jig”
dekdentei
白银十字骑士
白银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15#
发布于:2017-10-25 02:00
604692228:沈阳话中还有一些其他的词应该是从满语来的,比如“旮旯”,“膈应”,“埋汰”,“磨叽”,这就不容易判断每个词的词源,我这没有沈阳话词典。不过你说道这个话题,让我想了解一下“眨,疙,即”在粤语,客家话,闽南语,湘语,赣语,吴语和日语中的汉字词以...回到原帖
即字閩南語是-g韻尾 即時 jig xi
閩南語裡沒有疙、眨這兩個詞,但是乞丐念作 kid jia(jia的本字應該不是丐,但kid是乞是無庸置疑的),眨閩南語裡沒有同源詞或類音字,無法判斷,不過直覺上來說,真有可能就是-b韻尾
聲同未必大同,而大同需先聲同。
Взаимо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способствует полную гармонию, но прежде ней оно нужно
dekdentei
白银十字骑士
白银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16#
发布于:2017-10-25 02:03
604692228:沈阳话中还有一些其他的词应该是从满语来的,比如“旮旯”,“膈应”,“埋汰”,“磨叽”,这就不容易判断每个词的词源,我这没有沈阳话词典。不过你说道这个话题,让我想了解一下“眨,疙,即”在粤语,客家话,闽南语,湘语,赣语,吴语和日语中的汉字词以...回到原帖
不過我記得旮旯好像粵語也有...
我得去翻翻以前的教材
聲同未必大同,而大同需先聲同。
Взаимо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способствует полную гармонию, но прежде ней оно нужно
17#
发布于:2017-11-04 16:07
dekdentei: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YYYJ201304006.htm
這篇文章我想下載來看,不過目前還沒辦好支付寶或微信,不過在正文快照的部分正好是其核心部分,不妨參考看看
回到原帖
建议看看这一篇:《从沈阳话单字双音节白读看其塞尾音的遗存》献疑——与高晶一先生商榷
冷静地思考,谦虚地求教,深入地讨论。
18#
发布于:2017-11-04 16:17
dekdentei: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YYYJ201304006.htm
這篇文章我想下載來看,不過目前還沒辦好支付寶或微信,不過在正文快照的部分正好是其核心部分,不妨參考看看
回到原帖
大言不惭一句,我也产生过和高晶一先生一模一样的想法,还做了统计。结论也差不多。但部分词汇还是有些牵强。其中一些词是满语、蒙古语和朝鲜语进入汉语的,不是入转舒又加衬字。
另外,沈阳话(和我的方言差别很小)与北京话还是有差别的,尽管有人认为东北官话可以划归在大的北京官话之下。
还有就是,这和楼主说的ikken这种现象不一样。您说那种就真的是入声韵,而眨巴这种是舒化了的,已经不是入声了。
冷静地思考,谦虚地求教,深入地讨论。
19#
发布于:2017-11-04 16:29
dekdentei:說到跟法語很像

---沈阳话中有一系列双音节单纯词,有音无字或权且以两个字音译,诸如:
“眨巴”意为眨
“疙瘩”意为结
“即咯”意为吵架。
笔者认为这类双音节单纯词实质是汉语入声塞音韵尾等古音的遗存,即可称为单字双音节白读,即...
回到原帖
这几个词不限于东北官话。这方面,太原话为代表的晋语更有参考价值。
冷静地思考,谦虚地求教,深入地讨论。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