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7948回复:18

[语言交流]关于印欧语的冠词和闪米特语——声友Nyuggu提出的问题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3-11-08 16:01
昨天看材料,又看到关于冠词的问题,想起声同这里还有个坑,就想过来再聊聊这个旧话题。难得现在学的东西也涉及到了这方面的问题。
 
Nyuggu的原帖及部分声友的相关讨论参见:印欧语里的冠词是否都是闪语给硬带进去的?
原帖主要内容:“法语的LE/LA,意语的IL/LA,西语的EL/LA.都明显和阿语AL同源;德语也有DER/DAS/DIE,英语则是THE.
IVRIT则是HA.而梵语波斯语拉丁语和俄语,阿尓泰语系汉藏语系等,则都不屑于使用冠词.”
 
首先,先撇开问题本身。原帖的讨论是历史比较语言学中关于同源词和借用(语法)的讨论。原帖补充讨论中,还提及了历史上阿拉伯人统治伊比利亚半岛等,提出有足够的语言接触史。语言接触导致语言演变是极其正常的,而且引起句法改变、词汇借用,都是非常合理的。但是,这里讨论的是一个新的语法单位的产生。通过语言接触催生新的语法范畴,需要的时间要更长。阿拉伯人统治伊比利亚半岛的时间——大致8世纪,通俗拉丁语已经可以算是分化的末期,各地的变体理应形成各自的基本特征雏形,这个时段才开始所谓的语言接触,个人认为,能催生冠词的可能性极小,而且,语言接触的规模尚不确定。
 
讨论的起点是部分罗曼语族语言和阿拉伯语冠词的“形似”,而这个严重的形似,大概可以算是历史语言学中的一大忌讳。通过历史比较法得到的同源词对应关系,基本表现为语音对应,而由共同原始语发展而来的后代语言,大都经历了规则的历史音变,同时还有各自发展过程中不规则的演变,得到的结果,往往很少表现为直接的明显的近似形和近似音。当然,保留了原始语中某些音位的后代语言之间,这些对应的音位则体现为一致,但是,终究是少数。我不熟悉印欧语历史比较语言学,只从wiki抄过来一个例子,说明一下问题:
Proto-Indo-European:  *gʷʰen- "to strike, kill" > English: bane (< OE bana "murderer"); Gothic: banja "blow, wound, ulcer"; Latin: dē-fendō (dēfendere) "to ward off, defend", of-fendō (offendere) "to bump, offend"; Ancient Greek: theínō "I kill" < *gʷʰen-yoH, épephnon "I killed" < reduplication + *gʷʰn-om; Sanskrit: hánti "(he) strikes, kills" < *gʷʰen-ti, ghnánti "they strike, kill"; Iranian: Avestan: ǰainti "(he) strikes, kills", ni-γne (mid.) "I strike down"; Old Persian impf ajanam "I struck down"; Slavic: Old Church Slavic: ženǫ (gŭnati) "drive (animals to pasture)", žĭnjǫ (žęti) "reap"; Baltic: Old Prussian: gintun "to defend", Lithuanian: ginti " to defend", ganyti "to drive animals to pasture"; Celtic: Old Irish: gonim "I wound, kill"; Armenian: ǰnem "I strike" < *gʷʰen-oH₂, ǰnǰem "I destroy" < *gʷʰen-yoH₂; Albanian: gjanj "I hunt" < *gʷʰen-yoH₂; Tocharian: B: käsk- "to scatter to destruction" < *gʷʰn̥-sk-; Hittite: kuēnzi "kills" < *gʷʰen-ti
 
其次,冠词的发展,在世界语言中,基本上体现出语法化的趋势,在印欧语中也不例外。
 
罗曼语族
罗曼语族的冠词,源自拉丁语中的指示词:拉丁 ille lupus “that wolf” > 西班牙el lobo, 法le loup, 意il lupo “the wolf”;唯独可爱的罗马尼亚语把这个指示词后置了:lup “wolf”, lupul "the wolf" < 拉丁lupus ille
斯拉夫语族
斯拉夫语族只有保加利亚语和马其顿语有定冠词,后置:žena “woman”, ženata “the woman”。其他语言没有定冠词,但是从前置指示词的比较,可以看出一些问题:塞克 ta žena,波兰ta żona,俄ta žena“that woman”。
日耳曼语族
原始日耳曼语的指示词*sa(阳)*sō(阴)*þat(中),哥特语中用作指示词——东日耳曼语支,在西日耳曼语支同时用作定冠词,北日耳曼语支的后置定冠词,可能来自指示词hinn,或者源自原始印欧语*k'e-和*eno-/ono-的组合,或者源自*eno-。
 
到这里,应该已经比较明显了,现代印欧语的定冠词问题,是一个明显的语法化过程,而背后的趋势,是已经可以看出或许是人类语言的共性——指示词和冠词的语法化关系。形近问题其实不是问题,拉丁语的指示词ille是罗曼语指示词的直接来源。
 
再次,几乎可以确定原始闪米特语没有冠词。
 
闪米特语的最古老的东支——阿卡德语,没有冠词;西支中,古典埃塞俄比亚语没有冠词,现代埃塞俄比亚语言中的冠词(印象中是后置的)是后来产生的。一定程度上可以几乎确定原始西闪米特语支也没有冠词,冠词是西支下中闪米特语群的明显特征之一,这里就包括了原帖提到的阿拉伯语和希伯来语,但是并不意味着就是绝对的代表,中闪米特语群的阿拉姆语,其冠词就是后置的,位置上就不同于阿语和希语,古代南阿拉比亚语同样是后置冠词,而这些又都属于中闪米特语群,似乎学者们还在争论中闪米特语冠词的来源,但是拟构为*han似乎比较合适。比较有说服力的讨论同样是语法化过程,体现的是符合世界语言共性的发展。
 
最后,关于两个语系。汉藏语系和阿尔泰语系对于中国的语言控应该是不陌生的两个名字,但是,值得指出的是,这两个名称,事实上在学术界,还是存在争议的,这一点不完全是意识形态的问题——似乎有国内学者强调,西方否认汉藏语系和阿尔泰语系,有针对中国的意味,而表面上,中国学者强调汉藏语系的大范围、阿尔泰语系的统一性,似乎也带有一定的政治意味(统一的多民族的中华?之类的)——语言系属分类是历史语言学的重要内容之一,而更重要的是划分的标准,这是一个方法论层面的问题。同源词是一个参考值,但不适合绝对标准,这一点就是国外学者普遍慎用“阿尔泰语系”的重要原因之一——突厥语族及延伸到中国北方的蒙古语族、满-通古斯语族的使用者在文化上近似一个连续体,历史上关系紧密,语言接触史相当长,对于这样的语言,同源词的参考价值会降低,“汉藏语系”也存在同样的问题。同时,音系对应也不是非常靠谱的参考。词汇、语音、句法,都是在语言接触中相当不稳定的因素,都不宜作为系属划分的有力依据。顺便提一下,国外学者其实并非如何反对如何不承认这两大语系,而是出于严谨,认为目前“没有足够充分的理由将这些语族划归为同一个语系”。闪米特语历史比较语言学研究中,把古典埃塞俄比亚语和现代南阿拉比亚语列为西闪米特语支下独立的语言(语群),而非归在一起,也是处于同样的谨慎考虑。当然,也许,传统分类的“南闪米特语支”被击溃可能也是一个因素,呵呵。
 
以上。

------------------------------------

再来补充一下,形如*han的拟构也许不适合所有的,依据阿卡德读的指词,可能*hanni是个比较好的起点,语法化的第一阶段失去第二个音节。阿语的源可能是指示词的复数形式*ulli。
[hongwei0315于2013-11-10 10:59编辑了帖子]
沙发#
发布于:2013-11-09 19:50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dekdentei
黄金十字骑士
黄金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 社区明星
板凳#
发布于:2013-11-10 01:43
歐洲文獻中 最早的冠詞來自日耳曼語族 其前置定冠詞型態都跟指示形容詞相似
後置的應該就如樓主所說 是以hinn等詞形成
拉丁語族的冠詞後起的可能性也很大 拉丁語文獻中沒有冠詞 不知道方言中有沒有
斯拉夫語族明顯後起 以後置語氣詞 -то -ът (-от) -та -те 為根據 但是僅在保加利亞語中成形 在俄語中只是某些方言的語氣詞
除歐洲三大語族外 其他語族情形不清楚
三眼假理科噴子宅男小廢物終結者<br>
Терминатор треглазнокривоучёноотбросного распылителя-задрота
Я ж вот Тампона по стене размазываю
地板#
发布于:2013-11-10 10:47
nemecko:LZ是个有心人,观点表述的有理有据有层次。
我个人也一直认为定冠词是后起的,且是由指示代词演变而来。越是古代的印欧语,越是能清楚的看到他们没有定冠词这个概念,但是指示代词的概念是所有语言都有并且是一直都有的吧。
回到原帖
感谢nemecko的肯定我感觉指示词应该是很基础的 也是表达的需要吧 有些语言似乎人称代词尤其是第三人称也与指示词关系紧密
4#
发布于:2013-11-10 10:52
dekdentei:歐洲文獻中 最早的冠詞來自日耳曼語族 其前置定冠詞型態都跟指示形容詞相似
後置的應該就如樓主所說 是以hinn等詞形成
拉丁語族的冠詞後起的可能性也很大 拉丁語文獻中沒有冠詞 不知道方言中有沒有
斯拉夫語族明顯後起 以後置語氣詞 -то ...
回到原帖
嗯嗯 我是想说明 世界语言中 指示词经语法化转为冠词是普遍趋势 很多学者有相关研究成果 冠词源头更多是语言内部 不能因为简单的形近推出源自语言外部 而且简单的形近不适合作为历史比较的依据
5#
发布于:2013-11-10 11:55
dekdentei:歐洲文獻中 最早的冠詞來自日耳曼語族 其前置定冠詞型態都跟指示形容詞相似
後置的應該就如樓主所說 是以hinn等詞形成
拉丁語族的冠詞後起的可能性也很大 拉丁語文獻中沒有冠詞 不知道方言中有沒有
斯拉夫語族明顯後起 以後置語氣詞 -то ...
回到原帖
最早的冠词不是古希腊语的吗,欧洲没有比这更早的印欧语文献了
Nyuggu
黄金十字骑士
黄金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6#
发布于:2013-11-10 12:26
hongwei0315:嗯嗯 我是想说明 世界语言中 指示词经语法化转为冠词是普遍趋势 很多学者有相关研究成果 冠词源头更多是语言内部 不能因为简单的形近推出源自语言外部 而且简单的形近不适合作为历史比较的依据回到原帖
根据信德麟编写的拉丁语材料,罗马语族的冠词应当被认为起源于拉丁语指示代词ille.这样看的话,没准儿阿语al还与拉语有关,意大利往南坐船就到埃及了,嘻
Nyuggu
黄金十字骑士
黄金十字骑士
  • 社区居民
7#
发布于:2013-11-10 12:32
hongwei0315:感谢nemecko的肯定我感觉指示词应该是很基础的 也是表达的需要吧 有些语言似乎人称代词尤其是第三人称也与指示词关系紧密回到原帖
希伯来的ha,又与希腊语的ho,葡语的o很相近,看来他们prefer犹太to阿拉伯,呵呵呵
8#
发布于:2013-11-10 15:21
Nyuggu:根据信德麟编写的拉丁语材料,罗马语族的冠词应当被认为起源于拉丁语指示代词ille.这样看的话,没准儿阿语al还与拉语有关,意大利往南坐船就到埃及了,嘻回到原帖
埃及完全的阿拉伯化没那么早吧…… 阿拉伯语的冠词有明确的闪米特起源,我跑过来补充的就是那个信息。原始闪米特语中拟构一个类似*'ulli的复数指示词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9#
发布于:2013-11-10 15:41
Nyuggu:希伯来的ha,又与希腊语的ho,葡语的o很相近,看来他们prefer犹太to阿拉伯,呵呵呵回到原帖
希伯来语的“ha”只是现代希伯来语简化语音系统的结果。传统的希伯来语书写系统中需要区分强点和弱点(dagesh),现代希伯来语算是都不区分了,才有了ha。希语关系的基本型是“ha+C”这个后续的辅音是名词的第一个辅音,也就是在ha之后需要重复名词词首的辅音。另外,ha不是唯一音值,按照马索拉符号系统,有长a短e短a三种不同元音音值。所以,希伯来语为代表的一系列闪米特语的冠词,拟构为*han是比较合适的。

所以还是表面形近的问题…… 囧 确定了罗曼语族的冠词的来源了,葡语也不该例外吧…… 总归都是那个指示词的语法化啊。

All branches of Romance have developed definite articles that specify nouns, even though early Latin had none. The modern definite article typically comes from Vulgar Latin *illu for masculine nouns and *illa for feminine nouns, both accusative singular forms of the same Latin pronoun ille that: *illu dictu that saying acquired the meaning the saying and *illa casa that house came to mean the house.

*illu factu the fact (masculine) > Italian il fatto, Portuguese o feito, French le fait
*illa lingua the language (feminine) > Italian la lingua, Portuguese a língua, French la langue
10#
发布于:2013-11-10 15:47
Nyuggu:希伯来的ha,又与希腊语的ho,葡语的o很相近,看来他们prefer犹太to阿拉伯,呵呵呵回到原帖
再抄过来点儿东西说明一下问题:

The article ὁ, ἡ, τό, was originally a demonstrative pronoun, and as such supplied the place of the personal pronoun of the third person. By gradual weakening it became the definite article. It also served as a relative pronoun. (Cp. Germ. der, demonstrative article and relative; French le from ille.) ὁ as a demonstrative is still retained in part in Attic prose, while the beginnings of its use as the article are seen even in Homer.
In Homer ὁ, ἡ, τό is usually a demonstrative pronoun and is used substantively or adjectively; it also serves as the personal pronoun of the third person: ““ἀλλὰ τὸ θαυμάζωbut I marvel at this”, τὸν λωβητῆρα ἐπεσβόλον this prating brawler, τὴν δ᾽ ἐγὼ οὐ λύ_σω but her I will not release.
11#
发布于:2013-11-10 22:31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12#
发布于:2013-11-10 22:37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nemecko于2013-11-11 16:17编辑了帖子]
13#
发布于:2013-11-11 15:12
nemecko:。。。LZ写的这一大篇真的算是白写了回到原帖
呵呵 略无奈呢
14#
发布于:2013-12-01 10:50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15#
发布于:2013-12-01 13:30
梵文没有冠词。
16#
发布于:2014-10-26 23:26
oddball罗马尼亚语
17#
发布于:2014-10-26 23:33
是不是可以讨论一下凯尔特语族的冠词规律?我很好奇(但觉得语言学上的比较对业余爱好者还是过于艰深了)
18#
发布于:2014-10-27 04:44
shanghaienne:是不是可以讨论一下凯尔特语族的冠词规律?我很好奇(但觉得语言学上的比较对业余爱好者还是过于艰深了)回到原帖
这个只能等有相关知识积累的声友来处理啦~ 我其实印欧语没啥太深入的研究……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