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919回复:13

學分析語就是得狂背,感覺好無奈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7-06-18 00:49
語法沒什麼花樣,就只能玩字詞遊戲,學起來好生不是滋味,那些東西大多規律不強,還都得踏實地記牢...
吾生雖有限,然興趣無限。各地各族之語言,文化皆無高低貴賤之別。
沙发#
发布于:2017-06-18 00:51
雖然所有語言學到後期都是只剩下積累詞句,但學分析語的話過早就進入這個階段,還是有些難受...  積累詞句永遠是最沒辦法也是最重要的環節
吾生雖有限,然興趣無限。各地各族之語言,文化皆無高低貴賤之別。
板凳#
发布于:2017-06-18 14:07
请问楼主的母语是哪个?
其实很早西方人就说汉语是没有语法的,这和楼主说的规律性不强,我觉得就是一个意思。
后来接受了一种可能算少众的理论,就是,不一定每种语言都非得有西方意义上的语法。

我吃过了。
饭吃过了。



从小感觉汉诗无比的优美,曾经有段时间,我企图在世界的其它语言里面,找到形式上(例如格律押韵等方面)和汉诗identical的语言。这里也旧话重提,据我所知,就算我们的近亲语言,也作不出汉语这样的整齐的诗句,而且能做到形式和意义的高度统一。为什么?我能想到的一点,无非就是,汉语不需用特定的形式标出主语谓语宾语。意思上理解通了,就通了。
地板#
发布于:2017-06-18 14:14
同时,我也曾经思考过,凭什么,世界上具有最复杂的格和时态的语言(不知道是哪种),就把人类一切的概念都能包含进去?也算是钻牛角尖吧。有的语言,连昨天和前天都用不同的时态,好吧,如果某个星球上,每天(“天”是什么?)有两次日出,一个大太阳,一个小太阳,这种语言要不要用不同的时态区分:大太阳出来之前、大太阳出来之后小太阳出来之前、小太阳出来之后两个太阳同时可见、大太阳下山后小太阳下山前、小太阳下山后两个太阳都不可见 这样的若干种时间段?
kicote
青铜十字骑士
青铜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 铁杆粉丝
4#
发布于:2017-06-18 19:35
r10000:同时,我也曾经思考过,凭什么,世界上具有最复杂的格和时态的语言(不知道是哪种),就把人类一切的概念都能包含进去?也算是钻牛角尖吧。有的语言,连昨天和前天都用不同的时态,好吧,如果某个星球上,每天(“天”是什么?)有两次日出,一个大太阳,一个...回到原帖
要真的有这个智慧星球,而且也多语种保存,相信也是各种不同,有之类的说法也是可能的,本身地球上语言就差别较大,不符合母语习惯的,就觉得像外星语言这种感觉,也是正常的。
kicote
青铜十字骑士
青铜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 铁杆粉丝
5#
发布于:2017-06-18 19:40
分析语极端至孤立语,典型汉语系,文字记载历史悠久,而且还是非纯表音文字,偏偏还是意音文字,尤其文白双轨历史也一样久,可以说已经懒到极致了,故才有所谓汉语很乱,没有语法这样的结论,往好听的说,那是博大精深。
6#
发布于:2017-06-18 19:42
kicote:要真的有这个智慧星球,而且也多语种保存,相信也是各种不同,有之类的说法也是可能的,本身地球上语言就差别较大,不符合母语习惯的,就觉得像外星语言这种感觉,也是正常的。回到原帖
人类具有同样的视觉系统,正常人能感知的光波频率范围不因语言而异。但有的语言只有寥寥几个表示颜色的词汇,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无法理解更丰富的颜色。此谓Whorfian hypothesis要解决的疑难。同样,用来描述相对论的词汇(或者词素),在相对论被发现之前就已经存在了,那么为什么人类仍然能用现有的英语和汉语讨论相对论?
[r10000于2017-06-18 19:47编辑了帖子]
7#
发布于:2017-06-19 00:36
我明白楼主的意思了。

的确,如果一个语言语法复杂的话,那需要各种各样的练习,各种各样的例句来一点点熟悉不同的语法点。在学习语法的同时就不知不觉记住很多词的用法。
反之,分析语的语法简洁,有时甚至一两句话就能解释清楚而不需要例句。那积累词汇培养语感就只能靠自己狂背了。

不只是分析语,以前学哈萨克语的时候,因为这门语言几乎没有什么特例,有些语法点练几遍就掌握了。词汇的话也是不得不找其它材料一点点积累。
Maak hout in die somer bymekaar, sodat jy in die winter om die vuur kan sit.
8#
发布于:2017-06-19 02:31
Fredrik_Chang:我明白楼主的意思了。

的确,如果一个语言语法复杂的话,那需要各种各样的练习,各种各样的例句来一点点熟悉不同的语法点。在学习语法的同时就不知不觉记住很多词的用法。
反之,分析语的语法简洁,有时甚至一两句话就能解释清楚而不需要例句。那积累词汇...
回到原帖
我也還有其它的相關困惑,和母語(一種分析語)很接近的另一種分析語學起來是不是意味著收穫很小(這裡僅指語言學和邏輯思維能力鍛煉的意義上的收穫)? 比如說母語是漢語中的國語,學泰語寮語越南語或者其它種類的漢語,是不是得不到多少思維鍛煉,只能一味地無奈地狂記?
吾生雖有限,然興趣無限。各地各族之語言,文化皆無高低貴賤之別。
9#
发布于:2017-06-19 06:07
WirohjnKun.al:我也還有其它的相關困惑,和母語(一種分析語)很接近的另一種分析語學起來是不是意味著收穫很小(這裡僅指語言學和邏輯思維能力鍛煉的意義上的收穫)? 比如說母語是漢語中的國語,學泰語寮語越南語或者其它種類的漢語,是不是得不到多少思維鍛煉,只能一味...回到原帖
我觉得思维锻炼绝对是有的。
从我自己的经历和别人讲的故事来看,无论是两种相差很大甚至截然不同的语言,还是两种非常相似的语言,能够都学好的话,都需要不断锻炼思维才能达到。
我自己的经历是,现在在一点点学粤语。粤语的报纸文章什么在我学了几天的时候就能看懂90%。但其中大部分的话我都不会说,更不用提听力了。粤语现在受普通话影响很大,用词什么的都有诸多相似点。但这看似相似的背后其实区别非常大。不仅仅是同一个字在不同语言里的不同发音,还有粤语中许多词和普通话并不一样。今天就学到了粤语的“喊”其实是“哭”。再加上粤语的语法有太多和普通话不同的地方。想学好粤语,虽然我们讲普通话/国语的人有很大优势,但仍需要花时间花功夫,而且思维也得及时调整,这都需要锻炼。
一个朋友是西葡语的翻译,英国人。他在巴塞罗那生活过,能听懂加泰罗尼亚语。他最早学西葡语时是大学本科,两种语言一起学。几乎班里所有人都将两种语言混在一起。但他们的老师让他们每天都坚持两种语言一起练习,其中许多人都逐渐将重心转移到一种语言上或者直接换专业的。但坚持下来的人,两种语言学的都很好。而且上葡语课的时候,学得好的恰恰不是西班牙的同学而是其他如我以及两个德国的同学。

所以说语言相似或者接近不意味着收获很小,即使该语言是分析语。所谓“狂记”也不一定非得“无奈”。因为只要是两种语言,就存在差别,无论多小。多读多说多看能够完善一门不同的语言中的一些细小的环节。最后举个例子:
Afrikaans里要是说“我有3个”,是这样的:Ek het drie.
而荷兰语里这句话要加一个宾语er: Ik heb er drie.
这就是一个词的差别,但还是需要大量的练习才能掌握,这种掌握需要灵活性而不是一味狂背
Maak hout in die somer bymekaar, sodat jy in die winter om die vuur kan sit.
10#
发布于:2017-06-19 12:42
Fredrik_Chang:我觉得思维锻炼绝对是有的。
从我自己的经历和别人讲的故事来看,无论是两种相差很大甚至截然不同的语言,还是两种非常相似的语言,能够都学好的话,都需要不断锻炼思维才能达到。
我自己的经历是,现在在一点点学粤语。粤语的报纸文章什么在我学了几天的时...
回到原帖
多謝您的回覆,我不再有疑慮了。我現在可以放平心態毫無顧忌地學自己感興趣的幾種漢語方言了
吾生雖有限,然興趣無限。各地各族之語言,文化皆無高低貴賤之別。
11#
发布于:2017-06-19 14:59
r10000:请问楼主的母语是哪个?
其实很早西方人就说汉语是没有语法的,这和楼主说的规律性不强,我觉得就是一个意思。
后来接受了一种可能算少众的理论,就是,不一定每种语言都非得有西方意义上的语法。

我吃过了。
饭吃过了。



从小...
回到原帖
語法太自由,基本等於完全無規律,所以分析語學起來很累,而且是“讓人不開心”的累,
吾生雖有限,然興趣無限。各地各族之語言,文化皆無高低貴賤之別。
12#
发布于:2017-06-19 17:42
WirohjnKun.al:多謝您的回覆,我不再有疑慮了。我現在可以放平心態毫無顧忌地學自己感興趣的幾種漢語方言了回到原帖
嗯,学语言本身就很锻炼思维。
Maak hout in die somer bymekaar, sodat jy in die winter om die vuur kan sit.
13#
发布于:2017-07-03 12:14
另外听很多人讲汉语 特别是中老年人 表达起来都是颠三倒四 语法各种错,必须根据上下文推理。
seni kelidu dep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