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11042回复:30

[语言交流]关于《书写的历史》的一点看法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3-08-23 22:08
    随便写点儿东西,大概也不能算是书评。近期搜索到这么一本书,买回来读了一遍,很多想法。
    相关图书信息如下(参考亚马逊):
书写的历史

斯蒂文•罗杰•费希尔(Steven Roger Fischer) (作者), 李华田 (译者), 李国玉 (译者), 杨玉婉 (译者)
出版社:中央编译出版社; 第1版 (2012年3月1日)
外文书名:A History of Writing
平装:295页
ISBN:9787511713209, 7511713203
商品尺寸:23.8 x 17 x 2.4 cm
商品重量:721 g
 
    见到这本书,眼前一亮,心头一震。亮是因为,相关主题的书籍,在天朝实在少见,能出版普及关于文字的知识,是在好不过的事情了;震是因为……自己自认为是开创性的一项工作,瞬间黯然失色……囧。
    书的作者是在语言文字方面有着相当造诣的学者,多年从事古文字研究破译工作;书的内容从书写的产生写起,中间涵盖了世界各种文字的发展演变史,一直写到有关文字处理和书写的未来,深入浅出,个人认为,专业人士和普通读者都可以获取自己所需的知识——只不过,从汉语译本目前的状况看,这个评价是要打折扣的。我相信接触原文的外国读者,才是真正可以充分利用这本书补充自己知识结构的。
    这样的评价,并不是完全对译者的指责。做过一次书籍的译者之后,深刻地体会了一次译者工作的各种困难,工作前各种程序的处理、工作中的时间安排、专业术语的处理核实、交稿前的各种催促、交稿后的后续校对,等等,都是各种神烦。但是,既然接下了译者的工作,就该承担这些责任,因为,绝大多数情况下,译者工作做得如何,直接关系到读者的信息接受,甚至关系到知识的普及。
 
    一些小问题,列举书中实例如下(明天再来专门加吐槽 ==):
    (今天决定给一些吐槽换个颜色,顺便再来加点吐槽如下 ==)
 
    (1)三位译者翻译这部作品大概就是感到各种神烦的状态吧。奇怪的语言名称,奇怪的文字名称,奇怪的地名,奇怪的各种术语。看得出译者们分别承担了一部分书稿的翻译工作,因为,一些专有名词在不同的地方,被给予了不同的译名,不过有些地方,大概也难说同一个章节内或者同一个段落内被分给了不同的译者吧……也许是录入失误吧:
    目录P1 “原始埃兰文字(PROTO-ELAMITE)” vs 正文P44 “伊拉姆语(Elamite)” vs P46 “在埃兰(伊朗西南部)……” (提纲挈领的目录应该是正文的标杆呀,这里就应该确定了的译法在后文反复出现分歧,到底是译者的责任还是编辑的责任呢)
    目录P2 “阿拉姆文字大系” vs 正文P44 “……和亚拉姆语(Aramaic)”P.S.我个人坚持宜译为”阿拉姆“~)
    P9第二段第一行 “非洲阿善堤(Ashanti)地区的人们……” vs 同一页同一段倒数第二行“在阿善书写系统中……” 倒数第一行“阿善书写系统中还有……”(分歧出现在同一页同一自然段啊 ==)
    P37 “……在公元第三个千年伊始,我们使用的书写方法与公元前第三个千年埃及记录员并无太大不同……” vs P60 “……早在公元前第三千纪时就已经……”(猜测是millennium,这个词的译法,着实需要个合适的标准)
    P58 “比布罗斯音节文字” vs P236 “……黎凡特地区的比波罗斯音节的影响……”(Byblos也算是有关文字发展的名地了,其实wiki一下也能统一起来吧……)
    P93 “……它实际上是一个元音附标(abudiga)系统……” vs P170 “……熟知印度语的阿布底加语(abudiga)原则……”(这个abudiga的确有些“专业”了,可是同样,wiki一下就能获取很多信息啊)
   P118 “……公元5世纪初的格鲁吉亚字母表(Georgian alphabet)——乔治尼亚语属高加索语系……又发展出几种乔治尼亚的字体……”*(短短的一个自然段之内啊,都已经是“格鲁吉亚字母表”了,下一句怎么就“乔治尼亚语”了? ==)
   P170 “……20世纪早期直到韩语(hankul)这个名字的出现。”  vs P173 “……他最终发明了韩文(hankul)一词。……”(Hankul就是韩语的话,Korean就该退休了 ==)
   前文多次出现的埃及象形文字“世俗体” vs P181 “……僧侣体之于人民体……”(Demotic可能是没有绝对规范的译法——虽然天朝埃及学必然有约定俗成的译法——好歹咱统一一下吧……)
 
    (2)译文中术语翻译的失误略多,有些……让人担心大众读者被……误导。P.S. 有些问题,个人认为大概不仅仅是术语问题了:
    P34 “经过约4000年,埃及象形文字形成了四种‘各不同但相互联系的’文字……象形文字、僧侣体、世俗体和科普特文……” 同样的问题出现在此页多次,不应译为“象形文字”的地方使用了这个译名,另外P120“……有几种埃及文字(象形文字,僧侣体,世俗体)和希腊文顺利地一起使用……”(Hieroglyph这个词本来是用在两个环境中的,作为“圣书体”专门指古埃及象形文字的一种书写形式,可是同时又扩展为泛指各种象形文字,于是问题就似乎复杂了……可是,就算没有这方面的了解,从译文行文逻辑的角度,也应该看出问题啊——埃及象形文字的字体/文字之一是“象形文字”?!僧侣体和世俗体都不是古埃及象形文字了嘛?!)
    P52 “……今伊斯兰马巴德Islamabad附近……”(这个地名应该在50年代建交的时候就约定俗成了吧?天朝友邦巴基斯坦要哭了 ==)
   P59 “……如区分发音不发音的辅音(bin/pin)” 这个译法反复出现了多次,如P64、P67、P128等。(也许……voiced和voiceless这么翻译不为错,但是,咱好歹看看例子啊……b是发音的辅音?!p是不发音的辅音?!)
    P84 “……希伯来附系统‘梯伯利法’(Tiberias system)……” 这个译法也出现了多次,如P87、P等。(“附表”?所以录入是用拼音输入法么?== 附表?附标?后面的,因素、音素,也如出一辙;Tiberias神马的,有约定俗成的译法,如果核查希伯来语语法类著作,就会看到“太巴列”,何况,“梯伯利”也不是个完整的音译诶)
    P84 图注 “……方形希伯来文记录的‘出埃及记第一章第1、2节:‘[1]起初神创造天地。[2]地是空虚混沌……”(插图是希伯来语的《圣经·旧约》最开始的几句,还有拉丁化的转写,但是这些都不重要,因为图注中有译文,除非原文图注里是Exodus,否则这里能把Genesis认作“出埃及记”实在是……囧)
    P86 “……法尔西语(波斯语)、喀什米尔语……”(这个也许无伤大雅……毕竟是Farsi、Kashmiri,可是,克什米尔……历史地理政治乃至新闻中不算罕见吧……)
    P95 “……因此后来衍生的所有印度文字都是辅音字母文字……”(我真不知道这个原文是啥,这儿算是知识性错误吧,印度文字才不是辅音字母文字啊)
    P115 “……希罗多德在《史记》中曾写到……”(也许这么翻译也行吧,反正我看到的时候愣了一下)
   P134 “……元音和连续音(/r/、/m/ 和/n/等)……”(不晓得是啥……略带译文而已……真的是continuant?音系学概念么?)
    P145 “……克罗埃西亚文Croatian……”(这个相当无语,下面的kmer也是无语到极致的译法 ==)
   P151 “……朝鲜语(Hankul)的书写形式……”
    P169 “……受佛经《大成书Devanagari》的影响,朝鲜文按音节书写……”(我真的老好奇了……有“大成书”这部佛经?还是那句话,从逻辑上看,仅仅一部佛经影响一种文字的书写形式的可能性有多少?也或许我理解错了——因为不知道原文是啥——可能真的是用“天城体”书写的《大成书》影响了朝鲜文字的书写 ==)
    P227 “……德国鲁纳字母用于书写一些不列颠群岛上的德语居民的语言…………” 而后,“鲁纳字母”反复出现在P229上……(日耳曼民族的如尼文吧?== 看看译文的逻辑呀,不列颠岛上哪辈子有德语居民啊?而且……所以“德语居民的语言”不是德语么? ==)
   P234 “……1492年穆斯林教退出西班牙后……”(“穆斯林教”看得我外焦里嫩的……印象中,这个是小学社会课的知识,还有个读本叫《民族常识》……中学世界史不可能没有出现过“伊斯兰教”这四个字……所以即便原文——纯猜测——是the Muslim religion,也该进行合适的本地化吧……)
   P235 “……要抄写《拖拉》即摩西书的前五卷也要……”(Torah音译的不少见,“托拉”基本上算是约定俗成的音译,并不一定要译为啥“律法书”之类的,可是……“拖拉”?!拖拉机么……囧;至于“摩西书的前五卷”实在是……有道词典一查就有解释啊 ==)
   P254 “……音符号(如ç)和分音符号(如naïve)的用法……”(逻辑啊!!分音符和分音符……这么并列不奇怪么?囧)
    P255 “……而柬埔寨的谷美尔语(khmer)……”(这个雷人的我就不吐槽了……从前,柬埔寨有个组织,叫做“红色谷美尔” ==)
 
    (3)书末参考文献中的错误,我个人认为是OCR过程出了问题,因为总感觉……大概不会找文字录入员专门录入一堆西文文献吧。据我所知,照排所常用的排版软件——方正飞腾——是专业的汉字排版软件,处理英文或许绰绰有余,虽然字体效果等不甚理想,但是无伤大雅,同时可以处理汉语拼音(带四声的韵母字符),而处理带有各种修饰符的欧洲文字,似乎是无法处理……囧。不过,相比之下,另一本该出版社出版的同一作者的《语言的历史》,书末参考文献中OCR处理出来的结果,那才叫无奈,大写字母I被“识别”为小写的l、单词间缺少空格的情况比比皆是——这些,应该不是录入的而是识别的吧?:
    P285 “L'Invention de l'ecriture” “Koln”
    P287 ”La Grande Invention de l'ecriture et son evolution" “Die Kailaphabete: Die phoenizisch-kanaanais-chen und ……”
    P288 “…… Untersuhungen zu ihrer ……”
    OCR之后错误地保留了连字符,287页kanaanais-chen的情况,多少可以解释得通,但是OCR不该导致字母丢失吧?那么,漏了一个l的Kailaphabete和漏了一个c的Untersuhungen是怎么回事呢?
 
    (4)个人认为,页末脚注中的错误,也许原因与书末参考文献中的错误类似,是OCR过程中导致的错误……吧,也许而已:
    P44 脚注2 “Gene B.Grgg, ‘Other Languages’……” (芝加哥大学著名的闪米特语和语言学学者Gragg教授的名字啊……)
    P153 脚注1 “Sumerische und chinesische Schuritf” “Wiener Zeitschrift fur die……”
 
    (5)还有些诡异的小问题,也许……是录入失误吧:
    P36 “……来自位于萨卡拉(Sqqara)的一座……”
    P37 “……和黎凡特地区(Lvevant)……”
    P113 “……表示希腊语中常见但腓尼基文中没有的音:r表示/ph/……X便是‘kh’……H表示长元音/r:/(源于腓尼基字母ht……” 同样的问题——希腊字母异常替换/显示——还出现在P125一整页。(我仿佛听到了排版录入软件在哭泣……“他们非得硬要让我处理我处理不了的文字,我弄个长得像的已经够不容易的了” ><)
   P169 “(同古代日语的万叶仮名manyogana相似)……” (如果用汉语,就都用汉字呗,“万叶假名”不就好了么,如果用原文,“万葉仮名”也可以啊。可是……这个杂交体是咋回事?)
    P46 “……和素符号(/k/)……” 这个问题一定要提一下,这个明显的录入错误(因素vs音素),反复出现于全书很多地方,46页这里算我第一次注意到,而后,P73“辅音素文字(abjad)”、P88“南部线形辅音素文字”、P107两次出现的“辅音素”、P272“最基本的素”“所有的素”等等。
 
    仿佛写了个勘误表……⊙﹏⊙b汗。
    个人认为,译者首先需要确认术语的译法,有合适的通行译法,大可不必推陈出新了吧。当然,如果有异议,也不是不可以提出自己的译法,但是,这时候,大概就需要加注了吧?其次,不同译者之间分歧的统一,如果译者间无法完成,至少需要编辑加以统一吧?再次,有一定学术内容的书籍,不该寻求一些专业学者的帮助吗?适当的审核可以避免以上几乎所有的问题吧。最后,事实证明,编辑的修改可能是有问题的,(书中P162有一处文字有语义逻辑上的问题,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这时候,是否译者和编辑之间应当适当沟通呢?
    中央编译出版社出版了这么一本有意义的书,却出版成这个样子,不得不说,略失望。同学当年提过有“出版事故”一说,不知道这么多问题的书,算不算事故……
[hongwei0315于2013-08-24 14:27编辑了帖子]
沙发#
发布于:2013-08-23 23:07
很不错,版主看得很认真。Georgian(格鲁吉亚语)翻译成乔治亚语倒是有,而这个乔治尼亚语不知从哪里蹦出来的。看到克罗埃西亚文和古美尔语,那真的要昏倒了。估计这几个译者对语言文字学方面的英语词汇所知甚少。
恰巧这两本书我都买了——虽然知道翻译和校对肯定有悲剧,但是反过来想边看边纠错也不错。类似的书不少,如《语言帝国》、《世界语言简史》之类。而像裴文《普通语言学》之类故意不用通行译法的做法,个人也觉得很无聊。
那时,天下人的口音,言语,都是一样……他们说,来吧,我们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通天,为要传扬我们的名,免得我们分散在全地上。
板凳#
发布于:2013-08-24 00:49
watson1981:很不错,版主看得很认真。Georgian(格鲁吉亚语)翻译成乔治亚语倒是有,而这个乔治尼亚语不知从哪里蹦出来的。看到克罗埃西亚文和古美尔语,那真的要昏倒了。估计这几个译者对语言文字学方面的英语词汇所知甚少。
恰巧这两本书我都买了——虽然知道...
回到原帖
个人感觉《语言的历史》 要好得多 匆匆看了一个章节 问题其实挺少的 个人猜测的OCR问题主要集中在书末参考文献~
地板#
发布于:2013-08-24 02:45
这三个人很能代表中国一部分或相当一部分人的特点。认为就背背单词,会点语法,过了专八就是语言大师了。真的看他们的这些错误,就是缺乏尝试的表现。我办公室就有一个,不过我也不去说他,那家伙太自以为是了。
4#
发布于:2013-08-24 14:14
leolim_ru:这三个人很能代表中国一部分或相当一部分人的特点。认为就背背单词,会点语法,过了专八就是语言大师了。真的看他们的这些错误,就是缺乏尝试的表现。我办公室就有一个,不过我也不去说他,那家伙太自以为是了。回到原帖
常识缺了可以补,关建是态度不在。译者的态度不端正,出版社编辑似乎也是应付差事。反复的大量的错误,很难想象负责人曾努力将工作做好、努力把失误控制在最低。
5#
发布于:2013-08-24 16:30
hongwei0315:常识缺了可以补,关建是态度不在。译者的态度不端正,出版社编辑似乎也是应付差事。反复的大量的错误,很难想象负责人曾努力将工作做好、努力把失误控制在最低。回到原帖
这到是让我思想很活跃啊,想法很多。
负责任是必须的,不过只负责任有事可能解决不了问题。属于心有余而力不足。
 首先,我想到了软件工程学,这门学科的历史有力的说明了,很多系统越来越复杂,变的单人无法掌控的时候就要用工程学方法处理,当编写的程序越来越复杂,越来越难以维护时,软件工程学解决了多人合作的问题。那么,出于各种原因,而要多人合作时,应该采用“翻译工程学”,至少要借鉴软件工程学的方法,有个统一的技术名称译名表。
6#
发布于:2013-08-24 16:41
把一次翻译作为1个工程,引入进度管理和质量管理的方法,可能会好些。如果只是各干各的,最后随便一凑,那肯定很不像样子。
7#
发布于:2013-08-24 17:06
604692228:这到是让我思想很活跃啊,想法很多。
负责任是必须的,不过只负责任有事可能解决不了问题。属于心有余而力不足。
 首先,我想到了软件工程学,这门学科的历史有力的说明了,很多系统越来越复杂,变的单人无法掌控的时候就要用工程学方法处理,当编写的...
回到原帖
没错 处理复杂的问题 合作是必须的 但是合作就一定需要统筹 合作过程的每一个参与者努力完成好自己的工作 也是统筹能够顺利进行的前提吧
8#
发布于:2013-08-24 17:08
604692228:把一次翻译作为1个工程,引入进度管理和质量管理的方法,可能会好些。如果只是各干各的,最后随便一凑,那肯定很不像样子。回到原帖
其实吧 各干各的 导致的只是术语不统一的结果 不过 从这份出版物的结果来看 似乎不完全只是“各干各的”的问题
9#
发布于:2013-08-24 17:43
hongwei0315:其实吧 各干各的 导致的只是术语不统一的结果 不过 从这份出版物的结果来看 似乎不完全只是“各干各的”的问题回到原帖
是啊,现在社会的方方面面都有很多各种问题,这书的翻译也自然不例外,翻译者大多很不负责任。
10#
发布于:2013-08-25 01:27
hongwei0315:常识缺了可以补,关建是态度不在。译者的态度不端正,出版社编辑似乎也是应付差事。反复的大量的错误,很难想象负责人曾努力将工作做好、努力把失误控制在最低。回到原帖
态度不端正在现在的毕业生看来都是小事。我们这儿刚来的两个还都不怎么样地呢,就开始说大话了。
11#
发布于:2013-08-25 13:27
leolim_ru:态度不端正在现在的毕业生看来都是小事。我们这儿刚来的两个还都不怎么样地呢,就开始说大话了。回到原帖
呵呵 这年头培养出来的孩纸们 大概能注意态度的相当少呢
12#
发布于:2013-08-26 02:11
话说呢,还是有的。我徒弟还可以。大外毕业的一个妹纸。很肯学,家里还有钱。我发现一点啊!咱们这种搞上层建筑的,平时应该都有一些闲钱的。按我学妹说过的:没钱,根本就搞不起学术。想想这句话也对。
13#
发布于:2013-08-26 16:19
确实有道理,正所谓“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不管做什么资金是不可少的,碰到资金密集型的就更是了,筹钱也成了艺术啦!
14#
发布于:2013-08-26 18:59
leolim_ru:话说呢,还是有的。我徒弟还可以。大外毕业的一个妹纸。很肯学,家里还有钱。我发现一点啊!咱们这种搞上层建筑的,平时应该都有一些闲钱的。按我学妹说过的:没钱,根本就搞不起学术。想想这句话也对。回到原帖
唉…… 现实如此啊 所以 国外的大学啊 研究机构啊 就会寻求财团的支持 毕竟 在这个钱可以决定很多事情的时代 没有钱 就是障碍啊 == 别的不说 搞语言的 接触不到好的工具书 就囧死了……
15#
发布于:2013-08-26 19:02
604692228:确实有道理,正所谓“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不管做什么资金是不可少的,碰到资金密集型的就更是了,筹钱也成了艺术啦!回到原帖
哈哈 想到了the Big Bang Theory里 有一集 校长让博士们出席筹钱晚宴 给有钱人讲自己的研究~
16#
发布于:2013-08-27 01:53
艾玛!淡定!大款可以傍,但学术也必须得搞。曲线救国未尝不可呀!
17#
发布于:2013-08-27 08:13
楼上诸位都是负责任之人,这点瓦罗完全可以确定。时下翻译质量问题,是中土各种问题的一部分。学识单薄,责任心缺乏,捞钱心态等等。都是造成翻译事故的元凶。常凯申的教训还是不深刻,悲呼。
关于学术缺钱的问题,是一个问题,但不是大问题。中土搞两弹的辰光,哪来这么多钱,靠的是强国精神。
由于汉字的特殊性,遇见音译词必须标注原文。现在什么都是认英语为老爹,连古罗马的人名也是英语读法,pius音译成派厄斯,出自北大著名哲学教授笔下。在大唐,玄奘们为了梵汉对音不知死掉多少脑细胞。最终的音译选字,让现代语音学家,复原了大唐汉语的语音系统。这就是精准的力量。
18#
发布于:2013-08-27 08:45
这也就是大唐玄奘们的文献能够成为经典的缘故!
坚持,再坚持!
19#
发布于:2013-08-27 13:58
Qasoqaanga:楼上诸位都是负责任之人,这点瓦罗完全可以确定。时下翻译质量问题,是中土各种问题的一部分。学识单薄,责任心缺乏,捞钱心态等等。都是造成翻译事故的元凶。常凯申的教训还是不深刻,悲呼。
关于学术缺钱的问题,是一个问题,但不是大问题。中土搞两弹的辰...
回到原帖
瓦罗所言极是!精准固然是理想主义的追求 可能难以达到 但是 以这个追求为信念 就会有责任心在了吧~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