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4321回复:1

[语言交流]专访 《Tra La Mondo》主编韦山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0-11-17 00:41
本帖最后由 lvakordo 于 2010-11-17 00:43 编辑

专访 《Tra La Mondo》主编韦山

作为读者,我喜欢读传记,而作为实习记者,我尤爱写专访。
我读著名世界语者柴泽民先生题写书名的《我和世界语》一书,作序的是胡国柱先生。序言的题目是《开卷有益》,于此书,实在是点睛之笔,五十多篇来源于世界语文化,学习和生活的文章,行文流畅,情感真挚,点点滴滴真实地记录着世界语者们的事迹,他们对绿星世语,执着追求,努力拼搏,勤奋学习,在无悔的青春年华里谱写“希望”的赞歌;或是为人师表,教书育才,或是践行实践,投身运动,传承、发扬世界语文化,成为世界语学海中为莘莘学子指引“绿星”的灯塔。我想,读过这本书的朋友一定皆为之深深地感动和震撼!
《我和世界语》一书的编著者是韦山先生。他喜欢写诗作文,早年于网络间传给我一篇《签证的故事》,文章写得非常好,讲述了他去国外参加第81届国际世界语大会办理签证时的一段往事,真是融“情”、“景”、“意”俱有的美文。
而我学习世界语最初的积淀也来自韦山先生,他也是我非常尊敬的恩师,至今我仍在他和其他老师们的指导下学习E语。韦山先生著书,且以“世界语者之家”群为基础,在YY语音开办了世界语网络讲学,许多新学友在他的引导下进入世界语的国度。不但如此,他还为世界语者们办了一份小报《Tra La Mondo》。
2011《Tra La Mondo》新年征文大赛启事已发布在绿网,这又是我提笔行文的好机遇,想为《Tra La Mondo》的主编韦山先生写一篇专访稿。
于是,我在线采访我的老师!

水雾:韦山老师您好!
韦山:你好。
水雾:关于《我和世界语》,您是如何想到要编著这样一本书呢?
韦山:在我进入世界语的国度三十年来我接触了很多的世界语者。他们对世界语的执着和奉献精神一直深深地感动着我。如何把他们的精神发扬光大,传承下去,集结成书是一个好办法。于是我有了为世界语者树碑立传的想法,这就是我编辑这本书的初衷。
水雾:您所编著的书,名为《我和世界语》,那么,您是从何时开始学习世界语的?您和世界语,有着怎样的故事?
韦山:我知道世界语是从我妈妈那里。1972年当年我还是一个知青的时候很偶然在妈妈办公室里看见了《中国报道》杂志。上面的外文字母引起了我的兴趣。于是我问妈妈,是妈妈告诉我这是世界语。妈妈说:“世界语是一种国际语,我在抗战时期曾经学习过。但是后来由于战争的原因没有坚持学下去。但是直到现在我还会唱那首在绿星旗下的歌曲”。
水雾:您一定出身于世界语世家!您的母亲亦是一位世界语者,不是么?
韦山:我谈不上出身于世界语世家。但是1938年我妈妈在抗敌演剧六队工作的时候,曾经师从陆万美同志学习过世界语。那时在皖东北根据地有很多新四军的同志在学习世界语。但是后来由于各种原因我妈妈没有坚持学下去。可是她对世界语一直都抱有好感。当她知道我对世界语感兴趣的时候很高兴,支持鼓励我学习好世界语。并且还为《世界》杂志写了一篇文章回忆当年学习世界语的情况。
水雾:江泽民先生为《我和世界语》一书提笔签名?
韦山:那也拜赐于我的妈妈。2009年是江泽民继父江上清烈士牺牲70周年纪念。为了缅怀先烈,江泽民主席指示有关人员寻找曾经和江上清烈士一起战斗过的老同志来回忆当年的一些情况。我妈妈是当年的知情者之一。在江泽慧同志找到我母亲后不久,我母亲就因病住院了。江泽慧带着采访小组到医院进行了录像采访。后来江泽民主席为了答谢这些老同志,邀请了我们六家人到中南海一起聚会并迎接新年。由于我妈妈住院不能前往,我就跟我姐姐被邀请到中南海参加了会见活动,有幸见到了江泽民主席。我事先做了准备,带去了我编著的书《我和世界语》请江泽民主席为我签名留念。在签名的时候,江泽民主席说:“世界语我知道,很好。我叔叔也曾经学习过世界语”。于是他欣然命笔在我的书上写下了“江泽民”三个字。
水雾:柴泽民先生为《我和世界语》一书题写书名,您是何时结缘柴先生呢?
韦山:我很早就知道柴泽民先生是世界语者而且在几次世界语活动中见过柴老并曾与之合影留念。在接触中我感觉到柴老为人谦和,没有架子,平易近人。这也是世界语者平等思想使然。但是能和这样的高级干部近距离接触也不是很容易的事情。2007年我创办了世界语小报《Tra La Mondo》。这时我想如果能找到柴老为小报题词将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于是我找到邹国相老师请他把柴老电话给我并且打电话去联系柴老。柴老听说世界语者来访欣然接受,约好了会面的时间。当我如约造访柴府时柴老热情地接待了我。通过交流柴老肯定了我办小报的工作并且同意为小报题词。之后我跟柴老走动的就比较密切了。不但我到他府上拜访,有一次他还亲自到寒舍来看我。应该说我是柴老在世最后三年中接触最多的世界语者了。柴老应我的请求先后为各地世界语组织和活动题字十余幅,在柴老过世后这些都成为弥足珍贵的世界语“墨宝”了。当我有了编著《我和世界语》的想法后,我就找到柴老去征集他学习世界语的历史并由他口述,我记录整理了他的回忆录《我和世界语》一文。后来我想到请柴老为此书题写书名,他也欣然答应并且很快为我题写了书名。当这本书印出来之后我曾经想去面见柴老并送书给他,可是那时候他已经患病住院了,之后的半年时间我就再没有见过柴老了。一直到他老人家仙逝在为他老人家送别时才见到了他的遗容。
水雾:据我所知,您是中国民意票选的“世界语先生”?
韦山:在中国世界语运动中,出现了一个民间评选的封号 — —世界语先生和世界语女士。评选中国世界语先生和女士的想法最先提出的应该是卢纪新。2001年卢纪新在西安世界语协会协助工作。当时由于一些客观原因,广东世协的小刊物《行动》停刊了。卢纪新和王天义认为,在迎接UK之前,没有一个来自民间的,比较灵活地联系全国广大世界语者民间世界语刊物不行,于是决定创办一个小刊物,取名为《ESPERANTO AKTIAS》。该刊物当时由卢纪新主编,后来卢纪新离开西安以后(他大约编了4期,后来就由王天义接手一直编辑出版到停刊时一共出版了37期)王天义先生认为,中国的世界语运动中有一大批民间草根世界语者在默默地奋斗着。他们从未有获得过官方的表彰。王先生认为我们有必要搞个形式从民间推举出来一些人并为这些为中国世界语运动作出过贡献的草根人士扬名立万。于是在小刊上提出了由读者投票评选中国世界语先生和小姐的动议,同时也发到世界语论坛上交由大家讨论。在讨论中大家认为“小姐”一词不太合适,于是就改称为世界语女士。评选中国世界语先生和女士的主要目的是借表彰在中国世界语运动中的先进人物和积极分子以推动世界语运动的发展。这只是表达了民间的意愿,是一种荣誉称号。没有任何官方色彩。大家最后讨论决定每届评选出2名先生和2名女士。自从开始评选到结束共评选了四届,一共评出8位世界语先生和世界语女士。每一次评选结果在《ESPERANTO AKTIAS》公布并且对他们的情况都作了专栏介绍。
2001年度世界语先生: 张 绍 基 卢 纪 新
2001年度世界语女士: 焦 夕 洋 刘 艳 春
2002年度世界语先生: 韦 山 蓝 天 强
2002年度世界语女士: 李 仁 芝 宋 萍
2003年度世界语先生: 崔 家 有 李 笃 功
2003年度世界语女士: 赵 云 峰 史 雪 芹
2004年度世界语先生: 胡 旭 李 忠 民
2004年度世界语女士: 高 友 铭 许 佩 英
水雾:在中国世界语的活动中您有着几个“第一”,能为我们谈谈么?
韦山:在中国世界语活动中我有幸创造了几个第一。简介如下:
我是第一个访问韩国的来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世界语者
这并不是我有什么特殊的能耐,而是政治和历史缘由造成的这个机缘。由于在中韩建交之前,两国没有官方往来(如果有的话我就做不成第一了),而且在国际交往中由于政治原因,我们国家也明确不准中国人跟韩国人进行交往(其时被禁止交往的还包括有南非和以色列)。可是当时由于我的妻子(前妻)是韩裔华人,她的父母在1988年找到了远在韩国的亲属并被邀请去韩国探亲,所以我有幸在1989年(中韩正式建交是在1992年)跟妻子,岳母等一起赴韩国访问,由此我成为第一个访问韩国的中国世界语者。正是由于是第一人,所以韩国世界语协会非常重视我的访问,组织了欢迎会并且邀请报纸和杂志等媒体前来采访我。由于当时韩国普通人还不了解中国的情况,所以先后有六所高校邀请我去演讲,介绍中国。演讲使用的语言是世界语,由韩国世界语者为我做做翻译。
我是第一个倡议发起开展区域性世界语活动并实施的人
1994年我从韩国回来。那一年我的好朋友徐吉洙先生当选为国际世界语协会副主席,主管亚洲事务。他来到长春找我。当时整个中国世界语运动正处在一个低潮时期。他为了活跃整个亚洲世界语活动在亚洲各国奔走,他也鼓励我带头先把本地区的活动开展起来。他说:“S-ro Weishan dormas,do Changchuna EM dormas” (韦山睡着了所以长春的世界语运动也睡着了)。在他的激励下,我想中国这么大,全国性的活动又比较少,而且由于各种原因很多世界语者也不能参加全国活动,如果能在各个地区先搞起活动来然后再辐射到周边地区、外省市,最后联合起来开启区域性的世界语活动,那样整个局面就活跃起来了。于是我找到刘明辉等人商量,他们也同意我的意见。后来我们联络了四平市的刘鹏忠和辽源市、东丰县的世界语者一起策划了吉林省南部地区世界语研讨会,并于1995年12月8日成功地举办了这次会议。会议还吸引了辽宁省的世界语者和外国朋友前来参加。由此大家开始酝酿召开东北地区世界语大会。东北世界语大会召开两届后,内蒙古世界语协会也表示愿意参加到这个联盟中来,于是就形成了东北三省和内蒙古地区世界语大会。这个大会是中国区域性世界语大会中坚持的最好的。除了2003年由于非典的影响和为第五次全国大会让路以外,东北大会一直坚持每两年召开一次。目前已经成功地召开了6届。在东北大会的影响下,其他区域的世界语者也相继召开了西北大会(2届)、华北大会(1届)、三大名楼会议(岳阳楼、黄鹤楼、滕王阁,相当于华中区域世界语大会),由此形成了区域性世界语活动遥相呼应新局面。
我是第一个把拍卖活动引进到中国世界语活动中来的人
在世界语活动中,拍卖世界语的纪念品是一件很有意义的活动。不论是国际世界语大会还是各国的世界语会议,很多会议都有拍卖这个节目。我在国外参加过很多世界语会议都碰到过这样的活动。于是我想,能不能在中国的世界语会议上也搞一下这个拍卖活动。在2002年广东世界语协会20周年纪念会上我跟主办方商量搞一次拍卖活动,他们支持了我的想法。于是由我主槌的中国世界语纪念品拍卖会第一次举行并且取得了可喜的成绩,拍出去了十几件东西。以后拍卖会就成了中国世界语活动中的一项保留节目。我先后六次主槌拍卖,成为中国世界语纪念品拍卖会第一槌。
我是第一个倡议并亲自任教援藏世界语教学活动的人之一
2002年我和王天义策划在西藏地区传播介绍世界语,培养藏族世界语者。于是我起草了倡议书并在全国世界语者中进行募捐,号召大家支持这个活动。在全国世界语者的支持下,我们筹集到了一笔善款并准备于2003年进藏。可是由于闹非典的原因我们不可能进藏了,然而89届国际世界语大会又迫在眉睫,我们的目的是要在国际大会上让外国人看到中国藏族世界语者的身影,展示中华民族的团结和睦。于是我们在咸阳西藏民族学院的支持下在那里开展了世界语教学活动,培养了一批藏族世界语者并最终使他们登上了第89届国际世界语大会的舞台,在世界各国世界语者面前展示了中国藏族世界语者的风采,受到了国际世界语界的一致好评。
我是第一个组织了“画轴神洲传递万里行”活动的人之一
2008年是国际世界语协会成立百周年纪念。为了给国际世协百岁生日献上一份厚礼,我和王天义策划搞一个“E语传天下,神州庆百年”画轴传递活动,就是把一幅中国书法画轴在中国有世界语活动的省份境内传递并组织当地的世界语者在画轴上签名,然后把画轴送到国际大会上向国际世协百岁诞辰献礼。刚开始提出倡议的时候,持怀疑意见和否定者居多,响应者廖廖无几。可是我们坚定信心,决心把这个活动搞下去。于是在三月九号我到天津世界语协会举办了启动仪式。接下来画轴按照我们设计的路线开始传递。活动真正开展起来以后,各地世界语组织和世界语者都纷纷表态支持,原来没有表态的地区也主动要求画轴传到他们那里去。就这样,画轴从东到西,从南到北,历时4个月传过了包括西藏、新疆、海南等24个省市自治区行程二万余里,有500余中外世界语者在画轴上签字表示及支持世界语。最后在国际世界语大会上由中华全国世界语协会王瑞祥同志转交给国际世界语协会主席。我们的礼品和行动得到了国际世界语协会领导的称赞,也给中国世界语者增添了光彩。
水雾:您在学习世界语时,常和国外的世界语者用写信的方式沟通和交流。请谈谈您与他们通信,有何心得和收获!
韦山:在我学习世界语的时候还没有电脑和网络,没有现代化的信息交流工具。我们世界语者之间的沟通主要是通过信件。我曾经写过两篇文章《世界语通信漫谈》、《我的第一个国际信友》详细介绍了我进行世界语通信的情况和体会。在那时候的世界语者中间流传着这样一句名言“通信是世界语的灵魂”。世界语是一种交流工具,学习了它而不去应用就失去了它的工具作用。世界语更重要的是方便了世界各国人民为在他们之间建立友谊搭建了最好的桥梁。凭借着世界语你可以在全世界找到朋友。另外通过通信实践可以很快地提高世界语水平。不同民族文化的人思维方式是不同的,表达方式也有很大差异。你要看懂对方的来信就必须了解对方的语言表达习惯和方式。例如中国世界语者就很少使用分词和复杂时态。通过大量阅读来自各个不同国家世界语者的信件可以提高阅读理解能力。而你要给人家回信表达明白自己的意图那就要提高你的写作能力。所以通信对我的世界语水平提高大有好处。我那时候的信友遍及五大洲60个国家。几年的通信实践使我的世界语应用能力大为提高。通过通信我结交了很多国际朋友,在我后来出国访问见到他们的时候都得到了他们的热情接待和真诚的帮助。
水雾:我记得有一个“绿化西藏”的世界语项目,很想了解,什么是“绿化西藏”?
韦山:因为绿色是世界语的颜色,所以《绿化西藏》指的是要在西藏地区培养出藏族世界语者。以前西藏虽然曾经有过零星的世界语者的活动,但他们都不是西藏本地藏族人。我们认为西藏如果有了世界语者和世界语组织,就能把南亚地区的世界语活动通过西藏作为中转站与中国大陆的活动联系起来。另外现在每年都有一些外国的世界语者访问西藏,但是他们苦于在西藏找不到世界语者。为此我们认为“绿化西藏”是一个既有现实意义又有深远意义的一件好事情。由此我们开展了义务援藏世界语教学活动。
水雾:以世界语文化为中心,涉及多个领域,国际文化,国际交流、国际交往、宗教、教学、旅游、商贸等,您认为哪个领域最有发展潜力?
韦山:我认为最具有潜力的事业是办成一些由世界语者担任领导人的各种文化、商贸、旅游等企业,并且在其中大量任用世界语者使用世界语来进行工作。这样才能体现出世界语的作用。现在由于世界语的应用范围过于狭窄,不能给学习者提供赚钱养生的条件和环境,毕竟现在社会里生存才是第一性的。如果我们能够创造利用世界语就业的环境,无疑将会对世界语的发展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目前世界语运动萎缩已经形成了恶性循环,一些世界语者由于各种原因离开了世界语,一些新人想学习世界语又苦于找不到老师。目前的情况是,很多人说世界语没有用,可是真正到了用人的时候又找不到能够胜任世界语工作的人,现在连寻找一些能够进行教学的比较合格的老师都非常困难。出现了十分尴尬的局面。
水雾:您对培养“职业世界语者”有何想法?
韦山:要想推动世界语运动的开展,没有一大批职业世界语者是很难奏效的。国内外的实践经验已经充分地证明了这一点。如果我们能够解决世界语者利用世界语来养活自己并能创造利润的话,那么就可以拥有一批以世界语为职业的“职业世界语者”来推广世界语,使我们的语言应用和世界语活动更上一层楼。可惜目前还看不到这样的希望。
水雾:网络间有这样的说法:“世界语没用,学了世界语找不着工作”,这一点,您的想法是怎样呢?
韦山:这是一个误解。世界语学好了、学精了、能够熟练应用就不愁找不到工作。问题是你自己学的不怎么样,不能胜任工作如何能找到工作呢?前几年有一个世界语企业家为了利用世界语开展与外国世界语者同行进行联络而曾经拜托我在全国各地寻找合适的世界语者作为他的员工,可是几年过去了,我连一个合适的人选都没有找到,你说可悲不?还有最近厦门一家公司公开向社会招聘代言葡萄酒的世界语小姐,也是遇到了同样的困难。所以说“世界语没用,学了世界语找不着工作”的说法我不敢苟同。
水雾:国内的世界语会议时常能见到您,那么您参加了几届国际的世界语会议呢?
韦山:第一次是非正式地参加了在北京召开的第71届国际世界语大会。由于当时中国的国情所限,极左思潮也同样影响着世界语活动。那时候不是人人都可以随便参加大会的,而是由全国世协向各省世协分配指标,再由省世协分配下去代表名额,据说当时全国仅有300余人成为了出席大会的正式代表。(这种做法完全背离了世界语的宗旨,剥夺了世界语者参加世界语活动的权利和自由,又是中国特色),而这些代表中不懂世界语的官僚和投机分子占了相当的数量,而一些真正的世界语者却被排斥在大会之外(谓予不信,如能找到当年的代表名单看看,现在还有几个人还留在世界语队伍中)。我参加大会是由于我的很多国际信友来到了北京,希望能见到我。于是我就以一个普通世界语者的身份闯入了会议,(虽然没能参加开幕式),与我的信友们一起参加了会议的各种活动。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国际世界语大会,但是给我留下了极不愉快的感受和印象。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抨击了那些左派人物。第二次出席国际世界语大会是在1994年出席了在韩国汉城举办的第79届国际世界语大会。那时候我已经能够自由出国以世界语者的身份参加国际大会而再不用看全国世协的脸色了(从1984年起我就已经是国际世界语协会的个人会员了,记得当年我是中国的第57名个人会员)。当中国的一些自费参加大会的中国代表在仁川港登陆后由于无人接待,人生地不熟而陷于窘境的时候,是我主动利用与韩国朋友的关系向大会联系了大轿子车来接中国代表到会场。第三次出席国际世界语大会是在1996年到捷克布拉格参加第81届国际世界语大会,那是我第一次访问欧洲。出席大会也有一些小插曲,例如“签证的故事”。为此我专门写了一篇文章记叙此事。第四次出席的国际大会是2004年在北京举办的第89届大会。在这次大会上我带来的藏族世界语者代表第一次亮相在国际世界语大会的舞台上。藏族世界语者的出现吸引了外国世界语者的眼球,他们说,终于看到西藏有世界语者了。波兰世界语广播电台还专门采访了我和我的藏族学生。除了国际世界语大会以外,我还在日本、韩国参加过他们的国内大会;在比利时,西班牙,法国和德国参加过当地的世界语活动。
水雾:以世界语为交流工具,您游访国外,至今为止,都去了哪些国家?
韦山:以世界语为交流工具我访问过韩国、日本、俄罗斯、捷克、法国、比利时、卢森堡、德国、西班牙等国家并与当地的世界语组织和世界语者有过友好的交往并得到他们的很多帮助。例如在布鲁塞尔的世界语者到机场接我并安排我在他们家住宿;在卢森堡的世界语者帮助我介绍旅馆;西班牙世界语者带我到他们的协会参观并指点我旅游;在法兰克福的世界语者邀请我到他们家里做客并陪同我到处访问以及送我上机场回国;在日本我走了九个城市都是当地的世界语者接待我;韩国就更不用说了,我在韩国来来往往十年,得到了韩国世界语者的很多帮助。当然,我也在中国我的家里接待过很多外国世界语者。在世界语的大家庭里每个人都亲如兄弟。(En esperantujo ĉiuj estas gefratoj!)凭借着一颗绿星,我在全世界都有朋友。
水雾:在世界语的氛围里,这些年来,令您最高兴和最激动的事情是哪一件?
韦山:谈不上什么最高兴和最激动,但是值得欣慰的是在第八次全国世界语大会上,在各地朋友们的力争下,我被选为全国世协名誉理事。我倒不是为这个什么理事头衔而感到高兴,而是它说明了我从事世界语活动三十年最终被官方认可。多年来我一直是以民间草根世界语者的身份活动着并且做出了许多官方世界语组织不想做也做不来的事情。令我感到高兴的是现在他们终于承认了我是一个真正的世界语者。
水雾:在您看来,我国优秀的世界语者都有哪几位?他们各自都有着怎样的品质和优点?
韦山:太多了,值得我最敬佩的人有这样几位:
1、胡国柱老师,他是我读黄石中级世界语函授班的老师。在与他相交相知的二十几年里我和他成为了好朋友。他为人正直,嫉恶如仇,敢于坚持真理,决不屈从于权贵。而且他治学严谨,知识渊博,堪称中国世界语者的脊梁之一。
2、李森老,李老德高望重,为人忠厚,仗义疏财,为中国世界语运动的发展做出了极大的贡献,有口皆碑。他是我最敬佩的忘年之交。
3、戴立明,是个才华横溢、极具个人特性的优秀的世界语活动家。新华世界语函授学校的成立跟他的鼓动有着极大的关系。他为中国现代世界语难得的复兴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功绩。我曾经和他共同创建了长春世界语协会并在一起工作数年,他对我的影响很大。我们共同为中国世界语运动做出了许多贡献。只是由于他的思想过于先进而不为那些官老爷和不学无术的痞子们所嫉恨,所以他在中国官方世界语者眼里始终是有争议的人物。当然作为他的好兄弟的我也跟着吃了一些瓜落,也成了有争议的人物之一。可惜他英年早逝,他的离去是中国世界语运动的重大损失,我们失去了一个最好的宣传家,我也失去了一位好兄长。
4、李士俊先生,堪称中国世界语的泰斗。我钦佩他的学识和为世界语奋斗一辈子的精神。他以88岁高龄仍然笔耕不辍。中国古代四大名著的世界语译作就有三部出自他一人之手。我每次到他家去他都热情地与我交谈,介绍他的奋斗历史,鼓励我努力学习,为世界语多做工作。他也是非常值得我们学习的榜样。他是真正的世界语者。
5、王天义。我和他交往也有20多年了。虽然他只是钢厂的一个普通工人,却十分热爱语言和文学。在工作之余自学文化知识。1983年他开始在工厂的职工学校里义务教授世界语,从那时候起他就把世界语作为自己人生追求的目标,并开始了他的世界语奋斗生涯。在教学实践中他深深地感到,学习世界语不能停留在口头上,要注重世界语的实用性,让它成为能够应用的工具。语言的应用不但能够丰富知识、加深友谊、扩大宣传,还能造福社会。所以在80年代初期他就注意了把语言和实际应用相结合。1984年他通过世界语结识了日本熊本县水产研究所的野村忠纲先生。后来根据西安地区沿山温泉资源丰富的情况通过野村忠纲先生引进了温水养殖甲鱼的技术。在90年代初期,他就开始更广泛地接触世界各地活跃的世界语者,邀请了俄罗斯、立陶宛、乌克兰等国家的世界语者组织本国的商人来中国考察,寻求商机。同时他也曾组织国内的商人和企业家到国外去进行商贸考察活动。他本人也在1992年底亲自带领陕西省经贸代表团出访乌兹别克斯坦,并且曾经多次安排过西方国家的零散商人来中国的交流活动。经过十几年的世界语活动和实践探索,他认识到不成为一个职业化的世界语者,就不能有效地利用世界语来开展实际应用,作为一个业余的世界语者所有的世界语工作也只能是业余的。为此他义无反顾地辞去了工作,砸掉了铁饭碗,实现了自己人生的一次重要转折,选择了作为职业世界语者的生活道路。王天义决定做中国第一个世界语商人。他坚信,世界语的商业要想成功,就必须要走职业化的道路。只要有了职业化的世界语商人,世界语在国际贸易中的应用就会得到发展和成功。于是他和国际世界语经贸组织挂上了钩,并成为该组织在中国大陆的代表。他自己发行世界语商业公报,向国内外世界语者传递信息,寻求商机。他自己也身体力行,联系到东欧的保加利亚商人一起合作,将中国的烟花爆竹出口到东欧。1998年他的贸易金额已经达到了几百万元。那时候的他已经是一个成功的世界语商人了,用自己的实践证明了世界语在商贸领域的作用。上个世纪末他的生意达到了鼎盛时期王天义是一个非常务实的人,他对中国的世界语运动研究得很深刻,经常提出很多带有方向性的问题和建议。例如,他首先提出世界语协会的定位问题。他认为,世界语协会最主要的任务就是服务,为世界语者服务,为世界语运动服务、为世界语教学服务。为了搞好这个服务,他自己花钱从国外引进了世界语的电影、书籍、课本等,回来后制成光盘提供各大家。他还自己组织编印各种世界语书籍,创建了世界语书刊服务项目。目前西安世界语协会是国内能够提供世界语书刊音像资料服务最多的地方之一。每当各地召开世界语会议的时候,他就不辞辛苦亲自和西安世界语协会的同志们身背肩扛几十公斤重的书刊和音像资料到会场为大家服务。他积极宣传社团法,指出世界语协会应该在社团法规定下遵照法律开展活动。改革过去的那种在旧的行政体制下官办协会,把协会办成衙门的做法。他对中国世界语运动的开展有着独到的见解,在每次会议上他都能现身说法,宣传他的主张。他对许多事情都有前瞻性,对任何有利于世界语运动的事情都热情地支持,慷慨地赞助。例如支援西藏义务传播世界语和画轴传递活动就是他和我首先提出来的,并且积极地去实行。王天义天生是一个理想主义者。生活虽然清苦,但是王天义却十分乐观,始终对生活充满了希望,从不为选择了世界语而后悔。世界语已经成了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王天义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如果我们的世界语圈子里能有更多一些和王天义一样的脊梁骨,那么我们就一定能共同撑起世界语这片天空。
水雾:我了解,您是非常有才华的,平时日常生活中,除了世界语,还有一些其他的爱好,是么?
韦山:世界语是我最大的、终生的爱好。我的兴趣广泛。喜欢文学、历史、旅游、唱歌、交友,总之是一个外向型的活泼开朗的人。
水雾:“学习”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您学习世界语时,或曾遭遇过挫折和困难?
韦山:我学习世界语的时候没有这么好的条件,没有老师面授,也没有那么多的读物。开始学习的时候就是函授学校发的一本书和一本字典。学习完全依靠自己。所幸我在学习初期就结识了一些很有名望和热心的世界语者诸如戴立明、胡国柱、扬宗琨、孙凯之、石成泰等人,在他们的带动下我除了努力学好语言之外还积极投入到世界语运动中去,把语言作为实用工具。所以我克服了很多困难,才能取得今天的一些成绩。
水雾:波兰的柴门霍夫博士于1887年创立了“世界语”这种人造语言,您的心目中,柴门霍夫博士是怎样的一个人?
韦山:我们的大师没说的,既是天才,又是人才。他给世界留下了极为宝贵的精神财富。
水雾:您的文笔非常好,您曾编著过哪些书籍及刊物呢?
韦山:在长春的时候跟戴立明老师一起编辑出版我们的会刊《长春》、跟戴立明老师一起编译了《十国对照字典》,跟董振环、周心合作编译了《世界语口语复述教材》、跟弓晓峰教授合作翻译了《波兰世界语运动简史》、翻译了《名人轶事百则》、编著了《我和世界语》及主编了世界语月报《Tra La Mondo》、《世界语汉语简明实用字典》《汉语世界语简明实用字典》等。
水雾:您有大量的世界语藏书,书籍对于世界语有什么意义?
韦山:多读书是学习世界语的一个极好途径,特别是读一些世界语的经典作品可以颐神养性,提高阅读理解能力。同时书籍也是世界语的最好载体之一,是宣传世界语不可或缺的。
水雾:许多新的世界语学员都在学习世界语,也希望成为“世界语者”,有这样一个问题,真正的“世界语者”应具备哪些条件?
韦山:首先他应该热爱世界语,了解世界语的内涵及内在理性;接受并且实践世界语的理念,比较好地掌握语言,具备一定的运用语言交流的能力。
水雾:世界语者为何都会有“世界语情结”?
韦山:我觉得大概是因为他们接受了世界语的理念吧。
水雾:鲁迅先生曾这样说:“世界语者都是超乎于口是心非的利己主义者之上”的人,您是否认同鲁迅先生的观点呢?
韦山:原则上我同意并且赞成鲁迅先生的观点,因为在我接触的世界语者中绝大多数都是真挚、热诚的人。但是在任何群体里都有另类,世界语者之中也不乏一些利欲熏心、心术不正、利用世界语来达到某些私人利益的人。我鄙视他们。
水雾:世界语的氛围里,我有我的偶像老师,您呢,您的偶像老师是谁呢?
韦山:胡国柱
水雾:您教过的学生有多少?最得意的学生是谁?
韦山:如果从80年代起开始办各种讲习班算起,到现在我教过的人保守一点也有上千人。不敢说是我的学生,就算是跟我一起学习过世界语的人中,我最得意的有三个人,而且他们现在都是中国世界语运动的骨干力量。他们是香港世界语协会会长李仁芝女士、吉林省世界语学会副会长、长春世界语协会会长刘明辉先生和内蒙古世界语协会会长肖克先生。
水雾:刚接触世界语时,我和许多初学者一样,想,究竟用几年的时间能学好世界语?您是老师,请为大家解疑答惑!
韦山:按照一般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的智商来说,一般的在半年内完全有可能掌握世界语具备一般应用能力,即达到初级以上的听说读写能力。但是现在的人学习世界语远没有当年我们学习时的那种刻苦精神。也许是现在的情况变化了,各种诱惑太多,压力也大,所已不能专心致志地去学习。在欧洲,一般人都能在三个月左右掌握世界语。我们中国人由于语言系统的差别难免困难多一些,但是我想,如果努力一些,有一年的时间达到一般应用水平应该是可以做到的。
水雾:新的学友都会问:学习世界语,有什么好方法?
韦山:首先要花一点时间过了语音关,这非常重要。一定要先把字母的发音搞准确,然后熟练掌握音节的划分和拼读以及重读音节。其次要选定一本教材从头学到尾,比较系统地掌握一般基础知识,切忌同时拿了很多教材码堆,结果每个教材都只学了前几课,最后啥也不会,永远是初学者。另外要背诵课文,建议每篇课文每天大声朗读十遍以上,这样记得扎实牢靠,常用句型都记忆在脑子里了,随时脱口而出。另外选读一些经典作品,特别是《柴门霍夫演讲集》,《世界语模范文选》等读物。三是要注重语言的实践,最好能找一些国外的世界语者进行通信活动。现在的互联网系统那么发达,通信简捷便利,还可以语音视频,何不很好地利用网络呢?有了一定基础之后自己动手翻译一些东西,从简单开始,最好有个目标,选定一本书尝试翻译。最后是要多参加世界语的活动,通过实际同世界语者的接触,感同身受,从实际中学习世界语者的人品和做学问的态度,不断提高语言的应用能力。大家最好学会利用字典学习,我个人的体会,手边不离字典,遇到问题就翻阅字典找到答案。字典是最好的老师。
水雾:都说“世界语”是门简单易学的语言,世界语简单易学体现在哪些方面?
韦山:世界语是最科学、最富逻辑性的语言。它摒弃了民族语中许多不可解释的约定俗成的东西。世界语中没有讲不通道理的成分。世界语灵活地使用各种词缀来构成新词,使用大量的合成词,这样就大大地减少了记忆单词的时间和精力。例如,英语你要达到应用水平,至少要掌握3000-4000左右的词汇量,而世界语最基本的词根掌握了1000个就可以大作文章了。世界语掌握了500个基本词根就可以写出比较通俗易懂的好文章来,这在别的语言是做不到的。世界语的语法相对民族语要简单得多,规律性很强,因此也比较好掌握。世界语的发音优美,说起来不是很生硬。世界语的字母一母一音,固定发音不产生音变,读写一致,看见单词就可以准确地读出音来,听到读音就能准确地写出来,这也是别的语言所做不到的。
水雾:有学友提出这样的问题:“我什么语言都没学过,我能学习世界语么?会不会很费力?”
韦山:这并不是问题。起码你学过汉语拼音吧?汉语拼音就是脱胎于世界语的。世界语的很多字母读音跟汉语拼音接近,拼读方法也很相似,所以很好掌握单词的拼读。另外世界语的语法相对简单,科学、逻辑、易懂,所以不会其他外语也一样能学好世界语。相反你学会了世界语再去学习其他印欧语系的语言就会觉得容易很多,起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所以人们说世界语是学习其他印欧语系语言的桥梁是很有道理的。
水雾:以前学过其他的语言,这对学习世界语有帮助么?学习了世界语,对于其他语言有影响么?
韦山:世界语广泛地吸收了各个民族语言的精华和其符合逻辑、科学的成分,较其他语言更加容易学习。如果你已经掌握了比较难的一种语言,再来学习相对比较简单的语言,你说是不是有帮助啊?学习世界语只会对你学习其他语言有利而无害处,所以对此大可不必担心。
水雾:世界语有哪些好的教材能供学员选择和学习?
韦山:世界语的国内教材很多,例如上个世纪80年代中央电视台的世界语教学教材《希望》就很不错,而且还有视频图像,声图并茂,是个值得推荐的教材。同样国外的教材《犸茲的故事》也是有视频的教材,而且是漫画形式,更加吸引人。其他的一些有声教材如李威伦编著的《现代世界语》、辽宁大学出版的《新世纪世界语教程》也都是不错的现代教材。此外李士俊老师编著的《世界语自修教程》也是值得推荐的教材之一。目前最新的外国教材有丹尼斯编著的《Bek E-kurso》、Stano Marcek编著的《世界语直接教学法》也都很不错,已经被翻译成28个国家的语言出版了。
水雾:“世界语者之家”群开办的有免费的网络讲学班,办学习班的想法是怎样的?我国是市场经济,怎么没想到办收学费的网络班呢?
韦山:考虑到有一些世界语爱好者在当地找不到世界语的讲习班或者由于时间的关系不能参加面授,所以在一些朋友的建议下,我们开办了网络教学班,意在培养一些世界语的坚定分子和骨干力量。考虑到不给大家带来更多的经济负担,本网络教学采取义务授课,自愿参加学习的方式。算是一件公益的事情吧。我个人辛苦一点没什么,只要大家愿意学习并能够学到一点东西对我来说就是很大的鼓舞了。乐此不疲。
水雾:“世界语者之家”群的讲学效果如何呢?
韦山:目前来看,由于学员的水平参差不齐,所以在进度的掌握上不是很快,并且尽量比较详细地向学员介绍课本以外的知识,扩大学员的眼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大家反应还比较好,新老学员都有不同程度的进步。
水雾:您是《Tra La Mondo》的主编,是什么原因办了这份小报?
韦山:近年来由于经济的原因,原有的一些正规世界语刊物纷纷停刊,民间的小报也由于经济原因难以维持生存而停刊,世界语的纸张版宣传品一时销声匿迹,一片空白。在这种情况下,我考虑到纸张版的宣传品还是很需要的,可以给大家提供一个可交流的平台。就这样产生了办一个民间小报的想法。在杨海春老师和其他世界语朋友的支持下,《Tra La Mondo》于2007年诞生了。迄今已经度过了四个年头。
水雾:许多著名的世界语者都是《Tra La Mondo》的编委,是么?
韦山:是的,很多比较知名的世界语者都很热心地支持我们办报,主动承担编委的工作,而且是只付出没有酬劳的工作,义务奉献。
水雾:新的一年里,《Tra La Mondo》会有新的变化么?
韦山:考虑做些改动,增加固定栏目,增加一些年轻的、热心的编委,希望能给小报带来新的气象。
水雾:新的一年里,若寄语相随与您学习世界语的学员,您会对他们有怎样的期盼和祝愿?
韦山:新年新气象,步步入高堂。
水雾:新的一年里,您对世界语者们有何美好的祝福呢?
韦山:像世界语一样充满希望,奔向前方。
水雾:我也一直向您学习世界语,在这里,请允许我用我们的“希望”语言向您致以衷心的祝愿:“En la nova jaro,mi deziras al vi Sanon,Feliĉon kaj Ĝojon!”。“Certe,mi elkore dankas vin pro via akcepto de mia intervjuo dum la via okupiĝo.” 。
韦山:Koran dankon!

在线的采访结束,我再一次打开《我和世界语》一书欣赏韦山老师的文章。
他在《我与世界语的结缘》一文中这样写到:“我坚信世界语的美好理想,并且通过世界语的活动越来越认识到它的魅力和坚定实现世界语运动伟大理想的信念。我愿意做一个铺路石,用自己的身躯去铺垫世界语事业成功的大道。我们的理想一定要实现,我们的理想一定会实现。今生今世,我都将是一个真正的世界语者。”
想起韦山老师自写的藏头诗《韦山后学》,
韦编三绝效孔丘,山不在高仙名留。
后觉不忘前师事,学而知之集腋裘。
韦山,世界语的铺路石,真正的世界语者!!!

实习记者:水雾
二〇一〇年十一月九日23:45
原文地址:http://verdareto.com/forumo/cina/
Nenio estas pli bela ol esti juna kaj paroli esperante!
Էսպերանտոյի գեղեցիկ, երիտասարդ
էսպերանտո,
Esperanto is 'n jong en mooi
Esperanto se yon jèn ak bèl
沙发#
发布于:2010-11-17 15:05
Mi tre estimas kaj respektas sinjoro Wei. Li estas ankaŭ mia bona instruisto. Kvankam mi lernis Esperanto de li nur hore, mi estis vere kompreninta tiun lingvon. Jes, Esperanto estas multe pli facila ol preskaŭ posedaj nacilingvoj (por ĉinoj eble nur Vjetnamuja lingvo povas iomete kompari kun Esperanto pri lernata facile, sed nur ĉe la komenco ĉar estas multaj vortoj fontis el sama fonto kun ĉinalingvon kun Vjetnamuja, ankaŭ la gramatikoj estas simila espte la pozicioj de adjektivoj kaj adverboj) Antaŭ ol eklerni Esperanto mi estis kontaktanta kaj aplikanta kelkaj lingvon, ekzemple japanan(por pli longa ol dudek jaroj), anglan(por pli longa ol dek jaroj), german(per interlerni kun german kunlernantoj) speciale tibet-birman ligvojn. Estas multe pli longa tempo kiu mi elspezas por lerni aliajn lingvojn, sed per Esperanto mi pli bone interskribas kaj interparolas kun multaj eksterlandaj geamikoj, eĉ instruas ĉinalingvon al iuj de ili. Do ne kredu al tiuj, kiuj diras ke por lerni lingvon speciale Esperanton bezonatas iu aparta talento. Tio ne veras. Se vi havas bonan motivon, planon, se vi estas pacienca, laborema kaj organizema, ĉion vi sukcesos atingi. Laŭ mi pri lerni lingvojn mi estas tre stultula, kaj en nia retstacio Somdom estas multaj geamikoj kiuj havas talentoj. Certe memoru, ĉiaokaze facila, Esperanto ja estas unu fremda lingvo por komencanto. Oni povas strebi pli malmulte por lerni ĝin ol lerni aliajn lingvojn, sed ne povas suksi senstrebe komplete. Via pacienco kaj energio ĉiam estas efektiva ŝlosilo.
ยินดีที่ได้มาชมเว็บไซค์เซินถง  
คุณYหวังว่ามีโอกาศแลกเปลี่ยนความรู้ทางภาษาและสามารถแบ่งปันความสุขให้กับเพื่อนทุกๆท่าน
游客

返回顶部